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郑声淫”:热烈浪漫的男女聚会  

2010-07-19 08:0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经》中的女性主义”之二

“郑声淫”:热烈浪漫的男女聚会

儒学创始人孔子很推崇《诗经》,可谓言必称《诗经》。可是,翻开记录他言行的《论语》,在《卫灵公》和《阳货》篇中却发现他似乎对《诗经》中的《郑风》深恶痛绝,甚至说出诸如“放郑声”、“恶郑声”之类的话来,其原因就是认为“郑声淫”。不过,孔子并未对“郑声淫”这三个字作任何具体解释,于是,后人就有了“郑声”是“淫奔之诗”的说法。

说“郑声”是“淫奔之诗”的确立者虽是宋代大儒朱熹,但源头却可以追溯到东汉的班固。班固在《白虎通义?礼乐》中说:

孔子曰郑声淫,何?郑国土地民人,山居谷浴,男女错杂,为郑声以相悦怿,故邪僻,声即淫色之声也。

一般认为,《诗经》里的诗在当时都是唱出来的或者说是可以配乐唱出来的。从这种意义上讲,《诗经?郑风》里的诗又都是歌。这歌当然包含曲和词两部分了。而在班固等人眼里,孔子所讲的郑声虽也是郑歌,但却重在歌词(内容),即我们今天所见到的《郑风》本身。班固认为,这是由郑国民俗的特质(淫色)所决定的。

比班固稍晚一点的许慎则在《五经异义?鲁论》里进一步明确了班固等人的观点。他说:  郑国之俗,有溱洧之水,男女聚会,讴歌相感,故云“郑声淫”。

许慎这里使用的“讴歌相感”四字,正是从郑歌的内容上去认识“郑声淫”的。“郑声”果真是“淫”吗?让我们先看看“郑风”中的《溱洧》吧:

溱与洧,    溱水流来洧水流,

方涣涣兮。  春来涨满那沙洲。

士与女,    青年小伙和姑娘,

方秉茼兮。  清香兰花拿在手。

女曰观乎?   姑娘说:“且去游?”

士曰既且,  小伙子说:“虽游过,

且往观乎?   不妨再去走一走?”

洧之外。    一走走到洧水河。

洵且乐,    地大人多真快乐!

维士与女。  挤满都是男和女。

伊其相谑,  他俩笑拥在草上,

赠之以勺药。互相赠送香勺药。

 

溱与洧,    溱水河来洧水河,

浏其清矣。  河水深情起微波。

士与女,    青年小伙和姑娘,

殷其盈矣。  一伙一伙真是多。

女曰观乎?   姑娘说:“去看看?”

士曰既且,  小伙子说:“已看过,

且往观乎?   妨再去乐一乐?”

洧之外,    一走走到洧水河。

洵讦且乐,  地方宽敞人快活,

维士与女。  挤满都是男和女。

伊其将谑,  他俩笑拥在草上,

赠之以勺药。互相赠送香芍药。

这首《溱洧》,描写的其实是热烈而又浪漫的青年男女在春天聚会,有旅游,有说笑,有相拥,有赠物,这正是春秋时期男女相对自由的爱情生活的真实写照。可是,对这样一首反映爱情生活的优美诗篇,在西汉初年出现的《毛诗序?小序》却抱着它贯穿于《毛诗》始终的“风教”论与“美刺”说,认为:“《溱洧》,刺乱也。兵车不息,男女相弃,淫风大行,莫之能救焉。”在这里,《诗序》作者显然是将发生在溱、洧河边的情人节(汉以前的情人节为夏历三月上旬)的感人场景用来服务于他想象中的主题——“刺乱”了。还是后来的理学大师朱熹“独具慧眼”,揭示出《溱洧》的主旨是“淫奔”,他在《诗集传》中说:

  郑国之俗,三月上已之辰,采兰水上,以祓除不祥,故其女问于士曰盍往观乎?士曰,吾既往矣,女复要之曰,且往观乎?盖洧水之外,其地信宽大而可乐也。于是士与女相与戏谑,且以勺药为赠,而结恩情之厚。此诗淫奔者自叙之词。

不用说,朱熹是戴着理学的“色镜”去读《诗经》、读《郑风》、读《溱洧》的。他那时认为的“淫”,在春秋时期的当事人却并不一定会认为是“淫”,而是“情”抑或是“真情”。因为,《郑风》共二十一首,除《缁衣》、《叔于田》、《大叔于田》、《清人》、《恙裘》这五首与男女情爱无关外,其余十六首是首首有男女之情。请看:

《将仲子》是姑娘“要求”情人别来她家,以免受到父母兄弟及邻居之说。在诗中的“她”说:你不要偷偷爬我家的墙,跳进我家的园子,切莫攀折那柳杞、桑树,这不是我爱惜它们,而是怕人说闲话。我是多么怀念你,可是人言令我害怕。

