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明熹宗只是个“天才的木匠”  

2010-07-05 07:4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熹宗只是个“天才的木匠”

明光宗朱常洛是没有皇帝福分之人,他苦等数十年终于登上皇位,却在位仅一个月就撒手西去。他死得突然,大明朝的皇位继承又出现了问题。

一.朱由校艰难即位

朱常洛有两个儿子:朱由校、朱由检。因为他没有册立皇后,就不存在嫡子,按例应由皇长子朱由校继位;朱常洛在临死前也关照要及时册立朱由校为太子。但是,朱由校本人也只有16岁,还是个孩子;朱由校的母亲王氏早死,在宫中没有什么势力。此时,明神宗朱翊钧之郑贵妃仍幻想着“兄终弟及”,由她的儿子朱常洵继承帝位;而最受朱常洛之宠、也是郑贵妃心腹的李选侍又霸占着乾清宫,控制着朱由校。在这朝廷权力出现真空的时刻,朱常洛欲让朱由校继承皇位的安排执行起来很困难。

内阁大臣方从哲、刘一燝、史部尚书周嘉谟、科道官杨涟等受过朱常洛最后召见的大臣们商议说:“皇上晏驾,嗣君年幼,他又没有谪生母亲或亲生母亲在身边,万一出现什么变故,我等就是天下罪人了。现在我们只好闯进宫中,拥皇长子朱由校即刻接受群臣朝见,安定天下人心,杜绝事故发生。”杨涟遂带头闯宫。守门的太监乱棍交下,不让他们进去。杨涟手一挥,大吼道:“我们是皇上召来的。现在皇上驾崩,嗣君年幼,你们阻止大臣入宫扶保幼主目的何在?”太监被杨涟的气势镇住了,只得让他们进了宫门。

众大臣进了乾清宫,哭倒在朱常洛灵前。磕头完毕,杨涟请皇长子朱由校出见群臣,而朱由校此时正被李选侍拦在西暖阁内不得脱身。刘一燝大呼道:“皇长子应当在灵柩前即位,今天却不在灵前?哪里去了?谁如此大胆,敢匿新天子!”东宫侍奉、老太监王安于是大步走进西暖阁,正言厉声地向李选侍说明外边情况,以不容违拗的口吻要求立即让皇长子出见群臣,李选侍到底是妇道人家,没见过这种场面,稍一迟疑,王安即将朱由校抢了出来。众大臣立即高呼“万岁”,连拖带拉将朱由校拥入文华殿,群臣礼拜,朱由校就即了东宫太子之位,设定六天后即皇帝之位。

按照千古惯例,皇帝必须居于乾清宫,而李选侍却霸着不迁。经过几天交涉,没有效果,九月初五,在众大臣的竭力坚持并揭露李选侍“阳托保护之名,阴图专擅之实。今日宫必不可不移”的形势下,朱由校批下“令选侍即日移宫”。李选侍只得迁出。第二天,朱由校便在乾清宫即了皇帝之位,是为明熹宗,年号“天启”。

虽然众大臣是如此艰难地将朱由校扶上了帝位,但事实证明,他确实不是一个好皇帝。

二,朱由校不管政事而热衷于当木匠。

朱由校即位时只有16岁,他生性活泼好动,对什么好玩的事情都怀有浓厚的兴趣,加之心灵手巧,对制造木器简直可以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凡是刀锯斧凿、雕刻上色,甚至是创新设计,他都能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但他却对当皇帝的主要职责即处理国家大事毫无兴趣,他是一个真正的“玩主”。

朱由校常常自己雕刻一些小人、小玩具或小动物,每一个的造型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小人的表情都各不相同,小动物的形态各异,好像都是实体微缩了似的。他派身边的太监把这些木雕拿到市场上去卖,总是能卖到很高的价钱,朱由校也因此更加高兴,“工作”也更加废寝忘食,往往干到半夜也不休息。他还常常将一些精雕细刻的作品赐给身边的太监、大臣。他身边的太监因为作他的助手,为雕刻完成的作品涂漆上色,久而久之,也都受到他的影响,一个个变成了能工巧匠。

