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立此存照:对领导决定撤消《文史杂志》发几句杂音  

2011-08-01 10:2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此存照:对领导决定撤消《文史杂志》发几句杂音

 

 

现在的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单位:由早已过了退休年龄的“老人”掌控,心就早已经不在这里,且经常不在岗,靠遥控指挥,所以是一个根本没有公正、公开、公平可言的单位,所有的决策都缺乏透明度,干部和群众得不到信息,有问题和看法也找不到地方反映,其实即使反映了又有谁理你哦!群众不知道领导在忙啥,干部职工有没有上班也没有人过问。机关状况就是如此,还谈何事业的发展!其实,这是当今中国机关的通病,是人治的必然结果。

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和短缺,既看不到文件也听不到传达,所以,我只能说,从非正常渠道得知这个消息:两个牌子,实为一个单位的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已经基本决定——停办自1985年就创办至今的公开刊物《文史杂志》。

作为一个长期在文史馆工作并在《文史杂志》当了多年编辑的老人,我忍不住要对这个错误的决定发几句杂音。

我万分清楚:像我这样因为不听领导的话而已被机关冷落了十年,只拿工资不做事(忍不住又要说一句:还是共产党好啊!)即是已经被毫不犹疑地抛出得利群体的有独立见解的思考者,现在说的话是根本不会有人听,更不会影响领导的决策,只会更加让领导讨厌;但是,我还是要说,而且要立此存照,让历史来证明他们的决定是错误的。

据说,停办《文史杂志》的决定,是根据中共中央和国家新闻出版署的文件精神,即今后的报刊应该主要由集团经办,现在所办的发行量小的、影响力小的报刊应该采取停、转的方式,合组成新的报刊经营集团或者划归已有的报刊经营集团。

我以为,中共中央和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报刊改革的这个文件精神,是正确的。中国现在出版和发行的报刊,的确太多太滥,需要整顿,需要调整,需要停、转部分报刊。

但是,我相信,中共中央和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报刊改革的文件,所指的需要整顿的报刊,应该主要是行业内部的、生活类的、娱乐类的,因为这些报刊,有许多早已成了文字垃圾的制造者,确实需要整顿和停、转。我相信,中共中央和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报刊改革的文件,一定给进行学术研究的报刊留有余地。众所周知,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兴盛,知识和文化是前导,进行学术研究的报刊,例如大学的学报、专门领域的研究,等等,虽然发行量不大,却不能认为影响力也小。

好在,中央的精神是封锁不了的。从《中国新闻出版报》2011年7月26日刊发的报道中,我读到了如下的报道:中央关于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虽然提速了,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关政策并没有对资源整合实行一刀切。“19号文”的确是规定了,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报刊编辑部原则上不单独转制,区别不同情况并入其他新闻出版传媒企业或予以撤消。但是,“19号文”同时还强调:科研部门和高等学校主管主办的非独立法人科技期刊、学术期刊编辑部,另行制定具体改革办法。

而《文史杂志》,正是这样一个类似于科研部门和高等学校主管主办的非独立法人科技期刊、学术期刊的进行学术研究的杂志。它现在需要的是保护、扶持、发展,而不是停办。即使以后会怎样,也需要等待“另行制定具体改革办法”的出台,而不是现在的匆忙停办。

《文史杂志》是四川省文史研究馆主办的学术研究杂志,说得形象些,它是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对外展示自己的窗口,对文史研究馆的存在、工作、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众所周知,文史研究馆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为安排德高望重的老年知识分子,而由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主席、周总理亲自提议建立的一个机构。国家的有关文件明确规定:文史研究馆不是政府机关而是由政府直接管理的事业单位。几十年来,虽然当初的那批名儒耆学已陆续逝去,但是党和政府始终关注着文史研究馆的发展及其工作,改革开放以来又特别是十六大以来,文史研究馆工作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各项事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强劲势头。

文史研究馆既然是事业单位,它就与学校、社科院这样的事业单位相类似,是有自己的工作任务的。文史研究馆的任务是:团结和组织有文史艺术专长并有名望的老年知识分子开展文史研究、文化艺术创作和建言献策活动,弘扬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工作。因此,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敬老崇文、尊贤尚德,坚持统战性、荣誉性、学术性,都应该是文史研究馆的工作。在全面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包括中央和各省市的33家文史研究馆是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的。而“学术性”,正是文史研究馆之所以存在并且在新时期需要发展的支撑点。

文史研究馆的“研究”二字,是毛主席亲自加上的,足见它在成立初期即赋有对“文史”进行“研究”的职责。“文史”即是民族文化传统、人文科学,而民族的繁荣兴盛必然首先是文化的繁荣兴盛。新时期有许多社会热点、焦点、难点问题,以专家学者而云集的文史研究馆自然不能熟视无睹,理应用自己比较渊博的学识去进行学术理论研究以及调查咨询、资政建言,以真知灼见引导正确的学术研究和社会舆论,从而为坚持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以及新时期我国社会主义的文化建设和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文史研究馆要做好自己的“研究”工作,十分需要有展示研究成果的阵地。正因为如此,所以,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才于1985年在当时的馆长隗瀛涛的领导下,新办了《文史杂志》。

