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应当为“改良主义”平反  

2011-07-11 08:1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良主义”考辨

 

    有的同志认为,“改良主义从一开始就是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对立物而出现的,是资产阶级用来代替社会主义革命的”。“改良主义是相对于马克思主义而言的,它具有特定的阶级实质和时代特征”。“所有的改良主义都是妄图使历史车轮倒转,是只具有反动性质的事件”。 (1)

    对“改良主义”的这种认识,在理论界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国内比较有影响和权威的《辞海》(新版本)对“改良主义”的释义就基本上是持的这种观点,抄录如下:

        改良主义:主张在不触动资本主义基础的范围内逐渐实行微小的社会改良;反对革命的一种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潮。十九世纪中叶,流行于资本主义发达饺早,阶级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英法两国。随着垄断资本主义的形成和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广泛传播于资本主义各国。改良主义者害怕革命斗争,宣扬阶级调和;把资产阶级的国家描绘为超阶级的工具,把资产阶级的民主伪装为全民的民主。由于各国历史条件的不同,他们所主张采取的改良措施也不同。在工人运动内部,由于工人贵族阶层的形成和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也不断出现改良主义思想,宣扬在资本主义统治下,只要通过资产阶级议会的道路,扩大所谓民主,实行大企业部门“国有化”或“经济计划化”等就能实现社会主义。此外,在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一些主张实行局部改革而不能触动原有社会制度基础的思想,也被称为改良主义,在初期有一定进步意义。(2)

    我们认为,上述关于“改良主义”的释义是不全面的。“改良主义”虽然包含有资产阶级为了抵制社会主义革命而进行所谓社会改良的内客,虽然因资产阶级而出现,但不一定就只是指“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才有的思潮,而且不一定就是“害怕阶级斗争”。兹不揣浅陋,考辨如下。

                  (一)

    先从“改良主义”的词源上进行词义考证。“改良主义”这个词,是在工人运动兴起之后的近代由西方引进的,在西方英、俄、德、法等语言中,“改良”和“改革’以及“改善”、“改进”等是同一个词。英语为reform,俄语为Pe}opma ,德语为Re-f orm,法语为reforme,因而“改良主义”英语为reformism,俄语为Pe }opm iiam,德语为Reformismus,法语为ri-'formisme,可知“改良主义”也完全可以译为“改革主义”,或是“改善主义、改进主义”。但是,由于历史已经造成了习惯,本文从习惯用法,仍称为“改良主义”。

    现代汉语的词汇是丰富的。改革、改良、改善、改进这四个概念词的释义大同小异。据《现代仪语词典》的释义,“改革”,是指“把事物中的旧的不合理的部分改成新的,能适应客观倩况的”;“改良”是指“去掉事物的个别缺点,使它更适合要求”;“改善”是指“改变原有情况使好一些”;“改进”是指“改变旧有倩况使有所进步。可知改革、改善、改良、改进是同义或近义词,都是指的“使其变化,有所改进”的意思。这也证明“改良主义”并不是不可以称之为“改革主义”甚或“改善主义”、“改进主义”。这四个概念词之间有没有区别呢?如果仅从释义上看,“改革”似乎是指程度更深一些,范围更大一些,影响更广一些的变化。那么,用以专指社会变化的“改良主义”,更应当称为“改革主义”才准确。但是,由于多年来对“革命”以及类似词汇的宣传和灌输,人们习惯地把“改革”当成了褒义词把“改良”当成贬义词。那么,本应被译为“改革主义”的词汇,因为所反映的是一种被“批判、否定”的社会思潮,因而被译为和称为“改良主义”,也只是一种历史的误会罢了。