《遵大路》写一个女人要求男人切莫骤然丢掉旧情,并说:我拉着你的袖口,请你不要讨厌我,嫌我丑,人要念旧,旧情不要骤然丢。

《女曰鸡鸣》写一对猎人夫妇相约早起并相互爱悦。妻子说:射来大雁和野鸭,为你调和烹饪它。将这佳肴来下酒,白头偕老美无涯。又弹琴来又鼓瑟,生活安静幸福家!丈夫说:知你慰我对我好,送你佩玉莫嫌少。知你对我很体贴,送你佩玉请收好。知你对我恩爱深,送你佩玉以为报!

《有女同车》对同车姑娘孟姜的赞美:美如芙蓉花一样,戴的美玉闪闪亮,又美又堂皇,她的德性不能忘。

《山有扶苏》写一个女子与情人失约后的感叹:为啥未碰见“好人子”,却碰上了你这个“狂娃娃”、“坏小童”。

《萚兮》写一个女子要求和爱人共同唱歌:你来唱歌我来和。

《狡童》写一个女子对爱人的责怨:那个狡猾的小坏蛋,不再来和我谈情说爱。为了他的缘故,我吃不下饭,睡觉也难安。

《褰裳》写情人间的戏谑之辞。一个姑娘对她的情人说:倘若你爱我,我就和你去游乐。倘若你不爱我了,难道就没有别人了?你真是傻子啊!

《丰》写一个女子后悔没与情人同行,盼他驾车来接她同去。

《东门之墠》是一首怨歌,抱怨情人不来娶她:岂有我不想念人,是你不来把我娶。

《风雨》写一个女子见到情人时的喜悦心情:既然我已见到你,怎能说我还不快乐?怎能说我病还不好?怎能说我还不欢欣?

《子衿》写一个女子等候情人时的焦急心情:你那衣领颜色青,念你常常挂我心。纵然我还不能去,为啥你不来个信?你的佩玉青绶带,念你常常挂我怀。纵然我还不能来,为啥你不自己来?来来往往趟赶趟,独自等在城楼上。若是一天不会面,好像隔了三月长!

《扬之水》写妻子劝丈夫勿轻信谗言:既没兄来又没弟,只有咱们两个人。千万莫信别人话,他们是在哄骗你。

《出其东门》写一个男子表现自己爱有所专:走出东边那城门,游的姑娘多如云。虽然姑娘多如云,可都不合我的心,也都不令我牵挂。白衣青巾的那位,才是我所爱的人,愿同游乐恋着她。

《野有蔓草》写情人不期而遇的喜悦:有个美丽俊姑娘,眉目清秀好模样。不期而遇来碰到,如愿乐得难想象!

以上即是关于《郑风》中所有“淫奔者自叙”的全部内容。老实说,一般人无论如何也在其中读不出“淫”字来,全是一些合乎人的本性的自然之情的流露,而且是没有掩饰的真情,却也是十分委婉与含蓄的。从这些诗中,可以充分地感受到春秋时期民风的淳朴,男女之间的追求、相思、相恋都是很正常的。即是说,那时的女性,还没有被男性压迫、奴役的感觉,她们可以充分享受自己的权利,去爱、去盼、去想、去恨,至少当时在民间是这样的。  那么,为什么会说“郑声淫”呢?朱熹在《朱子语录》中有如下说法:

郑、卫之乐,皆为淫声。然以诗考之,卫诗三十有九,而淫奔之诗才四之一;郑诗二十有一,而淫奔之诗不翅七之五。卫犹为男悦女之词,而郑皆为女惑男之语。卫人犹多刺讥惩创之意,而郑人几乎荡然无复羞愧悔悟之萌,是则郑声之淫,有甚于卫矣。

原来如此!朱老夫子可谓不打自招,之所以说“郑声淫”,是因为《郑风》中写男女之情的诗占了“七之五”,比例太大,而且“皆为女惑男之语”。这种状况,与朱熹所倡导的“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束缚人之本性尤其是束缚女性的理学而言,当然是格格不入的,他当然要将《郑风》说成是“淫奔之诗”了。

至于儒学创始人孔子说“郑声淫”,与朱熹之说未必相同。很可惜,孔子对“郑声淫”这三字未作深谈,人们也就只能进行猜测了。想来在春秋晚期的孔子之时,男权主义进一步高涨,女性的地位进一步降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成为社会关于男女婚事的必须经历的观念,与《关睢》比较而言,孔子大约也就不大喜欢《郑风》中那种以女性为主的热烈、奔放、浪漫的情感宣渲了。由此而言,由男性主宰的社会才可能对女性制定出一条又一条的桎梏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