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韩信被诛:不知进退功臣的悲惨结局  

2010-02-11 16:1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信被诛:不知进退功臣的悲惨结局

韩信是秦汉之际的著名军事家,在秦亡汉兴的过程中,他为刘邦夺取天下立下汗马功劳,被称为汉初“三杰”之一。但韩信在功成名就之后,却未能善终。

据《史记·高祖本纪》记载: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五月的一天,刚做皇帝三个月的刘邦在洛阳南宫摆酒与文武大臣宴饮。酒酣饭足之时,刘邦让大家直言汉所以得天下的原因。高起、王陵各抒己见,但没有讲到刘邦心里,刘邦随即纠正说:

 

公知此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刘邦总结出的得天下之原因,堪为肺腑之言。他所提到的子房(张良)、萧何、韩信这三个人物,确实为人中之杰,他们在帮助刘邦夺取天下的过程中南征北讨,各自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特别是一代军事奇才韩信,开始只是一个乞食无赖的混混,几经改换门庭,终为刘邦所用。他指挥的暗度陈仓平定三秦,背水一战平复赵地,下燕取齐连战连胜,十面埋伏大战项羽等著名战役,成为我国古代战争史上的典范。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特意提到韩信的贡献:“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韩)信之功也。”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建有盖世奇勋的大功臣,却落得极为悲惨的下场: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一月,韩信被诛杀于长乐宫钟室。

一代人杰为何死于非命?千百年来,评说不断,然而至今未有公认的结论。下面五种说法颇具代表性:

其一,韩信因为谋反被杀。

汉初陆贾的《楚汉春秋》和贾谊的《新书》最先提出此说,而后的《史记》、《汉书》在韩信本传中采纳了此说,因而此说成为最流行的说法。

持此说者认为,韩信本来就是一个很不安分的将领。他在从军之初,几次改换门庭,都因封官太小,转身再择别主。后来,因为萧何推荐,幸遇刘邦,给他提供了建功立业的舞台。随着时间的推移,韩信功劳渐著,原先立身扬名的雄心变为称王称霸的野心。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刘邦被楚军围困于荥阳,亟须韩信率军救援,不料他却借此公开要求封王。刘邦迫于形势,违心地封他为齐王。楚汉战争结束,立即徙封他为楚王,足证刘邦对韩信已经有了猜忌和防范之心。

齐人蒯通曾劝韩信自立为王,并向他指出继续听命于刘邦的危险性。韩信不忍背汉,又自以为功高,刘邦不会狠下毒手,没有听从。可是韩信并不谨慎,他到楚地后,不仅与项羽的故将钟离昧来往密切,而且出入还有严密的警卫,甚至公然超规使用仪仗队,犯了为人臣之大忌。不久就有人告发韩信谋反,这才坚定了刘邦抓捕韩信的决心。但是擒拿韩信并不是一件小事,为了迷惑韩信,刘邦采用陈平的调虎离山之计,去楚地云梦巡游,临时通知韩信到楚西陈地开会,突然将其逮捕。

刘邦得手后又感觉现在下手不合适,因为韩信谋反的证据不足,又是帮助自己得天下的功臣,于是到洛阳后就赦免了他,只是将他降封为淮阴侯,命他居住长安,意在便于监视。韩信心知肚明,自此称病不起,渐渐流露出不满的情绪。

汉高祖七年(公元前200年),韩信知道刘邦不会放过自己,遂决定铤而走险。他与边将陈豨勾结起来,打算假传诏令,释放官徒、官奴,待陈豨兵到,便里应外合,准备大举叛乱。汉高祖十年(公元前197年),陈豨果然在代地造反,刘邦起驾亲征,韩信托病不去,准备在京袭击吕后和太子。不料计划尚未实施,就被一个罪犯的弟弟告发。留守京师的吕后知道韩信不好对付,遂与相国萧何商议,诈称陈豨叛乱已被平息,传令群臣进宫庆贺。韩信未辨真假,毫无戒备,按时前往,在长乐宫钟室遭到预先埋伏在那里的军士袭击,惨遭杀害,最终命丧黄泉,旋被夷灭三族。韩信恃功倨傲,制造分裂,谋反被杀,可谓罪有应得。