    古代汉语的词汇没有现代汉语的词汇丰富。“改良”这个词不见于古代汉语,而“改革”这个词在古代汉语中早已有之。如《后汉书·黄琼传》载,“琼复上言:‘覆试之作,将以澄洗清浊,覆实虚滥,不宜改革。”这里的“改革”显然是改去、革除的意思。古代汉语中对“改革”二字,更多的时候是分别使用的。古代汉语中最早谈到“改革”问题的书是《易经》。《易·井》云:“改邑不改井。”《易·革》云:“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疏》:“革其王命,改其恶俗。又曰王者相承,改正易服,皆有变革,而独举汤武者,盖舜禹禅让,犹或因循,汤武干戈,极其损益.故取相变甚者,以明人革也。”又云:“革者,改变之名也.此卦明改制,革命,故名也。”可知古人所说的“革”,包括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革”是指革命。古代认为帝王受命于天,故称朝代更替为“革命”。狭义的“革”是指改制,即在原政权基础上进行制度、政策调整。而在现代汉语词汇中,“革命”和‘改革”这两个概念词已经有了更为广泛的含义,区别也似乎更加明显。我们通常所说的“革命”,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概念,而是一个多义的概念,可以从不同的意义上理解它,使用它,它至少包含有这样几种词义:1. 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历史变革,即所谓“政治革命”,这是“革命”这个概念的本义;2.社会生活某一领域中发生的重大的、具有划时意义的变革;3。组织和建设新的社会经济制度,这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所特有的内容,是“革命”这个概念的深化和最直接的延伸;4。实现革命任务的方法:5 .一种积极进取,奋发向上和奋不顾身的精神状态,即所谓革命精神。而“改革”,是指把事物中旧的、不合理的部分改成新的,能适应新情况的变革。与“革命”比较起来,最主要的区别是它是一种渐变,而不是一下子破旧立新的突变。改革不同于革命,它是“趋向于改善的一个步骤”。 (3)改革也不同于保守和反动。保守是维持现状,反动是反对进步,是反动阶级的特征。“改革”与“革命”之间也还有联系,上述”革命”概念中的第2、3. 4. 5种含义,如果用“改革”来表述,也并非绝对地不可以。

    “主义”这个词在古代汉语中出现过。如((史记·太史公自序》载:“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不顾其身,为国家树长画。”《现代汉语词典》对“主义”一词的释义是:“1.对客观世界,社会生活以及学术问题等,所持有的系统的理论和主张,如马克思主义、达尔文主义、现实主义、浪漫主义。2。思想作风:如本位主义、自由主义、主观主义。3。一定的社会制度、政治经济体系:如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因而有人把“主义”一词归为“汉语外来词”,并考证源于日本,意译英语Principle。(4)这也可以证明,“改良主义”属于汉语外来词。

    以上考证可以证明:把“改革”的同义词“改良”与“主义”结合起来组成一个新词组后,这个新词组的含义应当是指一种主张对社会、对事物不作根本变动,而在原有社会、原有事物的基础上,只对其中的某些部分进行改造和调整,使之能适应新情况并维持原有社会、原有事物的基础性质的一种思潮和理论。至于它是进步的或是反动的,必须放到具体的历史条件下来进行考察。

    现在的问题是:“改良主义”究竟是不是专门词汇,有没有特指内容?

                  (二)

    “改良主义”这个词的出现,的确是有它的特指内容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它还具有特定的指称对象和时代特征。

    十九世纪中叶,在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同时,主要代表小私有者利益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各种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派别也出现了,如法国的蒲鲁东主义,英国的工联主义等。他们主张把资本主义社会分出“好”的和“坏”的两个方面,力图改革“坏”的,保留“好”的。实际上是幻想有一个小生产者永世长存的太平盛世。他们主张斗争的方式是与资本家“合理”谈判,达到“劳资两利”,反对运用“残酷的阶级斗争”作为斗争手段。这些主张和思潮,实际上就是“改良主义”。但是马、恩没有专门对“改良主义”进行论述。他们对改良主义的批判,一般使用的是“蒲鲁东主义”、“机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等等。最早使用“改良主义”这个词的是列宁。列宁所处的时代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这是因为,在俄国,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问题已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政权问题是不是革命的根本问题,要不要夺取政权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等问题上,布尔什维主义与形形色色的改良主义发生了根本分歧。从这一背景来看,“改良主义”这个词的产生和使用,的确是有特定的指称对象和时代特征的。这大概就是今天某些同志对“改良主义”一词产生误解的原因所在。

    那么,列宁对“改良主义”一词的使用,是不是就汉仅限于这个词初创时所具有的“待定的阶级内容和时代特征”呢?回答却只能是否定的。

                    (三)

