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历法之争对康熙的刺激和影响  

2011-01-24 08: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法之争对康熙的刺激和影响
 
康熙爱好读书,据他自己说,他自5岁开始读书,至老不倦。他读书涉猎的范围很广,从中国的四书五经、词章、历算等传统文化到西方的天文、地理、医学、几何等自然科学知识,无不进行研读。康熙是历代帝王中最重视自然科学的皇帝。
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进入北京。与历代改朝换代的情形一样,刚入关的清王朝也立即进行“改正朔”,即以新帝国君主名义颁行新的历法,以使天下明白新朝代表天意。清廷拒绝了明朝钦天监官员进献的新皇历,下令由参与编译过《崇祯历书》的耶稣会士汤若望主持编造新历。顺治二年,新历以《时宪历》名颁行天下,汤若望也被任命为钦天监监正官,成了第一个担任这个职务的洋人。
鳌拜专权时,“于涉天之学本不甚深”的杨光先告发汤若望的新历法不准,用妖言邪说惑众,是大清朝的隐患,甚至还偏激地说:“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虽然鳌拜根本弄不清历法争论的是非曲直,但因为不满意顺治推行的比较开放和进步的政策,对顺治所重用的传教士抱着敌意,而杨光先狭隘的排外心理和守旧心理,正合鳌拜的心意,于是汤若望及其助手南怀仁,以及赞成西洋历法的钦天监官员李祖白等人下狱并被判处死刑。幸亏孝庄太皇太后出面干预,传教士们才幸免于难,而李祖白等五名中国官员仍被处决。
康熙七年(1668年),已长大成人的康熙与鳌拜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在历法这一敏感问题上首先表现出来。当时,任钦天监监正的杨光先的历算知识甚低,又盲目排斥西法,监内工作一片混乱,屡次错测节气时日,错报日月食的时间,而鳌拜仍回护掩饰已闹得满城风雨的杨光先的错误。康熙决定让杨光先与汤若望的助手南怀仁进行实地试验,预推正午日影所止之处,以决胜负。在王公大臣们的监视下,经过十一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三次实地测验,南怀仁均推测无误,而身为监正官的杨光先却都有误差,又讲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康熙又命南怀仁审查杨光先所订历书,结果查出了置闰的错误及一年内误置两春分、两秋分的错误。为进一步验证南怀仁的意见,康熙又安排了立春、雨水两个节气以及月亮、火星、木星运行的五项测验,令王公大臣们共同观察,结果,南怀仁所言“逐款皆符”,而杨光先“逐款不合”。历法争议的结果,传教士得到胜利。康熙罢免了不学无术的杨光先,起用南怀仁为钦天监监副,重新颁行了《时宪历》。
少年康熙对历法争议这件事深有感触。他想,自己对西洋的学问浑然不知,又怎么能明察是非呢?从此,康熙开始了对数学、天文学、音乐等学科的学习,在南怀仁的推荐和引进下,康熙专门任用了一些挟带着科学技术或艺术才能的传教士做他的老师。
康熙在兼通中西天文历算后认识到,中国传统学术已失其初始之精密,一因理论及方法不同,二因仪器有待改进。为此,康熙面谕南怀仁进讲所制天文仪器及先前教士所传诸器的构造原理及用法。根据法国传教士白晋(J·Bouvet)所著《康熙皇帝》的记载,1673年—1674年,康熙命南怀仁进讲天文仪器之际,还讲几何学、静力学和天文学,为此特编一些易懂的书籍。1688年,康熙下令将白晋等人献上的30箱天文仪器、数学仪器、天文钟等置于宫内御室中;又传旨白晋、张诚等攻习满语,学成后,“或每日,或间日授讲西学,并谕日讲内廷,将授之学翻译清文成帙”。
