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璋瓦之分:社会已在压抑女性  

2010-08-02 08:1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经》中的女性主义”之五

璋瓦之分:社会已在压抑女性

《诗经》中尽管有许多诗篇描写了男女交往的自由,但从一些诗中还是可以看出,随着时代进入阶级社会和农业自然经济的发展,父权制家庭逐步强化,男尊女卑的观念已经出现,婚恋的社会意义日益压倒了个人意义,因而社会对两性关系的制约是在逐渐严格起来。

首先是社会对生男生女已具有不同的认识意义。如《小雅?斯干》的最后三章:

大人占之;  太卜占梦细细讲:

“维熊维罴,“梦见熊罴有名堂,

男子之祥;  象征生男有力量;

维虺维蛇,  梦见长蛇梦见虺,

女子之祥。” 那是象征生姑娘。”

 

乃生男子,  如若生个男孩子,

载寝之床,  给他睡张小眠床,

载衣之裳,  给他穿衣又穿裳,

载弄之璋。  给他玩玩白玉璋。

其泣喤喤,  娃儿哭声真洪亮,

朱芾斯皇,  将来盛服定辉煌,

室家君王。  不是国君便是王。

 

乃生女子,  如若生个小姑娘,

载寝之地,  给她铺席睡地板,

载衣之裼,  一条小被包身上,

载弄之瓦。  纺线瓦锤给她玩。

无非无议,  慎勿多言要柔顺,

唯酒食是议,料理家务烧烧饭。

无父母话罹。别给父母添麻烦。

《斯干》本是一首祝贺周王宫室落成的诗,它通过描写主人的美梦及其占卜来表现颂祷。诗中说主人梦见了熊罴虺蛇,古时迷信,认为熊罴山居,强力壮毅,属阳物;虺蛇穴处,柔弱隐伏,属阴物,所以占卜的结果,前者为生男的吉兆,后者为生女的吉兆。

但是,因为阴阳的尊卑地位已经明确,所以生男生女的待遇就大不同了。生男则朱芾加身,让他将来光宗耀祖;生女则要善守妇道,不给父母添忧。璋瓦之分使女子一生下来就不得人喜欢,只能操持家务,生儿育女,服待男人;这还不够,又生出许多条条框框来束缚女子的个性,使女子尤加处于卑弱地位。

其次是男女之间自由交往受到了约束。如《郑风?将仲子》:

将仲子兮,   仲子仲子说与你,

无踰我里,  切莫跨进我乡里,

无折我树杞。切莫攀折那柳杞。

岂敢爱之?   难道我还爱惜它?

畏我父母。  恐怕爹娘来责骂。

仲可怀也,  仲子仲子想念你,

父母之言,  可我爹妈来责骂,

亦可畏也。  这事真叫我害怕。

……

“仲子”是她所爱的情人。她十分想念他,但她却不敢同他自由相会,且不准他攀树翻墙,只因为是“父母之言”可畏。在后面重叠的二章中,她又提出“诸兄之言”可畏,“人之多言”可畏。有如此众多“可畏”的力量,恋人们的自由交往受到了限制。

因为自由交往受到了约束,“媒人”就出现了。如《豳风?伐柯》:

伐柯如何?   样去砍那斧柄?

匪斧不克。  没有斧头不可能。

取妻如何?   怎样娶取那妻子?

匪媒不得。  没有媒人可不行。

……        ……

媒人出现后,原来自由交往、自由选择的婚恋事实上变成了买卖婚姻。于是,在《国风》中就看到许多情诗,咏唱着迷惘感伤、可求而不可得的爱情。这在后人看来,也许是一种含蓄的微妙的艺术表现,而在当时,恐怕主要是压抑的情感的自然流露。压抑个人是父权制会的需要,因为婚姻和生育不但成为扩大生产增加财富的必需手段之一,更是继承财产和权力的主要手段之一。因此,被后世封建统治者所强化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观念,在《诗经》的时代已有其萌芽。如《鄘风?蝃蝀》就反映了家庭对女子自主婚姻的责难,体现了婚姻要由父母作主的封建观念:

