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顺治皇帝英年早逝的猜测  

2010-12-20 09:1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顺治皇帝的归宿是怎样的?
 
顺治十七年(1660)八月十九日,被顺治皇帝恩宠无限的董鄂氏忧郁而亡,陷于无限哀思中的顺治不顾清廷规制,在丧事中多处为仅是皇贵妃的董鄂氏破例,以表他悲不自禁的痛悼之情。几个月后的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年仅24岁的顺治皇帝也悄然而逝。顺治在位时间虽然不长,却为近三百年的清朝历史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局面,是一个比较有作为的皇帝。但关于他因何而英年早逝的原因,人们却看法不一。
其一是被郑成功炮击身亡于厦门。
关于顺治皇帝的归宿,两百多年来,人们一直争议的是死于天花还是出家五台山。而据20046月《扬子晚报》的报道,郑成功的后人最近公布的家传手抄本《延平王起义实录》,披露了清世祖福临顺治皇帝于顺治十八年初被郑成功一炮轰毙于厦门的惊世新说。
据史料所载,顺治十七年四月,郑成功在南京打了败仗,退守厦门。清朝趁机派安南大将军达素集中广东、福建、浙江三省兵力攻打厦门郑成功的 军队。经过激烈战斗,郑成功的军队于顺治十八年初击退了海门、高崎、钟宅三路清军。《延平王起义实录》在描述这次战斗过程时,有三段惊世之言。
第一段是:“有人密启藩主以高崎之战伪帝顺治实在思明港被炮击没,达素秘密而不敢宣,及京中查无下落,召达素回京,达虏惧罪自杀。至是太子即位,宣顺治于正月崩者,伪虏之伎俩也。藩曰:余亦计之,但当时恍惚未敢再信。”
意即:有人密报郑成功,顺治皇帝是在厦门思明港被炮轰而死的,大将军达素不敢公布这一消息,京城中查不到顺治的下落,召达素回京,达素畏罪自杀。后太子即位,宣布顺治驾崩,这是朝廷掩盖的手段。郑成功说:“我也意识到了这点,但当时觉得恍恍惚惚,不敢相信。
第二段是:“初太 师在京屡以书谕藩招抚。藩不肯,然虏顺治亦不之罪也。至是顺治崩,执政者与太师有隙,遂对虏太子谏以藩能击崩主父,我皇岂不能杀害其父乎。虏太子纳之,至是新即位而太师遂遇害。”
文中所说的“太师”即郑成功之父、南明太师郑芝龙。他降清后,初到北京时,屡次写信劝郑成功投降都以失败告终,但顺治只是将他软禁,没有治罪,顺治死后,辅臣苏克萨哈与郑芝龙有仇,向太子建议:“郑成功可以用炮击死我们的先皇,皇上难道就不能处死他的父亲吗?”太子采纳了他的意见,即位后不久,郑芝龙即被处死。
第三段是:“报伪朝顺治崩,太子即位,是为康熙。藩喜曰,伪朝大丧,且达素新败,虏必无暇南顾矣,我当速取公夷为根本地,然后再图北征。”
该文的大意是解释了郑成功对攻台时机的选择,因为清廷顺治皇帝驾崩,太子即康熙皇帝登基,郑成功判定清廷处于大丧期间而且达素新败,根本不暇南顾,因而大喜,认为可以乘机攻取台湾,作为根据地,然后作北征清廷的打算。
此说可说是惊世之论,然而的确不大经得住推敲。且不说顺治帝在顺治十七、十八年的实录非常清楚,不可能有厦门之行;仅说他在董鄂氏去世后的万分悲痛之中,竟会为了小小的郑成功而亲赴厦门以征战就难以令人相信。所以,此说很可能是郑成功的后人将顺治之死与厦门之战勉强拉在一起而编造出来的。
其二是行遁出家五台山。
顺治帝刚死,民间便有“顺治帝为董小宛出家五台山”的传说。这一传说的起源,除了一个“董”字外,确也和顺治帝不无关系。顺治因与董鄂氏感情极好,其向佛之心,也与思念董鄂氏不无关系。在顺治的遗诏中,曾多次提到董鄂氏,他承认自己在董鄂氏死后“丧祭典礼,过从优厚,不能以礼止情”,足见感情之深。顺治本为释氏虔诚之徒,在位时曾剃过头,并请玉林禅师为其取有“行痴”法名,几次决意要出家,经皇太后及众大臣力劝,才消此念头。现在因董鄂氏之死,“五中摧病,盖不能不伤痛无已”,悲痛而失去了理智,遂看破红尘而出家了。