其二,韩信因为功高震主而被冤杀。

从刘邦的为人和处事风格看,带有明显的政治流氓色彩。楚汉相争时,用人要紧,因而刘邦能迁就、容纳韩信,并用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让韩信充分施展“战必胜,攻必取”的长处,为他打下了汉家江山。待到大局已定,战争不再,韩信转而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而且还成了刘氏天下潜在的威胁,刘邦必欲除之而后快,进而故意制造借口,冤杀了这位第一功臣。正如清代学者郭嵩焘在《史记札记》中说:“贵贱生死,取资于人,是乃人臣之定分,非能反者。”这就是说,韩信作为统兵大将,知晓臣道,不可能谋反。分析刘邦认定的那些所谓谋反证据,存有明显的疑窦。

例如,韩信为楚王时,刘邦对其“初之国,行县邑,陈兵出入”的做法起了疑心,以为他要造反,这就有些多余地担忧了。试想:当时战争结束不久,社会很不安定,韩信作为楚王,多带些警卫部队有何大惊小怪?如果他真有谋反之心,正好可借刘邦伪游云梦之机兴兵发难,又怎么会单身前去陈地迎接刘邦?所以,韩信被错捕之后,连刘邦都感到其“谋反”证据不足,难以向天下人交代,匆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把韩信降为淮阴侯。

又如,韩信谋反的第二个证据是所谓密谋“诈诏赦诸官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然后再与陈豨里应外合一起造反。细细一想,就会发现有捏造的痕迹:韩、陈二人若真有造反计划,此属高度机密,知道者应十分有限,怎会让一个罪犯的弟弟知晓?当时,蒯通曾极力劝说韩信造反,但韩信认为“汉王遇我甚厚”,虽握重兵但不忍心叛汉,及至闲居长安,手无兵权,又怎会再生异志而谋反?汉高祖十年(公元前197年)陈豨造反,第二年就被刘邦平息,随后却发生所谓的韩信谋反事件。此时陈豨已兵败,韩信怎能里应外合?再说,韩、陈若真有勾结,应拿出令天下人信服的证据,怎可仅凭一人密告就深信不疑?

韩信是个常胜将军,历来不打无准备之仗,陈豨造反并无绝对胜利的把握,刘邦的问题尚未解决,他又怎么会贸然轻率地去袭击吕后和太子?韩信被擒,既有所谓证人,理应严加审问并告之天下,然后堂堂正正地杀掉不迟,为何不待韩信知晓就对其下了毒手?以这样卑鄙的手段杀戮功臣,本身就说明了当权者的理亏。韩信并非一般平头百姓,若要将其处死,也应待刘邦归来按礼数实施。更何况叛乱既已平息,又何必害怕赤手空拳的韩信?刘邦回来后“见信死,亦喜亦怜之”,如果韩信真有谋反大罪,刘邦又何必怜之?

由此可见,韩信被杀,完全是最高决策者有计划、有安排的。这也恰好验证了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韩信被囚时说过的一段话:“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这位能征善战的军事家在完成了他的历史任命后,在刘邦看来已经没有继续利用的价值,再要留存下去,只会产生无法遏制的危害,因而下了决心加以铲除。由此看来,不管韩信有没有过错,他都难逃被杀的结局。

其三,韩信因为屡遭刘邦猜忌而被杀害。

韩信这位领兵统帅与最高决策者刘邦的合作,总体看是不错的。但是,由于韩信对自己的军事才能过分自负,几次同刘邦发生分歧,甚至闹到要挟、胁迫讨封的地步,这不能不使刘邦多一手防备。除此之外,韩信的有些做法也引起过刘邦的严重不满。

