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努尔哈赤死后大福晋阿巴亥被迫“殉夫”  

2010-10-25 07: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努尔哈赤要大福晋阿巴亥“殉夫”吗?
后金()太祖天命十一年(1626),太祖努尔哈赤去世。就在努尔哈赤去世仅18个小时之后,他最宠爱的大福晋阿巴亥即被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这“四大贝勒”申斥其“罪过”后逼迫“生殉”。理由是努尔哈赤生前早有遗嘱:大福晋虽然年轻貌美,但心怀嫉妒,常常使汗王不快;如果留下,将来恐怕会成为乱国的根源,所以必须“殉夫”。
努尔哈赤有无此遗嘱,已无法考证。但是,按当时女真族人(皇太极于天聪九年即1635年改女真为满洲,以后简称满族,至今如此)的习俗,妻殉夫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爱妻;二是没有年幼的儿子。阿巴亥虽然符合前一条,然而她有三个儿子,分别为阿济格19岁、多尔衮12岁、多铎10岁,至少有两个幼子是事实,并不符合妻殉夫条件的后一条。同时,阿巴亥根本不相信努尔哈赤会有这样的遗嘱,她要据理力争。可是,四大贝勒坚决地告诉她:这是汗王的命令,他们纵然不忍心,不愿意,却不敢不从;而且,从殉的仪式都已经准备好了。到了这一步,阿巴亥还能怎么办?她只能屈从。
因为按当时的规矩,被确定为殉夫的当殉者,将盛装坐在炕上,众人对之下拜,然后以弓弦扣颈勒毙;若殉者不肯殉,众人将群起而扼之,至死为止。阿巴亥知道,如果她不屈从,她也只会被扼死。为了她的三个孩子,她只能表示屈从,同时哀求贝勒们照顾她的孩子,尤其是幼子多尔衮和多铎。她换上礼服,戴满珠宝饰物,接受众人之拜,还违心地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自12岁侍奉汗王,丰衣足食已26年;汗王恩厚,我不忍离开他,所以相从于地下。”
大福晋阿巴亥虽然“殉夫”而跟随努尔哈赤走了,可是,她的“生殉”原因却令后世颇多生疑。因为:
大福晋阿巴亥的生殉非同寻常。在清朝初期历史中,努尔哈赤诸妃,如侧妃博尔济锦氏、伊尔根觉罗氏、叶赫那拉氏、哈达那拉氏及庶妃兆佳氏、钮枯禄氏、嘉穆瑚觉罗氏、西林觉罗氏等俱为善终;继努尔哈赤之后的是皇太极,他死时,不论中宫皇后,还是麟趾宫贵妃、衍庆宫淑妃、永福宫庄妃,以及那些无名号庶妃,无一人相从于地下;顺治皇帝死时,虽有一名贞妃者从殉,但也不过是庶妃,而且从当时的文献记载看,贞妃的从殉,出于皇室意料,显然是不愿苦熬清宫的寂寞岁月而自愿从死。而大福晋阿巴亥从殉则不同,她既是地位高贵的“国母”,又有幼子尚未成年;对从殉,她“虽欲不从,不可得也”,是被强迫自缢殉葬的。这让人不能不猜测逼迫她生殉背后有限谋。
早在苦干年前,大福晋阿巴亥就经历了几次风波。努尔哈赤庶妃德因泽曾向努尔哈赤告状说:“大福晋曾两次备佳肴送与大贝勒,大贝勒受而食之;一次送给四贝勒,四贝勒受而未食。大福晋还一日两三次派人到大贝勒家,想是有什么事相议。大福晋自己也两三次深夜出宫院。”这样的事情令努尔哈赤虽然很不愉快,但他处理得很冷静。
当时的女真族与许多少数民族一样,还遗留有游牧民族的一些原始特性,如父死子娶庶母,兄死弟娶其嫂的传统习俗,努尔哈赤本人就从死去的族兄那里继承了嫂子表代。因为这,他自己也公开表示过,他死后由大贝勒代善继承阿巴亥,因为阿巴亥正值30岁的盛年,最是女人丰姿绰约的成熟时期,而努尔哈赤已经年过花甲,须发苍白。那么,阿巴亥出于对未来地位的考虑,即使现在就提前向身为储君的代善传情,原也在情理中。再说,拿贼拿赃,拿奸拿双,仅凭阿巴亥给代善送了两次佳肴,怎能算是通奸的确证,何况佳肴还送给了皇太极。所以,努尔哈赤虽然心中不满,并未对阿巴亥予以深究。
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妃,竟敢去诬告深受努尔哈赤宠幸、贵有三子的大福晋有暖昧关系,而且牵连着自领一旗,居参政“四大贝勒”之首,老汗王欲立为太子的大贝勒代善,背后一定还有某种政治背景,或者努尔哈赤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难以深究。这一切的发生,实际上都是爱新觉罗氏家权的权力之争。
