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和 氏 璧 之 谜  

2010-01-18 12:2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 氏 璧 之 谜

 

和氏璧,又称“和璞”、“连城璧”,是举世闻名的宝玉,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各国都有自己的镇国宝玉。《战国策》说:“周有砥厄,宋有结缘,梁有悬愁,楚有和璞。”《魏略》亦说:“晋之垂棘,鲁之玙璠,宋之结缘,楚之和璞。”这些宝玉大都“价越万金,贵重都城”。然而,和氏璧与其他宝玉相比,名气要大得多;其原因不仅在于和氏璧的出处和下落有较多的记载,更重要的是伴随着和氏璧产生的许多极富传奇色彩的故事。两千多年来,关于和氏璧,人们记述它,吟咏它,探寻存在于它身上的种种谜团。但是,直到今天,许多谜团似乎还没有解开。

“卞和献玉”是一个寓言

卞和献玉的故事,最早见于《韩非子》、《新序》等书,所记的情节大体相同:春秋时,楚国有个能人叫卞和,在荆山里得到一块璞玉。璞玉是没有经过雕琢的玉,表面有一层粗糙的岩石,玉蕴藏在里面。卞和捧着它去见楚厉王。厉王命玉人(琢玉之人)看看,玉人说这只是一块石头。厉王大怒,以为卞和欺骗君王,就派人砍下了他的左脚。等到厉王死了,武王即位,卞和又捧着玉璞去见武王,武王再命玉人来看,玉人又说这只是块石头,武王派人砍掉了卞和的右脚。等到武王死了,文王即位,卞和就抱着玉璞,在楚山之下哭了三天三夜,泪水流尽了,继续哭出血来。文王听说了,派人去问他,为什么要如此呢?卞和说:“我不是悲伤我的脚被砍断了,我悲伤的是宝玉被当作石头,忠贞之士被加上欺君之罪,没有罪过而遭受刑辱!”文王听了,就命人剖开玉璞,果得稀世之宝玉。于是命名为“和氏璧”。

关于和氏璧,历代文献史籍中有不少记载。楚国确有和氏之璧, 这是可以肯定的。不过,这块玉的来源并非像《韩非子》记载的那样,也是可以肯定的。

古代有不少人是相信卞和献玉故事的。西晋傅咸在《玉赋》中说:“当其潜光荆野,抱璞未理,众视之以为石,独见知于卞子。”唐诗中吟卞和的诗文甚多。李白《古风》其三十六有:“抱玉入楚国,见疑古所闻。良玉终见弃,徒劳三献君。”元稹《出门行》中有:“其兄因献璞,再刖不履地……。卞和名永永,与宝不相坠。”等等,不胜枚举。

大约在清代,卞和献玉故事的真实性便引起有识之士的怀疑。乾隆皇帝曾著有《卞和献玉说》一文,认为这个故事只是韩非子的一个寓言。其说颇有些见地。据《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可知,楚武王在位共51年,从公元前740年至公元前689年。设想卞和第一次因献璞而被刖脚是在厉王的晚年,卞和当时也只有18岁; 到文王即位后,他抱璞而泣血,再怎么算也应该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试想:一个有能力识得玉璞并且坚信其中有稀世宝玉的人,何以如此痴迷地等待五十多年,专求君王的玉人来剖解玉璞,而不自己剖解玉璞以证明?卞和所献的东西,是玉璞,还是石头,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剖开来看就是了,何以听信玉人的一句话,便施刖脚的酷刑?厉王、武王都糊涂,直到文王才想出剖开来看的办法,似乎不很合理。

所以,现今多数学者认为:“卞和献玉”是一个寓言。以卞和代表忠直的臣子,玉璞代表忠言,玉人代表在朝执政的庸愚奸佞之臣。玉蕴藏在璞中,玉人明明知道是玉,反诬为石,正如忠臣进忠言,反遭奸臣诬陷一样。“卞和献玉”的寓言表示一种佞臣当道,忠臣被谗的现实。

蔺相如“完璧归赵”