朱由校最得意的作品是一整套的护灯小屏。在长不盈尺的天地里,他用一双巧手雕刻出生动逼真的花鸟鱼虫、人物走兽,例如《寒雀登梅图》之类,真是巧夺天工。这套作品他让太监拿到市场上去卖,要价就是10万两,可是仍然有人抢着买。

朱由校不只是玩一些小玩物的雕刻,他还想做一个出色的建筑师。凡是他看过一眼的木器用具、亭台楼阁,他都能照原样制作出来。他曾经在宫中仿照乾清宫的样式,做了一座微缩模型宫殿,高不过三四尺,但曲折微妙,巧夺天工。后来他终于在现实中过了一把建筑师的瘾。天启五六年(1625-1626年)间,朝廷对紫禁城的三座主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进行大规模的重建工程,朱由校在工程中大显身手。从起柱到上梁再到外部装饰,他都亲临现场,仔细指导,高兴了还会当场脱掉外衣,挽起袖子,和工匠们一起大干一场。

朱由校有时心血来潮,还会在宫中建一些小巧别致的房屋,内设精密的机关。建成后他总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对自己的作品很是得意,找来身边的所有人一起欣赏。时间一长,他的兴趣过去了,就派人立即毁掉,再重新建造别的花样,总是在建了拆、拆了建的过程中玩得乐此不疲。至于建这些没有用处的房屋需要花费多少金银,就不是他关心的问题。即使是按照他的设想,需要在门上安装一颗宝石做门环,也毫不犹豫地照样去做,力求做到完美无缺。等到房子被拆掉的时候,这些贵重的材料就和其他的一些建筑垃圾一起被废弃了,宫中的太监有许多人都借此发了大财。

朱由校还发明了中国最早的喷泉。宫中的人都叫这种喷泉为铜缸水戏,这在当时可是天下一绝。那时宫中都用铜缸或是木桶盛水饮用,他就在这些盛水的容器下方凿一个孔,在里面设置机关,用机关操作,缸中的水就会飞散出来,有时泻如瀑布,有时又散若飞雪,最后变成一根玉柱,打击放在缸外面的许多小木球,木球就浮在水尖上,随着水的喷吐而跳跃不已,久久不息。每次玩这个游戏时,朱由校都和他的嫔妃们一起在旁边观赏;随侍的嫔妃和宫女都拍手赞叹,对皇帝钦佩不已。这也是朱由校最高兴最得意的时候。

朱由校还喜欢看一种水傀儡戏。当时的梨园子弟用木头雕刻成海外四夷、仙人仙山、将军士兵等各种形象,用这些雕出来的人物演戏。朱由校的木雕手艺比那些专业的雕刻工匠还要高超,他也经常雕一些演戏用的人物,男女不一,形象各异,上面全涂上五彩油漆,一个个栩栩如生。这种水傀儡戏就是在一个水池子里添满水,水中放置各种游鱼,在事先做好的小木人脚下安置一块小木板,使之浮在水面上。小木人的脚下浸在水中的一部分不安着走过场的竹板,通过机关可在暗处操纵,木人在水面上移动,再随着动作配上声音,就成了一台精彩绝伦的好戏。朱由校最喜欢看的是一些热闹有趣的剧目,像《孙悟空大闹天宫》、《八仙过海》、《东方朔偷桃》、《三保太监下西洋》等,演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十分新奇有趣。

朱由校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优秀作品,总之凡是当时木匠会做的一切手艺,他都十分精通,而且比大多数专业的木匠做得更好。如果他不是生在帝王之家,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以他出众的手艺,一定会成为当时的名匠。只可惜他的这种种巧思和手艺对于治理国家毫无帮助,反而因此荒废了太多的时间,让身边的魏忠贤之流和太监趁机簒夺了管理国家的权力,给国家造成了空前严重的灾难。