康熙在学得天文历算的基础知识并了解当时天文学的最新研究成果的同时,还学会了使用天文仪器。他经常练习这些仪器的用法,外出巡行时也抽时间进行天文观测和大地测量,有时测量山高,有时又测算两地的距离。当白晋把路易十四之子梅纳公爵送给他的测高望远镜转呈给康熙后,康熙非常欣喜,除平时在宫内亲自使用外,外出时还令人随身背着,用以实测,他熟练的操作和准确的测算常常使得在场的朝臣惊叹不已。通过不断地学习和实践,康熙对天文学知识有了较深入的了解,他甚至能对钦天监天文推算中出现的错误进行指正。“天文历法,朕素留心”,这话并不是自诩之言。康熙还主编了《历象考成》,彻底抛弃了已过时的小轮体系,改用地心系的椭圆运动定律和面积定律。
数学也是康熙非常爱好的学科。他先后师从南怀仁、张诚、白晋,学习了几何、代数、三角等课程。1690年初,康熙传谕白晋、张诚等用满语进讲欧几里得几何学原理,并要他们用满语编写几何学运算纲要和习题集。康熙兴致勃勃地学习几何,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有时他听不懂教师的讲解,便反复请教。白天他与教士度过二三小时,听讲和讨论,晚上还要自学和做习题,第二天清晨又传旨叫老师进宫为他检查作业。第二年又下令将满文几何学译成汉文,并亲自校订译稿。他每天听课、复习、发问,并亲自绘图,练习计算及运用仪器,进行实际测量计算,不到半年他就熟练地掌握了几何学原理。康熙又在畅春园内蒙养斋首创算学馆,征召了一批人至京加以培养,“亲临提命,许其问难如师弟也”。
在朝廷推动和康熙学风影响下,教学研究蓬勃发展起来,出现了一批数学家,当时数学研究以整理研究西算为主,由于西算书籍不多,康熙便令算学馆的梅彀成、陈厚耀、何国宗、明安图等学者,将明末以来传入的各种西算讲义进行系统研究整理。他亲任主编,编修了大型数学类书《数理精蕴》。《清圣祖实录》说,“所纂之书,每日进呈,上亲加更正焉”。这是一部代表我国当时最高数学水平的数学百科全书,它不仅集西算输入大成,也收集了当时的中算传本,内容涉及了初等数学领域的各个方面。
《数理精蕴》及在此之前之后编修的《历象考成》、《律吕正义》三书合璧为一百卷的《律历渊源》,以康熙御制名义颁行,流传很广,影响很大,是清代学习天文数学的必读之书,也是西方科学知识在中国的传播之书。在中国科学史上,康熙在天算方面的研究及其贡献上,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实际上是对西方派科学事业的继承和实现。
康熙在中国科学史上要大书一笔的是他亲自领导和在他指挥下所进行的测量绘制《皇舆全览书》的工作,这是历史上的一大壮举。清代以前,我国地图绘制虽有很多成就,但因科学水平有限,没有明确的地球概念,因此绘制的地图都是平面图,计算里程不能准确地反映地球表面的曲率。加上缺乏世界地理知识,对中国的地理位置不能正确表示。16世纪欧洲人绘制地图,已知用经纬度线方法进行测量,传教士利玛窦来中国,极重视实地测量之法,开中国以科学方法测绘地图之先河。康熙对此十分重视。1689年,清政府代表团与沙俄在尼布楚谈判时,康熙深感缺乏精确的地图,就会给侵略者以可乘之隙。为了统一全国巩固边疆,康熙从那时起就酝酿绘制一幅既全面又精详的全国地图。《尼布楚条约》签定后,张诚以亚洲地图进奉皇帝,康熙大悦。以后,康熙几次御驾亲征蒙古,游历满洲,巡幸江南,皆带张诚并携测量仪器,随时随地测量经纬。此时,康熙已有了测量全国的计划。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全国统一大业已经巩固,政治日益安宁,技术条件已经具备,于是他下令进行一次长达多年的大规模的地图测绘工作。