十月革命胜利之后,工人阶级已经掌握了政权,国家的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列宁以他渊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和丰富的革命斗争实践经验,对“改良主义”作了全新的论述。他认为在剥削制度被推翻以后,“革命”与“改良主义”的关系已经不再对立,不仅可以相容,而且必须用改良主义的方法去完成新的革命任务。这就是“革命的改良主义”。作为一个新的概念,这在马克思主义文献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列宁在《论黄金在目前和在社会主义完全胜利后的作用》这篇重要文章里,用了很大的篇幅专门论述“革命的改良主义”。他说:“目前我国革命的新东西,就是在经济建设的根本问题上,必须采取改良丰义的,逐渐的,审慎迁回的行动方法”。在整个革命的全部胜利的进程中,在某一领域采取了许多最革命的行动之后,又“转而采取非常‘改良主义的’措施”,从理论上解释,只能认为“这是解决任务的一种革命办法”。列宁分析说:从“1921年开春以来,我们提出(还不是已经‘提出,只是刚刚‘提出’,并且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完全另一种改良主义式的办法,来代替原先的行动办法、计划、方法、制度。所谓改良主义式的办法,就是不摧毁旧的社会经济结构——商业、小经济、小企业、资本主义,而是振兴商业、小企业、资本主义,审慎地逐渐地掌握它们,或者说,只是随着它们振兴的程度而使它们有可能受到国家的调整”。列宁认为,与原先的革命办法比较,“这是一种改良主义的办法”。这种办法与革命办法的区别就在于,“革命是一种最基本最根本地摧毁旧事物的改造,而不是尽可能少破坏地、审慎地、缓慢的、逐渐地来改造旧事物”,列宁针对“改用改良主义方法”之后,孟什维克和类似他们的人以为这是“根本宣布革命是错误的”,“是证明根本不应该从革命开始,而应该从改良开始,并且只限于改良”的错误认识而论述说:“对于一个真正的革命家来说,最大的危险,甚至也许是唯一的危险,就是夸大革命性,忘记适当地和顺利地运用革命方法的限度和条件。真正的革命家如果一开始就大书特书‘革命’二字,把‘革命’奉为一种神通广大的东西,丧失理智,不能最冷静最清醒地考虑、权衡和检查一下究竟应该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什么场合采取革命行动,应该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什么场合转而采取改良主义的行动,那他们就最容易为此而碰得头破血流。真正的革命家,如果失去清醒的头脑,一心设想什么‘伟大的、胜利的、世界的’革命,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都能够而且应该用革命方式来解决种种任务,那他们就一定会遭到毁灭。”列宁分析革命和改良的关系在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之后会发生变化,并认为这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他说:“只有马克思主义才精确地规定了改良同革命的关系,然而马克思只能从一方面,即只能从无产阶级还没有在一个国家多少取得一点巩固的、持久的初次胜利的情况下看到这种关系。在这种清况下,正确关系的基础就是把改良看作无产阶级的革命阶级斗争的副产品。对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来说,这种关系是无产阶级革命策略的基础,是无产阶级革命策略的起码常识,而第二国际的变节领袖以及第二半国际的半迂腐,半狡猾的骑士们却歪曲和抹杀这种起码常识,无产阶级即使在一个国家取得胜利以后,改良同革命的关系也还会产生一种新内容。在原则上虽然和从前一样,但在形式上却已发生变化。这种变化马克思本人当时是预见不到的。这种变化只有依据马克思主次的哲学和政治学说才能认识到。”(5)

列宁的上途论述,分析了马克思主义关于革命和改良的相互关系,确认了“不摧毁旧的社会经济结构”的改良措施即是改良主义的办法,指出了夸大革命性,忘记适当地和有效地运用革命方法的限度和条件的危险性。在当时,怀疑和否定革命的改良主义的,主要来自夸大革命性的左倾幼稚病。可以看出,列宁并不是随随便便把改良主义塞到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和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来的,而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学说的基本原理,研究了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以后革命和改良的相互关系的变化,总结了苏维埃俄国四年来的实践经验以后才提出来的。列宁的精辟论述,贯穿了这样一个思想:只有实行改良主义,才能使胜利了的无产阶级彻底完成建设社会主义新世界的任务。这样的改良主义就是革命的改良主义。