说顺治出家五台山的依据,便是当时的大文人吴伟业在顺治“驾崩”当年写的《清凉山赞佛诗》。此诗为五言诗,共四首,每首44句,220字;全诗共176句,880字,仿《长恨歌》之意,咏顺治帝与董鄂氏之事。其中有“王母携双成,绿盖云中来”;“愿共南山廓,长奉西宫杯”;“可怜千里草,萎落无颜色”;“回首望长安,缁素惨不欢”,“长以兢业心,了彼清静根”;“名山初望幸,衔命释道发”等句。此诗多用董姓曲故和拆董字入诗,暗寓董鄂氏死,顺治帝出家清凉山(清凉山为五台山一峰)。此外,吴伟业还有诗句如“双成明靓形徘徊,玉作屏风壁作台;薤露雕残千里草,清凉山上六龙来”等,一再将董氏与五台山连起,使人不能不觉得有些蹊跷。
另外,英人濮兰德的《清宫外纪》即怀疑顺治出家五台山;蔡东藩的《清史演义》以及《清稗类钞》等书均传顺治出家事。
可为此作佐证的是:顺治之子康熙嗣位后,曾五次巡幸五台山。康熙是一位勤于为政的英明君主,对佛事并不太感兴趣,为何数次远上五台山朝拜呢?据说每到五台山,康熙必令扈从在寺外止步,单身进谒。据说康熙第五次走时,顺治已死,康熙作诗哀悼,诗云:“又到清凉境,峻岩卷复垂。芳心愧自省,瘦骨人鸣悲。膏雨随芳节,寒霜惜大时。文殊色相在,惟愿鬼神知。”
又传说光绪庚子(1900)年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清廷向西撤退,路过晋北时,供御器具,地方无从措备,则借之于五台山,其器具如宫中御用。人们怀疑这是顺治帝在此修炼时所用的御器。
在清东陵的顺治帝陵孝陵中,除了衣冠和一骨灰坛外,没有顺治的遗骸。人们便怀疑当时清廷说顺治病死是假,埋的只是他的衣物,真人早已出家了。
不过,许多人并不赞成顺治出家之说,认为统观《清凉山赞佛诗》,其中 并没有顺治行遁出家之明示或暗示。该诗四首,写的是顺治为爱妃而建道场于五台。第一首先从五台山说起,继以金莲花叶同根映发,引起董妃,喻其承恩缱绻;第二首写董妃之薨,蟋蟀凉风,应董妃之死期阴历八月十九日之时景;第三首正叙清凉山灵境为仙佛所往来,宜为礼佛存亡之地,并言顺治未启跸幸五台;第四首用前人周穆王、汉武帝留情于内宠之事,以明礼佛之由来。全诗明言顺治本准备去五台山祭董鄂妃,忽然天降玉棺,崩于帝都。若以此诗作顺治行遁出家之证据,其实恰与诗之本意相癥牾。
晚清时,文字狱松驰,民间和文人们对清初疑案兴趣大增,种种说法一时鹊起,也引起了一些学者们的注意。孟森先生作《世祖出家事实考》,认为吴伟业之《清凉山赞佛诗》,虽有暗寓董鄂氏与顺治帝之事,但写的完全是顺治帝意欲出家五台山和即将往五台山礼佛,命高僧若道安者预备佛坛,结果还未成行即驾崩。究其顺治行遁出家之说的起因,是顺治确实好佛,并有遁入空门皈依僧禅的愿望和行动;在顺治死前几个月,适值恩宠至极的董鄂妃之丧,顺治哀痛过情,滥恩逾礼,为世所叹异。有好事者便据此望风捕影,以顺治好佛而推衍其出家,以顺治命五台山大喇嘛为董鄂妃建道场而推衍其必由悼亡而厌世,终于脱离红尘,遁入五台为僧的传说,其实只是以讹传讹而已。
但是,坚持顺治出家论者也大有人在。他们认为,尽管找不出直接可靠的史料证据,却不能否认顺治出家是有令人信服的理论前提的,清历代统治者是决不可能容许有关记载顺治出家的资料保存流传下来的。尽管如此,而康熙帝数次“巡幸”五台山这一佛家圣地、五台山保存有许多宫内御用品这些佐证材料也是难以驳倒的。所以,不能轻易否定此论。
其三是患天花而死。
按清廷官方的宣布,顺治是因患天花病而死。尽管民间对此说法有种种怀疑,然而这一说法却是有确切依据为证的。
根据历史记载,顺治信服释氏,但绝没有出家当和尚。他在晏驾前数日,还特命最宠信的迎侍太监吴良辅作为自己的替身到悯忠寺(今北京法源寺)出家为僧;他还亲临该寺参加了吴良辅的剃度仪式,这是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二的事。而此时的顺治帝已是重病在身。
有关顺治的病因及晏驾时的情形,记载最可据者为大学士王熙,他是亲受顺治遗命的汉大臣,顺治帝的遗诏即出自他手。他在《王文靖集·自撰年谱》中将顺治病证及晏驾之事记载得非常清楚:
辛丑三十四岁元旦,因不行庆贺礼,黎明入内,恭请圣安,召入养心殿,赐坐,赐茶而退。翌日,入内请安,晚始出。初三日,召入养心殿,上坐御榻,命至榻前讲论移时。是日,奉天语面谕者关系重大,并前此屡有面奏,及奉谕询问密封奏折,俱不敢载。……初六日,三鼓,奉召入养心殿,谕“朕患痘,势将不起,尔可详听朕言,速撰诏书。即就榻前书写。”恭聆天语,五内崩摧,泪不能止,奏对不成语。蒙谕“朕平日待尔如何优渥,训尔如何详切,今事已至此,皆有定数。君臣遇合,缘尽则离,尔不必如此悲痛。此何时,尚可迁延从事,致误大事?”随勉强拭泪吞声,就御榻前书就诏书首段。随奏明恐过劳圣体,容臣奉过面谕,详细拟就进呈。遂出至乾清门下西围屏内撰拟,凡三次进鉴,三蒙钦定,日入时始完。至夜,圣驾宾天,泣血哀恸。
从王熙所述元旦即不行庆贺,可知顺治在上年年底即患病,而非元旦之后正月初三日始谕“圣躬少安”;所患病为“朕患痘,势将不起”。
与此可作证的,还有当时中书舍人张宸的《青?amp;集》中的记述:顺治十八年“正月初四日,九卿大臣问安,始知上不豫……初七晚,传谕民间毋炒豆,毋燃灯,毋泼水,始知上疾为出豆。”顺治帝崩于正月初七日夜,二月初二日移殡景山,张宸参加了丧事活动,他“予守制禁中,凡二十七日”。
康熙朝《东华录》之首载:“顺治十八年辛丑春正月辛亥朔,越七日丁已夜子刻,世祖章皇帝宾天。先五日壬子,世祖不豫,丙辰,遂大渐。召原任学士麻勒吉、学士王熙至养心殿,降旨一一自责,定皇上御名,命立为皇太子,并谕以辅政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姓名,令草遗诏。麻勒吉、王熙遵旨于乾清门撰拟,付侍卫贾卜嘉进奏。……至是,世祖崩。麻勒吉、贾卜嘉捧遗诏奏知皇太后,即宣示诸王、贝勒、贝子、公、大臣、侍卫等,宣讫,……皆痛哭失声。”这一段记述,说清楚了顺治驾崩之日即向臣工宣布遗诏,第二天又将遗诏布告天下的情况。
以上记载,可以互相印证,清楚地表明顺治从患病到死亡的全过程。顺治是位多情善感、易于冲动、身体羸弱的皇帝,据木陈《北游记》记载,他平时“若早睡则终宵反侧,愈觉不安,必谯四鼓,倦极而眠,始得安枕”。他常常自哀自叹:“骨已瘦如柴,似此病躯,如何挨得长久?”顺治十七年八月,董鄂氏薨,顺 治极为悲恸,精神受到巨大刺激,身体也因大办丧事而劳乏疲弱,终日郁郁寡欢,健康状况每日愈下。在董鄂氏死后四个多月的顺治十七年底,顺治染上了在当时被视为不治之症的可怕的天花。那时的医疗技术有限,因天花而死人是常事,皇帝也是人,也难以避免。元旦(正月初一)不能行大朝庆贺礼便是明证。到正月初四,病情加重,朝廷不得不正式向文武大臣宣布皇帝患病。正月初六日夜半,顺治感到生命垂危,大限迫近,急命王熙、麻吉勒撰拟遗诏,并挣扎着亲自修改了三遍,到初七日清晨才最后定稿。当夜子刻(23时至次日1),顺治死于养心殿。
顺治死于天花,有两事可为佐证。一是奄奄一息的顺治知道安排后事刻不容缓,当时可继位的是宁妃所生的二子福全、佟妃所生的三子玄烨,顺治无其偏爱,只因玄烨出过天花,在汤若望的建议下,孝庄太后坚持立玄烨为继承人,可知皇帝患天花对朝廷的打击太大了;二是顺治陵中无有遗骸,这可以解释为是按满族旧俗而火化,但更可能是因患天花怕病毒扩散而必须火化。
虽然顺治因患天花而死于大内的记载可谓证据凿凿,不过,反对此说者并不轻易就妥协赞成。他们指出,顺治患天花而亡论者也认为,从董鄂氏的生前死后及“行痴”皇帝的意愿行为来看,顺治帝很想遁入空门,如果不是因患天花而崩的话,或许真的削发为僧也未可知。那么,也就完全有这种可能:本就向佛的顺治因董鄂氏之死而万念俱灰,决意出家,精明过人的孝庄太后阻拦不成,深明其中厉害关系的孝庄不得不出此奇招——让顺治在出家之前演一场患天花而亡的戏剧以掩人耳目,为了家族及国家利益并达到出家目的的顺治只得配合并愿意配合。于是,装病、宣称患天花、下罪己诏、确定继承人、驾崩于养心殿就都可能发生了。这些情节毕竟发生于宫廷大内之中,能参与者极少,孝庄完全有可能将此戏演好,并有意让参与了部分剧情者信以为真而留下确切的记载。这是完全办得到的。
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没有证据。但是,康熙五上五台山及五台山存有大量宫内御用品毕竟也是难以解释的间接证据啊!由此看来,顺治最后的归宿究竟是患天花而亡还是遁入空门,确实是难以下最后结论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0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