“文史杂志”曾经是在中国享有盛名的一种杂志。抗日战争时期就创办有《文史杂志》,系文史学术刊物。1941年1月在重庆创刊,先后由独立出版社、重庆商务印书馆(1941年1月一卷三期起)、重庆中华书局(1944年1月三卷一期起)出版。该刊原由朱家骅发起创办,隶属于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受秘书长吴铁城领导,社长为叶楚伦,但都不过问社内具体事务。创刊时主编为卢逮曾。1941年6月顾颉刚任副社长兼主编,自一卷九期起直至停刊。史念海、魏建猷等都曾担任过编辑。1945年2月,因顾颉刚在文化界对时局宣言上签名,秘书处停发经费,刊物与国民党的关系就此中断,由顾颉刚自任社长,艰苦支撑至抗战胜利,出满了五卷。抗战胜利后,曾两度在上海复刊。第一次在1946年,由中国出版公司出版了两期;第二次在1948年,由文通书局出版了三期。顾颉刚坚持自主办刊的方针,认为“文与史是民族文化的结晶,是唤起民族意识的利器”。因此,《文史杂志》虽系纯学术刊物,但内容力求通俗,讨论的问题亦能和时代相联系,受到读者的欢迎,销售遍及内地各省。

1985年,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长、著名历史学家隗瀛涛经得原《文史杂志》办刊人的同意,重新创办了《文史杂志》。新版《文史杂志》是一本综合性的通俗文史读物,开辟有史坛纵论、文化透视、人物春秋、艺术长廊、文苑漫步、论语说文、文史杂谈、文史信息等栏目。它以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和传播世界文化精华为宗旨,面向具有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广大读者;以知识性为主,兼融学术性、思想性、趣味性。

《文史杂志》创办至今,已经26年了,它不仅刊发了许多有价值、有影响的好文章,被公认为是一本“耐读的杂志”,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现为“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被四川省评为“质量一级期刊”;更重要的是,在学术研究文章发表十分困难的今天,它为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馆员和四川省政府参事室的参事,提供了发表研究文章的园地,起到了存史、资政、育人的作用;它让历史告诉今天与未来,它全面奏响爱国主义主旋律,促进两个文明建设,为改革开放服务。

由于文史研究馆工作性质的要求,包括中央和各省市的33家文史研究馆,几乎每个馆都办有自己的刊物。但是,由于起步迟、国家对期刊的管理政策等方面的原因,33家文史研究馆仅有中央文史研究馆和上海文史研究馆合办的《世纪》、贵州文史研究馆主办的《贵州文史论丛》、云南文史研究馆主办的《云南文史》,以及四川文史研究馆主办的《文史杂志》是其中影响最大的四家公开刊物。

现在,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决定停办《文史杂志》,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我想,倘若已经仙逝的隗瀛涛馆长地下有知,一定会被这个决定气活(借用小燕子的话),来向他们质问:为什么要当这样的“败家子”?知不知道创办这个刊物并将它发展到如今的艰辛历程以及它对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对社会科学研究的作用和贡献。

照理说,全国33家文史研究馆主办的公开刊物只有四家,作为相同性质的单位和刊物,在这次国家关于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中,应该怎么应对,至少需要通通气,采取一致的行动。这应该是机关工作的常识和惯例。我猜想,其他几家文史研究馆之所以没有动,就是因为认为文史研究馆办的杂志,不在这次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之列。只有四川,非常主动地说要停办。如果不幸被我言中,在此次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中,倘若全国各文史研究馆主办的刊物都没有停办,而只有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文史杂志》停办了,我不知道,作为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将何以面对文史研究馆的同仁,将何以面对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馆员?当然,也可以很简单,因为领导永远是最正确的。

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为什么要决定停办《文史杂志》?我百思不得其解。

是因为经费短缺吗?非也!办学术刊物肯定需要资金补贴,《文史杂志》一年也是要花几万元的补贴的。但是,四川省文史研究馆这个单位并不缺少经费,一年仅是买那几十箱“五粮液”和公车私用,浪费的钱就远远不止一个小小的《文史杂志》所需要的开支。更何况,《文史杂志》在本世纪初,曾经试探过依靠改革让《文史杂志》自己养活自己,几乎成功,只是当时的领导认为“我们有钱”,不需要杂志“创收”才使改革夭折的。

是因为没有稿源吗?非也!四川省政府参事室的参事、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馆员,都是德高望重的专家,他们个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有的是好文章。《文史杂志》办了这么多年,影响不小,全国知名的专家、学者向《文史杂志》是经常投稿。稿源决不是问题。

是因为缺乏编辑人员吗?非也!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馆员中就有编辑出身的专家,现在《文史杂志》的编辑人员,也是退休了的具有编审职称的老编辑。编辑力量也不是问题。

既然国家关于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并不涉及文史研究馆办的杂志,文史研究馆也不是拿不出办杂志的经费,又有的是好文章和办刊人员,那么,为什么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要坚持决定停办《文史杂志》呢?我只能借用一句今天非常流行的时髦的俏皮话来说:这是“小三”要登堂入室了!