这次测定无论在规模和科学性上,都是史无前例的。为此,康熙聘请了一些西方传教士如雷孝思、白晋、杜德美、麦大成、潘如、冯秉正、德玛诺、汤尚贤等,分赴全国各地,协助中国学者明安图、何国宗等进行工作。这次测绘东北至黑龙江以北,北至蒙古,西南至西藏,东南至台湾。康熙钦定以工部营造尺为标准,采用当时先进的大地测量术和用经纬度模型投影的绘图的方法,测量人员跋山涉水,历尽艰辛,在各省督抚、将军和地方官的全力协助下,到1717年,图成。次年,经康熙审定后,由白晋、雷孝思、费隐同中国官员一道,汇为总图一张、各省分图一张。
康熙亲自主持的这次全国大地测量,是世界上第一次在如此广阔的国土上完成的全国性三角测量。在这次测量中,发现经度长度上下不同,证实地球为扁圆。当时,英国科学家牛顿持地球扁圆说,法国科学家卡西尼持地球长圆说,双方争持不下。康熙主持的中国大地实测所得结果,有力地证实了牛顿的观点是正确的。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二月十二日,康熙在对内阁的谕示中说:“《皇舆全览图》,朕费三十余年心力,始得告成。”这个用西法勘测绘制的一百四十万之一的地图,不仅是中国科学史、文化史上的大事,也是世界地理学史上的大事。
在这次大地测量中,康熙对地理调查几乎入了迷。每到一处,他都能慧眼发现一些新问题。1696年,他在沙漠行军中,发现沙漠里有些海蚌甲壳,这引起他对沙漠地区的地理变迁的联想与推测,他在《几暇格物编》中说:“瀚海一望斥卤,无溪涧山谷,而沙中往往见螺蚌甲,蒙古相传云:当上世洪水时,此皆泽国也,水退而为沙滩耳。因思八卦之位坎居北,故天下水源大恒从北来,……洪水之说近似有理,录之以补前人所未发。”研究塞外沙漠地区在地质地貌上的历史变迁,提出沙漠之中的某些地区曾为泽国,康熙应是较早的一个。康熙还对地磁作过一些测验,他在《几暇格物编》中说:“定南针所指必微有偏向,不能确指正南,且其偏向各处不同,而其偏之多少亦不一定,如京师二十年前偏三度,至今偏二度半,各有或偏西或偏东,皆不一。惟盛京地方是正南,今不知改易否也。”这与近代地磁研究关于磁针在不同纬度与地平面有一定倾角的理论是一致的,而且还知道地球磁场不是不变的,是随时间的变化而发生的。
康熙在医学上也有贡献。他督促传教士们在皇宫内试制了一些西药,又下令将这些药装在用金银制成的旅行药壶里,时常作为御药赏赐给臣下。有一次,康熙得了疟疾,御医们都束手无策,幸亏服用了传教士进献的奎宁才转危为安。自此,康熙对西医西药更加信服了。他素来信任的曹寅得了疟疾,康熙派驿马星夜赶送奎宁。他还在信中嘱咐,如果不是疟疾,万不能用此药,要特别当心南方庸医用补剂伤人。可见,康熙对中西医学都留意学习。据张诚的记载,康熙告诫传教士们只准在家中翻译西方著作,不许带到衙门里去;康熙定名为《钦定各体全像》的巴多明翻译的人体解剖学也只准留存内府,生怕传出去有伤风化。虽然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康熙对西方医学的爱好只能达到这种程度,但在当时的时代已经够难得可贵了。
康熙对音乐美术也很感兴趣。根据白晋回忆,康熙曾经学习过西洋乐理,能演奏西洋乐器。他仿效法国科学院,在宫中建立了有画家、雕刻家、制造钟表和天文仪器的工匠等人参加的科学院,还举办过西方美术作品展览。他兴趣高雅,善于识别绘画的不同风格,他还下令科学院的成员随时将作品呈送给他观看。
康熙博览群书,又善于学以致用,在封建帝王中是一位思想开明、多才多艺的佼佼者。遗憾的是,他对于西方科学文化知识的学习还仅仅停留在个人的爱好阶段,并未影响到他治理国家的决策,从而也使中国在西方蒸汽时代来临时错过了发展科学的最好时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