卞和所献的玉被称为和氏璧,成为楚国的国宝,非有重大的活动,不肯轻易视人。后来,楚求婚于赵国,用这块璧去纳聘,从此,和氏璧到了赵国。公元前283年,秦昭襄王听说赵惠王得到楚国的和氏璧,派使者送信给赵王,说愿以十五座城池交换这块璧。当时秦强赵弱,赵王听从宦者令缪贤的推荐,派了才智双全的蔺相如奉璧使秦。秦昭襄王在章台宫接受蔺相如奉献的和氏璧以后,非常高兴,传给左右大臣和后宫美女欣赏,左右皆呼万岁。

蔺相如见此情形,知道秦王无意拿城池交换,便上前对秦王说:“璧上有个瑕疵,我来指给大王看。”秦王信以为真,把璧递给相如。相如抱着璧退到大柱旁边,怒气冲冲地对秦王说:“大王态度如此傲慢,把璧随便乱传,根本没有拿城池交换的诚意。现在璧已在我手中,如果大王一定要威逼强夺,我就用我的脑袋与玉璧一同碰碎在柱子上!”

秦王无奈,只好召来官吏,拿着地图,指给蔺相如看,说明那十五个城池是用来交换的。蔺相如看出这是秦王的欺骗手段,就要求秦王斋戒五天,再来接受这件宝物。秦王只得同意。蔺相如利用秦王斋戒的时间,派人化装成平民,暗藏了和氏璧,由小道逃回了赵国。

过了五天,秦王设礼来接受宝物。蔺相如在典礼上对秦王说:“秦国从来不讲信用,所以我已派人把璧送回赵国。如果秦国先割十五城给赵国,赵国一定立刻将璧送给秦国。我知道我已犯了欺骗大王的罪,愿受刑罚。”秦王考虑再三,还是释放了蔺相如。

这段蔺相如抗暴秦、完璧归赵的故事,记载在《史记?蔺相如传》中。它使和氏璧的名气大增。

后来,这块有名的和氏璧终于为秦国所有。至于在何时,又是如何归于秦国的,史无记载。秦王政十年(公元前237年),李斯在著名的《谏逐客书》中提到:“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所谓“随、和之宝”,指的是“随侯之珠”与“和氏之璧”这两件当时有名的宝物。秦王政十年时,赵国虽然受到秦国多次侵翦,但尚未亡国,和氏璧可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送给秦国的。

和氏璧是玉吗?

关于和氏璧的质地构成、产于何地,其实也是谜团一堆。唐末五代人杜光庭在《录异记》中说,和氏璧是岁星(流星)的精华,坠在荆山上,化而为玉的。杜光庭还形容这块玉“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从现在矿物学的知识来看,这种由不同角度呈现不同质地的色变现象,不是玉所具有的特性。

事实上,流星坠下的陨石,主要成分为铁质,不可能“化而为玉”。至于荆山,在今湖北省西北与陕西省交界处。从今日矿产调查得知,荆山地区并无角闪玉或辉石玉的分布。但在陕西平利县、湖北竹溪县分布着辉绿岩和辉长岩,其中蕴藏有纳长石或月光石等具有色变性质的美石。近代地质学家章鸿钊在《石雅》中就主张和氏璧的质地可能是荆山的纳长石或月光石。近年来,地质专家在神龙架地区的板仓坪、阴峪河一带,发现了这两种石头。由于纳长石分子在钙长石晶格中成细胞裹体,具定向排列,所以在阳光照射下,从不同方位观察,它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这和史籍对和氏璧的记载相吻合。

不过,这些推断主要依据《录异记》中的记载,而杜光庭本人是道士,他所著的《录异记》记载的都是神鬼祥瑞之事,“其言皆荒诞不足信”。《四库全书总目》曾评论说:“杜光庭撰仙传录异等书,率多自作,故人有无稽之言,谓之‘杜撰’。”可见,《录异记》所载和氏璧“色变”的特性,不能尽信。和氏璧是玉,是石?尚难断言。

和氏璧被琢成传国玺了吗?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王政九年时,便作了御玺。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统一天下,三十七年秦始皇东巡狩,病倒于途中时,“乃为玺书赐公子扶苏”。秦二世胡亥死后,赵高要立子婴时,“令子婴斋,当庙见受玉玺”。秦亡,子婴降刘邦时,“奉天子玺符,降轵道旁”。在这些记载中,只言“玉玺”,并未交代玺文、造形、尺寸,以及雕琢所用的材料。

