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唐建军真的是太有才了  

2011-08-30 14:5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建军真的是太有才了

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忍不住了,不得不大笑几声,然后又看到情况的确如此,我不由地发出衷心的赞叹:唐建军,你真是太有才了!

不知道是何原因,反正唐建军们是不停办,至少是暂时不停办《文史杂志》了;不仅不停办,而且还给《文史杂志》增加了人手,让一名叫孔德智的年轻人到《文史杂志》编辑部参与编务,甚至还可以参与编辑、校对等工作。要知道,这可是十年来第一次给《文史杂志》添人啊!

不过,且慢感谢唐建军对《文史杂志》的重视,因为,让这样一个年轻人参与《文史杂志》的编务乃至编辑、校对工作,无异于是给《文史杂志》开了一个国际大玩笑。

孔德智同志当然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他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经过五年培养、锻炼的士官,还是共产党员。他是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四川省政府的文件精神,以工人的身份安置到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来工作的。虽然他具有专科文凭,但那是理工类的。他在部队是汽车兵所擅长的是汽车驾驶。虽然这也是技术工作,但与《文史杂志》编辑部所进行的编务、编辑、校对、出版等“技术”工作可以说毫不挨边。

《文史杂志》是一本综合性的通俗文史读物,开辟有史坛纵论、文化透视、人物春秋、艺术长廊、文苑漫步、论语说文、文史杂谈、文史信息等栏目。它以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和传播世界文化精华为宗旨,面向具有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广大读者;以知识性为主,兼融学术性、思想性、趣味性。即是说,它的编辑人员必须是远远高于中等文化程度的专业人员。

现在已经没有“以工代干”的政策了。让一个对历史、文学基本常识都十分缺乏的年轻人来干《文史杂志》的编务、编辑、校对、出版等工作,这不是国际大玩笑又是什么?

虽然人才是可以培养的,但人才并不是万能的。中国唐代的大文学家韩愈早在《师说》中就说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懂得道理有先有后,技能学业却各有专门研究。要将一个对历史、文学基本常识都十分缺乏的年轻人迅速培养为《文史杂志》的合格编辑,我相信没有三五年的学习和积淀,是根本没有可能性的。

更重要的是,让一个对历史、文学基本常识都十分缺乏的年轻人来干《文史杂志》的编务、编辑、校对、出版等工作,这本身就是严重违反国家的政策和规定的。

《文史杂志》的编务、编辑、校对、出版,专业性非常强,而且因为涉及的是国家宣传工作,影响很大,因此十分重要。为保证这个行业尽量不出错,国家对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和规定,出台了《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管理规定》等规定,要求凡是在图书、音像、电子等出版单位中从事编辑、出版、校对、编务等专业技术工作的人员,都要参加由人事部组织的全国统一的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必须取得相应的出版专业资格后,才能参与这项工作;用人单位也只可以根据岗位的需要从取得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证书的人员中自主聘用。

国家管理编辑、出版、校对等专业技术工作的新闻出版总署和地方新闻出版局,早就以出台职业资格制度为契机,进一步加大了行业监管的力度,以促进出版行业人才的培养,为繁荣和发展我们国家的出版事业提供雄厚的人才资源、有力的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

但是,国家的政策、规定,在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党组书记,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唐建军这里,是根本可有可无,可以执行也可以不执行的。这样的事例在这个机关难道还少了吗!

《文史杂志》缺人手当然是事实,可是孔德智同志显然是不适合的。机关这几年新进了不少的年轻人,他们都是大学生,甚至还有北师大的,而且都是学社会科学的,唐建军一个也不安排给《文史杂志》,现在却把孔德智同志派来,的确是太有才了。那么,是不是机关就没有适合孔德志同志的工作和岗位呢?当然也不是,孔德智同志的专长是驾驶,机关现在有10辆车,其中有7辆是轿车。机关只有4位驾驶员,加上外聘的一位,也只有5人,而这个机关的工勤人员的编制是6人,显然是有孔德智同志的岗位的。

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四川省政府关于安置转业、退伍军人的文件明确规定安置的工作应该与军人擅长的专业技术“相近”,这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发挥人才的作用,而在唐建军这里,就是可以不照办,可以不落实。

唐建军当然可以找出他这样做的“理由”,不外乎就是孔德智的父亲也在这个机关,也是驾驶员,不能让父子二人同在车班。

国家机关当然有回避制度,但是,那主要是针对手中握有权力的领导干部,对工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进一步说,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四川省政府关于安置转业、退伍军人的文件,说的是安置转业、退伍军人,并没有说不能在一个机关。既然是按系统分配任务包干安置,归口子女由父亲或母亲单位接受,同父亲或者母亲在一个单位就必然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所以,唐建军这样安排孔德智同志的工作,可以认为,他是因为抗拒不了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四川省政府关于安置转业、退伍军人的文件后的被迫接受和安置,于是他就有意不给孔德智同志安排合适的工作,就是要让你处处工作干不好出点洋相。胜任不了工作就有理由淘汰你。唐建军这样做,无疑是在以他的方式对抗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四川省政府关于安置转业、退伍军人的文件精神,甚至可以说,他是在蔑视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四川省政府关于安置转业、退伍军人的文件。

  评论这张
 
阅读(124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