……        ……

乃如之人也,像你这样年轻人,

怀昏姻也。  只想婚嫁的事情。

大无信也,  真是大大不可信,

不知命也。  不知等待父母命。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精辟的指出:“在历史上出现的最初的阶级对立,是同个体婚制下的夫妻间的对抗的发展同时发生的,而最初的阶级压迫是同男性对女性的奴役同时发生的。”自从自由婚姻变为买卖婚姻后,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明显降低。《诗经》中有的诗对此是有所反映的。如《邶风?谷风》:

……          ……

不我能畜,   你已不会再爱我,

反以我为雠。 又当仇人看待我。

既阻我德,   掩我美德说我坏,

贾用不售。   好比卖货没卖对。

昔育恐育鞫, 从前惊恐又困穷,

及尔颠覆。   颠沛流离同你过。

既生既育,   如今生活好过了,

比予于毒。   厌我看我似毒虫。

……         ……

这是一个善良柔弱的女子哀怨凄切的哭诉,说自己如何如何地辛辛苦苦为丈夫持家,千难万难度过贫苦的日子;如今家境好起来了,自已也衰老了,于是丈夫另有新欢,把自己赶出门去;自己离开夫家时,如何难分难舍,因为割不断对往事的追忆留恋。诗中所描写的,是一个贤惠忍让的中国妇女的典型。

又如《卫风?氓》,叙写了一个女子从与丈夫结识到结婚到被抛弃的痛苦经历,一件件事情依次写来,脉络非常清楚。先是有一个男子笑嘻嘻地向她买丝,借机搭识。她答允了这桩婚事,在等待结婚的日子里,她常常登上颓墙盼望他。可是成家没几年,丈夫却抛弃了她。她愤怒地指责丈夫:

士贰其行!   你的行为却两样!

士也罔极,  男人每每心叵测,

二三其德!  三心二意坏思想!

又告戒其他女子不要轻信男子:

于嗟女兮, 好姑娘啊好姑娘,

无与士耽。 切莫迷他长得俊。

士之耽兮, 他若把你爱上了,

犹可说也; 想丢你时也得行;

女之耽兮, 你若把他爱上了,

不可说也。 要想甩开不可能!

这是被抛弃女子真实的心理,也可以说是对妇女被压迫的社会制度已经形成的血泪控诉。

有压迫就必然有反抗。《诗经》中也有女子不为强暴所迫,自述己志的诗篇,如《召南?行露》:

……         ……

谁谓雀无角?  谁说雀子没嘴角?

何以穿我屋!  怎会啄穿我家屋!

谁谓女无家?  谁人说你没成家?

何以速我狱!  凭啥使我进监狱!

虽速我狱,   虽然使我进监狱,

室家不足。   要想成家礼不足。

 

谁谓鼠无牙?  谁说老鼠没有牙?

何以穿我墉!  怎会打通我家墙!

谁谓女无家?  谁人说你没成家?

何以速我讼!  凭啥逼我来诉讼!

虽速我讼,   虽然逼我来诉讼,

亦不女从。  我也坚决不顺从。

又如《邶风?柏舟》:

……        ……

忧心悄悄,  满心烦乱如火烧,

愠于群小。  得罪小人我心焦。

觏闵既多,  受到痛苦既已多,

受侮不少。  遭到侮辱也不少。

静言思之,  痛心思痛细细想,

寤辟有摽。  双手捶胸气难消。

 

日居月诸,  请问月亮和太阳,

胡迭而微。  有时为啥不放光。

心之忧矣,  烦恼在心洗不掉,

如匪浣衣。  好比没洗脏衣裳。

静言思之,  痛定思痛细细想,

不能奋飞。  恨少翅膀高飞翔。

这些愤激的呼声,是《诗经》时代的女性对人与人之间尤其是男女之间自由、平等的呼唤,是对社会出现男女不平等制度的抗议,是对女性自主权利的强烈要求。可以说,在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已经提出了女性的地位问题、权利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5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