三.朱由校纵容魏忠贤专权乱政

朱由校不当皇帝当“玩主”,对国家政事不处理而热衷当木匠,遂让明朝政坛上悄悄崛起了一种政治势力,这就是客魏集团,或者说是魏忠贤太监集团。

何谓“客”,指的是朱由校的奶妈客氏。这个女人在18岁时因奶汁稠厚成为朱由校的奶妈,入宫后又因心灵嘴灵而得到朱由校母亲王氏信任,她颇有心机地对朱由校细心照顾使朱由校简直离不开她,所以当哺乳结束后被王氏破例留在宫中继续照顾朱由校。王氏死后,朱由校竟自觉不自觉地将客氏当成了母亲。

客氏发现朱由校已被她拢络住,野心便恶性膨胀起来。尤其是朱由校即位为帝后,客氏在后宫就摆出不可一世的架子,欲当全国第一贵妇人,她要压倒那些有名号的后妃嫔贵,使她们不敢瞧不起她这个农家女。客氏在宫中遇到了一个和她有同样出身、同样感情、同样野心的太监,二人一拍即合,随时沉溺一气,狼狈为奸,进而干预国家政治,淆乱天下。这个太监就是魏忠贤。

朱由校当皇帝后,立即加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并对其子、其弟都给以赏赐,经客氏游说,魏忠贤被提升为司礼监秉笔兼提督宝和三店。魏忠贤目不识丁、入司礼监可以说是破了先例。由于他们控制着昏庸的朱由校,便进一步在要害部门安插亲信,组织听命于他们的官僚集团,构成了一个势力强大的客魏集团,以求把持天下。

正直的朝臣们眼看魏忠贤青云直上,异常担忧,害怕朱由校由客、魏二人迷惑挟制,重演太监专权乱政的局面。杨涟等人以朱由校大婚在即为借口提出将客氏放逐宫去。但客氏一离宫,朱由校就像掉了魂一样,不出三天,就令客氏再次入宫。此后,朝臣们除了上疏劝谏,大概也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了。

魏忠贤不久窃得批硃之权,此后便“挟天子而令诸侯”,不肯依附于他的朝臣们处处受其掣肘。内阁拟定的意见常常得不到批准,有的干脆石沉大海,“留中”不发;而“皇帝”不与内阁大臣商量就直接发出要求执行的“中旨”却越来越多,违背了旧有的程序。朝臣们知道这是魏忠贤在作祟,于是开始对他进行弹劾。其中以天启四年(1624年)时任明帝国最高检察官的都御院左付都御史,对朱由校即位有大功的杨涟上疏最为著名,他参魏忠贤24大罪行,说他“擅权乱政”。而朱由校未看奏疏,只听客、魏一面之辞,就指责杨涟“扑风捉影,门户之见,大胆妄言”。魏忠贤此后更有恃无恐,恢复“廷杖”之刑,对不依附他的官员任意罗织罪名,进行迫害。内阁首辅叶向高历任三朝,德高望重,见朝政如此,便请辞归乡。

魏忠贤在皇宫内组织起一支一万多人的宦官武装。他凭借朱由校的宠信和武力,为所欲为,大力培植私党,疯狂打击异己。他还加强和控制锦衣卫、东厂特务组织,偶尔有人讲一句不满魏忠贤的话,被特务侦知,就会立即被捕,惨遭杀害,甚至剥皮割舌,造成极端恐怖的黑暗统治。叶向高去职后,形成以顾秉谦为首的内阁,对魏忠贤卑躬屈膝,如同奴仆。“内外大权,一归忠贤”。朝臣在路上遇见魏忠贤,必须跪地叩头,高呼“九千岁”。全国各府州县,到处为魏忠贤建立生祠。入祠必须跪拜,否则就有被杀头的危险。宦官的气焰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明王朝的统治也就腐败到不可收拾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