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布库之戏:康熙对鳌拜“掊而系之”  

2010-12-27 09:1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熙为何要对鳌拜“掊而系之”?
 
顺治亲政以后,对因为效忠幼主,“终不附睿亲王”甚至“不惜性命,与之抗拒”而屡遭多尔衮打击的两黄旗大臣索尼、鳌拜等人委以重任。顺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顺治去世,年仅8岁的皇三子玄烨即位,是为康熙。顺治死前留下遗嘱,任命自己最信任的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人为辅政大臣。
康熙年幼即位,朝政尽归辅政四大臣管理。在这四大臣中,索尼是四朝元老,资格最优,人品也颇公正;遏必隆、苏克萨哈勋望较卑微,凡事俱听索尼主裁,但索尼年老多病,管不了多少事;鳌拜在四大臣中虽位于最末,却因“从政屡立战功,历封公爵”,故自恃功高,横行无忌,根本未把索尼等人放在眼中,一心要独揽大权。鳌拜任辅政大臣后,“专权自恣,擅作威福”,先后有多位大臣被他杀害、灭族、剿灭家财,甚至像与他同为辅政大臣又是姻亲的苏克萨哈也因为“圈地之争”,被他“攘臂强奏”,协迫康熙降旨“绞决并诛其族属”。鳌拜还和穆里玛等结为党羽,凡事在家议定,然后强迫康熙施行。
康熙六年(1667年),索尼病死,苏克萨哈处绞,辅政四大臣只剩鳌拜和遏必隆了。遏必隆与鳌拜同为镶黄旗人,懦弱无能,一贯附合强者,不敢立异。鳌拜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班行章奏,自列首位,而遏必隆甘居其后,事事都听鳌拜摆布。尽管康熙此时已经亲政,而鳌拜在康熙面前,仍然“办事不求当理,稍有拂意之处,即将部臣叱喝”,甚至在朝见时也“施威震众,高声喝问”,完全不把年轻的康熙皇帝放在眼中。对于这样一个势焰熏灼的权奸,康熙真是恨之入骨,但一时还不能去轻易动手捕拿,因为鳌拜大肆结党营私,已经实际控制着朝廷实权,康熙于是就佯装不理朝政,不让鳌拜有所警惕。
鳌拜势焰日炽,进逼不已。据说他还托病不上朝,要康熙皇帝亲自去探视,为的是要图谋暗杀皇帝。《清朝野史大观》记载说,鳌拜“尝托病不朝,要(康熙)亲往问疾,圣祖幸其第,入其寝,御前侍卫和公见其色变,急趋至榻前,揭席刀见,圣祖笑曰:‘刀不离身,满洲故俗,不足异也’。”多亏康熙善于应变,将紧张的形势化于无形。
鳌拜及其党羽的所作所为,引起康熙的深深忧虑。鳌拜集团的存在是对皇权的严重威胁,必须夺回权力,但鳌拜手握兵权,掌握朝中大权,其势力广布朝廷上下,弄得不好会招来一场大乱。康熙不敢兴师动众,贸然行事,决定计擒鳌拜。他一方面拉拢一部分朝臣,一方面亲自挑选了十几个身体强健的小孩子,每天做“布库之戏”。
“布库”是满语,译为汉语叫“撩脚”,或者叫“摔跤”,即身体强健的儿童徒手相搏,胜败以仆地为定。康熙让这些孩童天天练习并表演角斗、摔跤,鳌拜进宫奏事,康熙也不让他们回避,故意让他看见孩子们在摔跤玩耍,康熙有时也有意混在其中,玩得兴高采烈。鳌拜有“清朝第一武士”之称,史书说他“有膂力,尝挽强弓,以铁矢贯正阳门上,侍卫十余人拔之不能出”。他看见康熙与孩童们练“布库”,不仅毫不心存戒备,反而心中暗喜,认为康熙毕竟还是个孩子,贪玩,胸无大志,不务政事,自己可以继续专权。
一两年之后,习布库者个个都已身强力壮,拳棒皆精,“无不一能当十者”,而且都已成为康熙的心腹,于是,“康熙诛鳌拜之心遂决”。康熙八年五月的一天,当鳌拜受召入宫正大摇大摆地刚跨进宫内坎,脚步尚未站稳时,突然间两侧跳出一群少年,一拥而上,把鳌拜死死按住。等到鳌拜缓过神来,纵有过人膂力,都已无济于事了。权重势雄的鳌拜就这样束手就擒了。这一年,康熙仅有16岁。
拘鳌拜这件事,《清史稿·圣祖本纪》是有记载的:“康熙八年,上久悉鳌拜专横乱政,特虑其多力难制,乃选侍卫拜唐阿年少有力者,为扑击之戏。是日鳌拜入见,即令侍卫等掊而系之。”这样简略的记载,似乎康熙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鳌拜擒拿了,乾隆将此事就归之为“神武天授”,说:“以势焰熏灼之权好,乃执于十数小儿之手,如此除之,行所无事 ,非神武天授,其孰能与于斯?”
其实,康熙擒鳌拜不可能这么简单。康熙自决计除鳌拜后,历经一两年的时间,其间除练布库外,麻痹鳌拜,建立心腹队伍,以亲信掌京师卫戍权,等等,无一不是精心策划。即以
擒鳌拜当日之行动,李伯元的《南亭笔记》就有如下记载:
诛(鳌)拜日,康熙帝在南书房,召鳌进讲。鳌入,内待以椅之折足者令坐,而一内侍其后。命赐茗,先以碗煮于水,令极热,持之炙手,砰然坠地,持椅之 内侍乘其势而推之,乃扑于地。康熙帝呼曰:“鳌拜大不敬!”健儿悉起擒之。
这段记载,颇可证明康熙是费不少心机的,虽然读起来颇带戏剧性,既有可信处,但似乎也不能全信。不过从当时的情况看,康熙要拿办鳌拜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下一道圣旨就能令鳌拜认罪伏法的,非用特殊手段不可。于是,少年康熙采用了“选小内监,令之习布库以为戏”,伺机捕拿鳌拜。据说,康熙这一招,满朝文武都没有看出其用心,只有他的祖母孝庄太皇太后有所觉察,并给予了坚定的支持。
鳌拜被擒后,康熙立即指令康亲王杰书负责审讯。与此同时,鳌拜集团的成员也纷纷落网;诸王、大臣也纷纷上奏,揭发鳌拜专权并请予以正法。经审讯,列出鳌拜罪状30条,其中与结党擅权有关的23条,不敬太皇太后2条,对册立皇后妒忌、私买奴仆5条。又经康熙亲自当面核实,鳌拜一一招认。太臣们都要求判鳌拜死刑。康熙念其在朝廷效力年久,有功于社稷,不忍加诛,特给以宽大处理,免死,改为禁锢终身。为防止株连,对互相揭发告密的,公开制止。同时,又对被鳌拜迫害的官员,一律平反昭雪。一场大案,只用十天就处理完毕。
正是因为擒拿权臣鳌拜是康熙少年时的得意之笔,所以“布库之戏”便在清宫中延续了下来。自此之后,每逢年节宴乐,必有“布库之戏”。当然,此时的“布库之戏”的确也只是“戏”了,以逗玩为主,不过是博得王公贵族、宫中后妃们的一乐一笑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