    遗憾的是,十月革命胜利后不久,列宁因病去世。他的关于“革命的改良主义”的思想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展开、发挥,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更详尽、更充分、更全面的论述。关于“革命的改良主义”的论述,在内容和篇幅上,较之他过去因为斗争需要而批判“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论述,相对太少,因而未能引起更多同志的重视。但是,关于“革命的改良主义”的基本思想,在列宁甚至在斯大林的一些著作中有过表述却的确是事实,只是由于没有充分展开,尚未引起人们的足够注意罢了。可是有一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的,即列宁已经明确指出,改良主义不是资产阶级所独自具有的东西,无产阶级也应当具有它,并且利用它去完成新的革命任务。

                  (四)

    对改良主义应该作历史的、具体的分析。

    首先,改良主义常常是革命的先导。不可能设想,各种社会革命的学说不经过改良主义阶段而一开始就是暴力革命学说,如不可能设想,中国的民主革命不经过康有为、梁启超的改良主义而一开始就是孙中山的武装起义;不可能设想,中国的新文化运动不经过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而一开始就是陈独秀的《文学革命论》。反对改良主义的,首先不是革命党,而是反动阶级,例如通缉康有为杀害谭嗣同的不是孙中山而是慈禧太后。随着改良主义的行不通,随着革命的深入,改良主义的理论和改良主义者们会发生分化。有的转为激进的革命立场,有的妥协,转向保守甚至反动。当改良主义作为革命运动的先导的时候,即当改良主义旨在进行改革维新的时候,它是进步的;当改良主义反对革命者的革命方针、成为革命运动的阻力的时候,它就是反动的了。

    其次,我们在本文的开头曾探讨了改良主义的词源.应当指出,词汇的含义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既要看它的历史,又要看它的现状,要把每个词完整的科学的含义同人们习惯的通俗用法和省略用法区别开来。如 “国民党”这个词,习惯用法是指反革命,但作为一个历史名词就不能这么理解。我们党从来没有提出过“打倒国民党”的口号。1946年中国内战开始后,我们党提出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消灭顽军即顽固派,而不是笼统地提出打倒国民党。对改良主义也应作如是观。当然,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改良”井不坏,“主义”无褒贬,但是“改良”和“主义”构成一个新词后,意义就发生了变化。正如“主观”、“客观”这些词不含褒贬,但“主观”和“主义”结合就有了贬意一样。这就是说,每个词词义的褒贬等感情色彩的变化,应承认其历史环境及每个词的遭遇所形成的新的约定俗成。但是,这种新的约定俗成又往往造成“历史的误会”和误解,如刚才我们说的“国民党”,其他还有“孔孟之道”等等,也还有个“正名”问题。

    再次,在对改良主义的评价和态度问题上,长期以来,我们受到斯大林们“左’的影响甚大,当然也与我们长期以来的“左”的意识有关。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的《辞海》关于“改良主义”的释义就有这种痕迹。过去,苏联人一直认为改良主义比反革命还危险,我们则一直认为改良主义和反革命是一丘之貉。现在看来,对改良主义派别,在政策上应同对反革命有本质上的区别,应是该联合的联合,该教育争取的教争育取,该求同存异的求同存异,而不是有我无你,你死我活。尤其不能把革命阵营内部和统一战线内部的改良主义跟敌对阶级的瓦解破坏等同起来,拒绝同改良主义派别合作。对同盟者一律按工人阶级先锋队的理论标准来要求,这妨碍我们广交朋友。

    又再次,改良主义作为一种斗争的形式或策略,是进步的还是反动的,不能一概而论,必须具体考察当时的社会状况之后才能下结论。但是,一般说来有两种情况:

    当社会革命的历史条件不成熟的时候,改良主义作为一种斗争形式其作用是积极的,应予基本肯定。特别重要的是,社会革命的历史条件不成熟的情况占据了人类阶级社会进程的绝大部分时间。在社会形态相对稳定的历史条件下,社会的进步只能靠不断改良去推动。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剥削阶级制度被推翻之后,无产阶级掌握了国家政权,井且基本上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以后,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进行社会经济建设,不需要也不应该再从根本上改经造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时,旧有的生产关系的代表资产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已经消灭,社会的发展一般不再同激烈的阶级对抗相联系.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经济基础的巩固,上层建筑的完善以至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都应当而且只有通过改良主义的斗争形式去完成。