例如,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郦食其已经说服齐王归汉,兵不血刃可得七十余城。但韩信为了争抢灭齐之功,仍然率兵对齐猛攻,致使齐王将郦食其烹杀,使刘邦既损兵折将,又葬送了一个高级谋士。又如,蒯通策动韩信谋反,韩信虽然不为所动,但刘邦却知“天下权在信”的道理,因而他对韩信早已有猜忌和防范之心,只要一有机会,就会给他点颜色看看。

在楚汉战争前期,刘邦就曾两次分韩信之兵,有意削弱他的力量。韩信入齐之后,刘邦立即赶到定陶,“驰入齐王信壁,夺其军”,堂堂韩大将军自此失去了兵权。刘邦害怕韩信在齐地造反,又以“齐王信习楚风俗”为由,把他徙封为楚王。韩信到楚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就有人告发他谋反,这又一次引起了刘邦的警觉,尽管没有抓到韩信谋反的确凿证据,还是把他做了降职处理,由原来的楚王改封为淮阴侯。可是改封以后,又不分给封地,却将其留在京城,实际上是软禁起来。

作为汉家“第一大功臣”的韩信接连遭此打击,纯属被刘邦猜忌、防范的结果。后来,刘邦实在抓不到韩信的把柄,这才把他扯进陈豨叛乱事件,甚至不让他作任何申辩,就迅速而又秘密地将其处死了。

其四,韩信因刘邦的“家天下”政策而死。

刘邦以小小的亭长起家,靠的正是高超的驭人手段,笼络住大批人才而得天下。胜利之后先给几个干将一些甜头,分封韩信、英布、卢绾等七大功臣为王,即史家所说的“异姓诸王”。这些人大都是实力派人物,手中握有军队,脚下占据一方领土,因为长期效命于刘邦麾下,尚能服从这位主上的管理。可是在刘邦死后是否能听命于他的子孙,这就很难说了。作为开国帝王又已年过五旬的刘邦不得不考虑这些。

刘家要想稳坐天下,而且要传之久远,就不能不消除“异姓王”的隐患。而在这些“异姓王”中,情况有所不同,结局也有所不同:一类如长沙王吴芮,能力较弱,封国狭小,且地处僻远,又担当着南越方面的防备,没有能力也不可能扯旗造反,因而免于被诛;另一类是韩王信(韩襄王之孙)、淮南王英布、燕王卢绾,他们在同刘邦的长期合作过程中,多次遭到怀疑和猜忌,被迫走上了反叛的道路,终究也未逃脱灭亡的命运;再一类就是楚王韩信、梁王彭越、赵王张敖,他们既无造反的可靠证据,也无什么该杀的大罪,但结果都以谋反的罪名被杀。

特别是韩信这位杰出的军事统帅,在刘邦看来只要他存活于世,对刘氏天下就是个巨大的威胁。刘邦有言:“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既然有这种既定国策,韩信又怎么能逃掉被杀的命运?

其五,韩信因为有分封思想而自取灭亡。

韩信出身贫苦,却有非凡的雄心壮志,十分热衷于建功立业。他甚至专门选择高敞之地葬母,其母墓旁可置万家,早就悄悄做着封王成侯的前期准备。

投靠刘邦之后,从南郑拜将之始,韩信就明确提出了“以天下城邑封功臣”的分封思想,认为只要照此去做就可以达到“何所不服”的效果。刘邦正当用人之际,并没有认真同他计较,而且当时的楚汉之争胜负难料,只要有人能够襄助成就王业,又何惜封给一城一地?所以,刘邦尽管心中不满,到底还是同意了韩信的主张。而韩信也由于有分封的激励,尽心尽力于兴汉大业,经过一番艰苦征逐,建立起了不世殊勋。但是,韩信精于军事却疏于权术,他想不到这种天真的打算已经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从韩信所处的时代来看,裂土封王制度早已过时,人们虽然不满秦始皇的暴政,但对全国大一统的做法,大都给予支持和肯定。韩信在这个问题上目光短浅,他看到的是秦亡以后的动乱,其中原六国贵族如项羽等复辟势力又都乘势而起,以为只要有了势力,谁都可以为王。韩信出身于平民,既无祖业可复,又得不到项羽的重用,他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消灭贵族势力的代表人物项羽等人。所以他看中了同样也是平民出身的刘邦,毅然决定投奔其麾下,以便实现“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高材捷足者先得焉”的伟大抱负。