女真族是在努尔哈赤时代才由他统一起来的。在发展势力的过程中,努尔哈赤建立了八旗制度。原来女真族壮丁凡出兵或狩猎组织队伍时,每十人择一首领,称为牛录额真。随着努尔哈赤势力的增长,到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就把每一牛录扩大为三百人,首领仍称牛录额真(汉语叫“佐领”),五牛录为一甲喇,首领叫甲喇额真(“参领”),五甲喇为一固山,首领叫固山额真(“都统”)。每一固山有特定颜色的旗帜,当时组织了四个固山,即分红、黄、蓝、白四种颜色的旗帜。到万历四十二年(1614),又增设了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固山,满语即“旗”的意思,所以八固山的建立也叫“八旗制度”。全部女真人分别编在八旗中。八旗制度是军政合一的制度,每旗固山额真由王贝勒担任,称为“旗主”,一般民人称为“旗下”。旗民“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无事耕猎,有事征调”。努尔哈赤在政治体制上以八旗和硕贝勒“共理国政”,即以八旗旗主分权统治的制度;在经济上则“规定八家但得一物,八家均分之”;军事上凡行军打仗亦以八旗旗主为统帅,各有统属,联合作战。这就必然形成八个政治、经济乃至军事上旗鼓相当的集团统治,也就必然会在汗位继承上导致“诸王争国”的恶劣后果。
当时的八旗旗主,是由努尔哈赤在发展势力的过程中逐步安排的,皇太极掌握两黄旗,代善掌握正红旗,阿敏掌握镶蓝旗,莽古尔泰掌握正蓝旗,所余镶红、正白、镶白三旗旗主,分别就是阿巴亥的三个儿子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这弟兄三人在分别只有19岁、12岁、10岁的时候,就成为拥有一旗,与诸兄并驾齐驱的权势很大的旗主,这与诸兄完全靠在战场上流血拼命、出生入死而成为旗主不同,是恃母亲受宠而得汗王厚赐。这当然令四大贝勒心中极为不满。
在努尔哈赤年事已高时,为汗位的继承问题已成为诸子侄中明争暗斗的焦点。因为阿巴亥的三个儿子所掌握的力量已经超过四大贝勒中的任何一个,这已经令掌握其他五旗的四大贝勒心中恐惧了,更要命的是,努尔哈赤临终之时,只有阿巴亥一人守在身边,她向诸位皇子传达老汗王的遗嘱是“多尔衮嗣位,代善摄政”。倘若如此,阿巴亥再以“国母”之尊联缀其上,那么其他几旗谁敢不服从,不畏惧!所以阿巴亥此言一出,立即遭到四大贝勒的断然否定。
四大贝勒敢于断然否定,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和硕贝勒共治国政,不但是努尔哈赤生前反复强调的,而且是书写成训示交给每位贝勒了的,白纸黑字,证据确凿。而所谓的临终遗嘱,除阿巴亥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证明,即使汗王真的是在去世前的昏迷中说了类似的话,也只能视为错误的命令,不可执行。但这个女人既然放出了所谓的“临终遗嘱”,即便不能把家族推向斗争的血海,也会埋下不和睦的种子,早晚酿成灾祸。而且,手握两旗的四贝勒皇太极的地位声望日隆,又怎肯将皇位让给还不懂事的多尔衮呢?即使是曾被宣布为继承者的大贝勒代善,此时也不敢与皇太极相争,而是听从其子硕托、萨哈连之劝告,力主由皇太极继承汗位。
如果不除掉阿巴亥,那么,身为后金国母,权倾朝野,且年富力强、精明机敏、胸怀大志,知晓皇太极、努尔哈赤及其后金军国核心隐密的她,待她的三个儿子长大成人后,有这个总挈首领的母亲,三弟兄就容易联合,而三人联合起来的力量十分雄厚,再加之所谓的“临终遗嘱”,后金政权就难以稳定。而倘若没有阿巴亥了,就容易使三个同母兄弟分离,难以形成联合的力量。所以,本来就与阿巴亥有宿怨的皇太极、莽古尔泰主张让阿巴亥“殉夫”,阿敏不反对,代善也不敢与之作对。所以,四大贝勒一致认为,大福晋阿巴亥没有别的选择,她必须死去,而死去的最好理由,就是“殉夫”。
由此可见,大福晋阿巴亥“生殉”努尔哈赤不太可能是努尔哈赤的遗嘱所命,而是四大贝勒从自己个人利益及后金政权稳定诸方面考虑的“一致决定”。她的“被迫殉夫”反射出受新觉罗家族在始建后金政权后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皇权之争。
不过,皇太极虽然逼死了阿巴亥,夺得汗王之后却恪守了对阿巴亥“恩养”多尔衮兄弟的承诺。他扶持小自己二十多岁的兄弟多尔衮、多铎作了镶白旗和正白旗旗主,将两白旗纳入自己的保护和控制之下。而后,皇太极以兄长国君的身份,对多尔衮百般拉拢提携,经受政治和军事的锻炼,使多尔衮在24岁时即被封为和硕睿亲王,26岁时授命大将军,统兵攻明,成长为大智大勇、军功卓绝的青年统帅。
  评论这张
 
阅读(89988)|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