    当社会革命的历史条件已经成熟,用暴力手段已成为不可避免的时候,再坚持用改良主义作为斗争手段,其作用是消积的,应予否定。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一般就是如此。但也有例外。比如资产阶级通过自上而下的改良主义形式实现社会革命,就有成功的例子。十九世纪欧洲的俄国、普鲁士、奥地利,都没有经过夺取政权的国内战争,而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改良实现了由封建制度向资本主义制度的转变。一八六八年日本的明治维新也是如此。所以列宁曾指出,“自由资产阶级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客观任务正是这样:即用合理的让步作为代价来保存君主制和地主阶级,这个任务能不能实现呢?这取决于客观情况。马克思主义者不能认为这个任务是绝对无法实现的。”(6)历史证明了列宁论断的正确性。

    在改良主义的产生这个问题上,过去一直认为是共产主义运动的敌人为了欺骗无阶级而发明的。然而,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哪一个改良主义理论家是敌人象派遣特务那样派到革命人民中间来的。我们认为,改良主义是由于不同阶级或阶层在改变现状的要求和态度上的不同而产生的,是在改变现状的过程中,各种力量的不断变化(在革命力量方面是分化)而产生的,改良主义不仅产生于被压迫阶级,也可能产生于统治阶级,因为统治阶级内部也有泡狗俄狗、大狗小狗的区别,也有开明派守旧派的区别。一些饿狗小狗由于对饱狗大狗的不满而提出某些改变现状的要求;一些开明派为了缓和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也会主动地提出改革要求。他们意识到,自己不搞改良主义别人就会搞革命主义。他们搞改良主义不是为了欺骗别人,而是想通过自身的改良拯救自己。这种改良主义,对社会进步是有益的。又如民族资产阶级有两面性,也会出现改良主义。在反对旧制度旧势力的斗争中,既然存在着要求和态度的不同,当然也存在着坚定性和彻底性的差别。有的满足了,有的妥协了,有的被收买了,有的投降了,等等。有些妥协投降派,往往用改良主义作舆论。这祥一来,革命党人就不得不和他们进行斗争,列宁反对改良主义的斗争就属此。

    在分析改良主义的危险性方面,我们也受了前苏联的影响,强调得有点过头,常见有“不反对改良主义革命就不能前进”等论断。其实革命的前进与后退,不取决于同改良主义的论战。实践是最雄辩的裁判者。至于那些投降派改良主义者,他们都是软骨头,成不了什么气候,他们都是自己把自己戳穿了的。

    在反对改良主义问题上还有一种“左‘的理论,说改良主义受到资产阶级的赞同,所以是反动的,是背叛无产阶级云云。我们认为,对统治阶级的赞同要作具体分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并不是在任何问题上、任何条件下都是针锋相对的。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某些要求的赞同,有时是迫不得已,有时是“二害相权取其轻”,有时是对双方都有利,如此等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殖民地国家纷纷宣布独立,帝国主义各国也纷纷承认。朝鲜战争,美国同意了我国关于停战谈判的建议。殖民地国家不能因为帝国主义赞同他们独立而不独立,我们不能因为美国赞同停战而不谈判。

    在我们党内,我们常常把革命的改良主义当成右倾机会主义来批判,而把一些“左”的东西当成正确的革命路线。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吃的亏是非常之大的。因此,重新研究和认识改良主义,不仅有重大的理论意义,也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注:

[1]邓广铭、张希清《论改革、改良与改良主义的区别》(见《光明日报》1980年8月26日);邓广铭《王安石——中国十一世纪时的改革家》。

[2] 《辞海》第1080页,上海辞出出版社1979年版。

[3]《列宁全集)第16卷349页。

[4]《汉语外来词词典)第408页。

[5]《列宁全集》第33卷第86-93页。

[6]《列宁全集》第12卷第Il9 9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