可惜的是,韩信并没有看透刘邦的心思。刘邦本是一个十分羡慕秦始皇的角色,他所主张的是建立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只希望刘氏一家为王。这样,随着刘邦帝业的不断进展,二人的矛盾必定显现并日渐激烈起来。

例如,韩信在灭掉陈余以后,先试探性地要求封张耳为赵王,刘邦内心虽不痛快,但从全局考虑,仍然准其所请。可是刘邦也从这件事情上看清了韩信的真正用意,自此提防着这位也想当王的大将。果然,韩信乘刘邦“荥阳被围”的危急时刻,以要挟的口气自请代理齐王,刘邦这时就真的想同他翻脸。《汉书·高帝纪》对此记载说:

 

韩信已破齐,使人言曰:“齐边楚,权轻,不为假王,恐不能安齐。”汉王怒,欲攻之。张良曰:“不如因而立之,使为自守。”春二月,遣张良操印,立韩信为齐王。

 

即是说,如果不是张良相劝要从大局着眼,刘邦那时就与韩信翻脸了。刘邦听了张良的劝告,这才来个假戏真做,又一次违心地答应了韩信。

过了不长时间,刘邦命令韩信进军固陵(今河南太康县西南),以便会同彭越共击项羽。得寸进尺的韩信仍然讨价还价,竟以刘邦没有主动给他封王而按兵不动,导致了刘邦的全线失败。仅此一条,韩信就该被杀。只是由于强敌未灭,刘邦不得已再次做了让步。经历这件事以后,刘邦除韩信之心越加坚定。

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项羽败亡,韩信也随之失去其分量和价值,刘邦找了个借口就把他先徙去异地,再由王降为侯。更为不幸的是,偏偏韩信又是个功名利禄之心极强的人,《史记·淮阴侯列传》说他“能忍夺军徙王,而不能忍夺王贬爵”,眼见封王的梦想变为泡影,他就“常称病不朝”,而且“日夜怨望,居常怏怏”。韩信不一定有反叛之心,但刘邦已不能容他,随之怀疑韩信勾结陈豨谋反,致使这位失势大将百口难辩,不仅自己不明不白地死去,连同三族老少也遭诛杀。

这里有个疑问:既然韩信没有确凿的谋反证据,司马迁在《史记》中为何要记上这么一笔呢?有人认为,这不难理解,司马迁因为仗义执言遭到终生之辱,他实在不想再惹笔墨上的麻烦。所以明知韩信蒙冤而亡,也不敢直书其事,更不敢为其鸣冤叫屈,故意为后世留下这个明显的破绽。但是,也有人认为此说不妥,认为韩信素有大志,不甘人下,本身且有盖世之功,又怎会一直容忍刘邦对他的摆布?加之他的个性又是“贪”、“骄”相循,其谋反举动势所必然。只是由于宫闱秘密,当朝不宜外泄,司马迁知之有限,所以没有详细记载。由此,致使韩信的死因,产生种种说法,令后人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其实,韩信之死,是封建时代不知进退的功臣的必然结局。在楚汉战争中,刘邦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因为各种原因而封了7人为王,让他们建立了半独立的王国,这是汉朝加强中央集权的最大障碍。刘邦当初封他们为王,原是不得已的权宜之计。他在做皇帝以后的第六个月,就借口诸王谋反,开始一个一个地收拾他们,那些异姓王必然成为封建社会“家天下”的牺牲品。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正是许多开国功臣的遭遇,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同为刘邦的开国功臣,张良因为对刘邦的了解,在功成名就后就借口有病,坚决辞职,飘然而去,故得善终。而韩信,不知进退,他的遭遇只能让人感叹而欷歔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262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