大约在五年前,现任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就答应了四川省收藏家协会(由某前副省长任会长)的请求,利用《文史杂志》的刊号办起了《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后来又办了《文史杂志?收藏人物》。

这两种杂志,虽然号称“是由四川省文史研究馆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收藏类专业媒体,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杂志。以传承、弘扬华夏收藏文化,倡导正确的收藏理念,提升收藏文化之品质与内涵,同时为广大艺术品投资人和收藏爱好者提供正确的收藏知识和真实的投资讯息为办刊宗旨”。其实,它们除了可能与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某些领导有关外,与这个单位是毫无联系和关系的。甚至这个单位的许多人至今也不知道还有这档事。当然,其中有没有什么内幕,我们小老百姓是一点也不清楚的。

根据国家关于新闻出版政策的规定,一个刊号是只准出版一种刊物的。所以,用《文史杂志》刊号而办起的《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和《文史杂志?收藏人物》,从政策上讲,并不合法。因此,这几年《文史杂志》在年审时,四川新闻出版局的工作人员都要指出:用《文史杂志》刊号办《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和《文史杂志?收藏人物》是违规的。但是,因为是领导打了招呼的,他们也只好明知道是不正确的却又是必须放行的。这也是中国人治特色的体现。

而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国家关于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的决定很明确地说了:“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报刊编辑部原则上不单独转制,区别不同情况并入其他新闻出版传媒企业或予以撤消。”所以,现在不是用《文史杂志》刊号去办《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和《文史杂志?收藏人物》了,而是停办《文史杂志》,将这个刊号正式转让给《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和《文史杂志?收藏人物》了。

据说,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的领导也是“考虑”到了馆员今后发表文章的问题,所以要求《文史杂志?收藏参考》要给馆员“留”出一定的页码。真是外行啊!任何刊物必定有自己的办刊宗旨。只有合乎这个条件的文章才能刊发。文史研究馆的馆员,有几个是研究“收藏”方面的专家啊?再说《文史杂志?收藏参考》的办刊者,必然要首先考虑刊物的阅读对象,为了刊物的声誉,为了刊物的读者,为了刊物的发展,他们是不可能将不适合“收藏”的文章发表的。即使他们现在答应了,也只是暂时的,是为了独立取得《文史杂志》的刊号,让“小三”真正登堂入室,完全取代《文史杂志》而不得不做出的暂时的妥协。

这其中,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内幕,我们不得而知道。但是我们却知道,这几年,他们反正是该拿的拿了,不该拿了,也在拿,也要拿,也敢拿,所以,有没有内幕只有天知道。

我对四川省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领导的这个决定,不仅是悲哀,而且充满了愤怒。

事实证明,《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和《文史杂志?收藏人物》这两个刊物这几年确实办得很不错。他们没有一分钱的财政补贴,全靠几位对收藏、对编辑都十分爱好的热心人,兢兢业业地办起了“以传承、弘扬华夏收藏文化,倡导正确的收藏理念,提升收藏文化之品质与内涵,同时为广大艺术品投资人和收藏爱好者提供正确的收藏知识和真实的投资讯息”的刊物,而且刊物的影响还在继续扩大。他们所用的办刊方法,其实就是《文史杂志》在本世纪初,曾经试探进行过的改革方法。

这就奇了怪了!既然四川省收藏家协会这样的民间团体都可以办好《文史杂志?收藏参考》和《文史杂志?收藏人物》,那么,将弘扬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作为自己重要任务的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有的是研究专家、编辑专家,能够发挥余热的人才不可胜数,为什么就不能将自己长期作为对外展示窗口的《文史杂志》办好办活呢!

又据《中国新闻出版报》2011年7月26日的消息,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还强调:报刊出版单位与主管主办单位应是隶属关系而不是挂靠关系。不具备资产重组条件的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转制后原主管主办关系暂时不变。

我认为,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停办《文史杂志》,而是按照国家关于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的精神,将《文史杂志》与《文史杂志?收藏参考》、《文史杂志?收藏人物》这三种杂志进行重组,合并为一个出版单位,让它们共同为文史研究馆的工作服务,为国家社会科学研究的繁荣服务。这才是认真贯彻国家关于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的精神,才是在认真干文史研究馆该做的事情。

我希望我这篇令领导讨厌和不愉快的文章能够产生一点作用,让他们惊醒,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赶快纠正吧!现在还来得急。而不要在此后来了一位懂文史研究馆性质、热爱文史研究馆工作,真心实意发展文史研究馆事业的领导,因为文史研究馆缺乏对外展示自己的窗口和馆员的文章难以发表而想起我这篇“立此存照”的文章而叹息。

由于信息的短缺,我不敢说我这篇文章所用的材料都是正确的。但是,因为关心文史研究馆,因为关心《文史杂志》,拳拳之心,大概就只能如此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