刘邦得天下后,子婴所献玉玺,成了“汉传国玺”,被视为皇权受命于天的象征。王莽要篡汉时,派人向长乐宫里元帝时的太后索取玉玺,太后一气之下将玺掷于地下,玉玺的一角被摔坏,后来是用黄金镶补的。这段事迹记载在《汉书?元后列传》中。

以后这颗传国玺,经东汉,传十三代,至董卓之乱,落入孙坚、袁术之手,再传魏、晋。五胡乱华时,一度流于诸强之手,后由南朝承袭,陈被隋灭时,玺由陈朝的肖后带到突厥。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玺又归唐。五代时,天下大乱,此传国玺不知所终。

在任何先秦或西汉的文献中,没有一条记载此传国玺是和氏璧所琢。但是,自六朝以后的一些记载中,不但记述了传国玺是和氏璧改制的,而且出现了有关此玺的形制、尺寸、玺文等记载。唐人张守节《史记正义》中,引北魏崔浩云:“李斯磨和璧作之”。唐梁肃《受命宝赋》、杜光庭《录异记》都主张此说。元人崔彧在《进玺笺》中,亦主张和氏璧由李斯篆其文,其孙寿雕刻为玉玺,玺方四寸,玺文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但是,在有的记载中,却主张秦始皇的传国玺是用蓝田玉所雕。唐徐令信《玉玺谱》、明杨升庵《玉玺考》都主此说。

和氏璧是否被琢为传国玺,从文献角度考察,缺乏最原始的史料依据。从常理上分析,“璧”, 指的是圆饼形中央有大孔的玉。玉璧的厚度,通常不会超过一公分。因此,用它来改雕作“玺”的可能性极小,更何况是“方四寸”上刻螭纹的“传国玺”。

现在能见到和氏璧吗?

总之,和氏璧是春秋战国时楚国的宝物,在先秦的可靠史料中,没有交代它的产地,质地与颜色。在商、周时,玉璧是常见的玉器,为什么独此璧享有盛名,成为诸国争夺的对象,难以得到完美的解释。历史的疑团有如滚雪团,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滚愈大,真相也愈加模糊。唐、宋以来,对和氏璧的说法,愈发变得复杂神秘。和氏璧产自荆山,卞和献玉失去双脚,秦始皇制成传国玺,几经周折,最后遗失的说法,成为最流行的说法。

但也有人认为,唐代以后和氏璧还曾经出现过。明代状元焦竑所撰《玉堂丛语??识鉴》中曾提及此玺,说弘治年间,陕西守臣熊翀获得了这块由和氏璧刻制而成的玉玺,立即奉献给明朝中央政府,并“乞颁示天下,以为传国之宝复出也”。这块“玺”经大臣傅瀚鉴定,认为“形、制、篆刻,皆不类”,所以皇帝就怀疑不是真品,“上乃以其玺属库藏之”。

后金天聪九年(1635年,次年后金改名为大清),皇太极命多尔衮等统军三征察哈尔部,林丹汗的继承人、其子额哲率部民归降,并献上传国玉玺。据说这颗印玺就是从汉朝传到元朝的由和氏璧改制的传国玺,是元顺帝带在身边北逃的。他死后,玉玺失落。两百年后,一个牧羊人见一只羊三天不吃草,而用蹄子不停地刨地。牧羊人好奇,挖地竟得到宝玺。后来宝玺到了林丹汗手中。不过,皇太极得到这颗玺,虽然很高兴,却也只是将其藏入宫中之库。显然,它不是那颗富有盛名的传国玺。

在当代,仍然不断有人宣称发现了和氏璧。《文博》1990年第一期刊有《秦始皇用“赵氏连城璧”制成的玉块之发现》,称发现一块用和氏璧制成的玉块。1992年3月9日《扬子晚报》又载文认为:“最近复出的两块玉器被认为系‘和氏璧’所改。一块是香港国际集团董事长钟世杰先生于1945年从日本军官手中购得的玉玺;另一块为著名收藏家张延举于1949年所得的玉块。”这类说法,其实都是存在许多疑问的,是否确为和氏璧所制,是不能最后定论的。

所以,关于“和氏璧”这个千古之谜,尚需继续研究,能否最后解开谜团,只有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2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