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活取熊膽這回事  

2012-03-15 08:0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取熊膽這回事

作者:知名不具

最近看了很多關於這個的爭論報道,支持方和反對方的都看了,終於忍不住想發表一下自己的觀點。

這個爭論的主題基本上圍繞在救人救命的價格和眾生平等的價格上。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支持方的主要論點在於熊膽可以治病而且價廉物美,比什麼合成藥的賣價低得多,普通民眾也能承受得起。而反對方的主要論點恰好是既然有人工合成的藥那麼為什麼還要把那麼多痛苦強加給熊,就算合成藥稍貴也是現在藥市的大體趨勢,更何況製藥人家有專利人工運送成本雲雲……這些都不是我想討論的重點,我單純想說說在這件事上我看到我認為大家最需要關注卻沒有關注的東西。

首先,我個人是不支持活取熊膽的。倒不是因為什麼眾生平等之類多麼高尚的理由,而是我認為那個所謂無痛取膽必然是個噱頭。想想看,膽在體內器臟中,要將其汁液取出必然少不了破皮開肉。做過手術的人必然都經歷過術後甚至術中的痛感,哪怕你是用了再多的麻醉也不可能達到“無痛”的境界。更何況藥商不可能使用大量的麻醉藥在熊身上,一方面成本提高另一方面麻醉藥太多是否會留存於提取物內將來影響使用者造成附作用。廠家是否會考慮後面這一點我不確定,但前面那一點是必然會考慮的,廠商又不是慈善事業,對吧?所以取熊膽熊肯定會痛,這點毫無疑問。也所以我是不支持活取熊膽的,畢竟如果不是必須的情況下為什麼要把痛苦帶給其他生靈?

注意,我的前提是“如果不是必須的情況下”。接下來我就想說說那些反對者的意見了。其實我個人一直淺薄的認為那些所謂保護動物的人道主義在這件事上的論點完全不合常理。先別急著噴,聽我說完。我相信對於“弱肉強食”這個自然界的生態規律是沒有人持反對意見的;與此同時,相信對於“人類目前處於生物鏈的頂端”這個結論也不會有什麼人不認同吧?那麼在需要生存的時候老虎會吃兔子、獵豹會抓羚羊,人類也會吃各種生物——熊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因此假使一個人病重想要繼續活下去而熊膽恰好是他的救命稻草的時候,這個人為了生存而取了熊的膽汁這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一件事情麼?就像老虎吃兔子,獵豹遲羚羊一樣再正常不過了。我知道,看到這裡有人又要說了,既然已經有合成藥,就可以不用再取天然的了。但是考慮一下如果合成藥的價格是天然品的數倍、數十乃至數百倍的話,在物價飛漲、許多人的薪水僅能維持日常開銷難有剩餘的情況下,有幾個人還能輕易扛得起高昂的醫藥費用?那麼如果活取熊膽造價如此低廉又確實可以救人命的話,我實在無法反對。

更重要的一點是,我認為保護動物的人需要注意的應該是在非必需的情況下虐待動物的狀況,為那些動物喊話,而不是在這種目的性極強的養殖場叫囂。那些要問那麼什麼是在“必需的情況下虐待動物”的噴子們注意了,簡單舉個例子就是如果有人拿一把槍抵著我太陽穴看我是要自己的命還是要動物的命的時候,抱歉,我會毫不猶豫幹掉眼前的動物——注意,是動物,非人的。如果你要拿我的家人親人來舉例的話我只能說你的腦殘程度不足以讀懂本文,請點右上角紅叉,快回家洗洗睡吧——至於那些敢誇海口說就算有槍抵腦袋上也絕對不會虐殺動物的人,歡迎你們搜索“米爾格拉姆實驗”,看看那些一開始調查時認為自己最多只能到80、120伏特的人後來都做了什麼。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事情就不要在這裡作了,作者不想浪費口水討論過度美化的人性什麼的那種高深的話題。如果廠商在自己養殖的熊身上提取商品素材要遭受保護動物協會質疑的話,那麼很好,大家都不需要吃肉了,屠宰場的豬有沒有很可憐?牛被宰的時候有沒有很痛苦?怎麼那個跪熊的人沒去給它們也跪一跪呢?你可以說被取熊膽是活受罪,沒錯,我不否認這一點。但是平心而論這是在養殖場中的它們生存的價值,它們被取膽汁,養殖場提供給他們食物,所以它們不需要在山林裡面狩獵,這就像人們為了生活必需要工作一樣。你也可以說生活在養殖場中不時他們的選擇,那麼生活在這個社會上是你的選擇嗎?這種本來就沒有可選性的問題根本不值得探討好不好。

接下來終於可以說到重點了。這場在網路和媒體之間爭論許久僵持不下的口水仗的中心其實根本不在那幾頭熊身上,而是一個利益衝突。首先請考慮一下這個問題:如果合成藥的功效在天然熊膽之上價格卻更低廉的話,有幾個人會再刻意要求必須是天然的熊膽?當然,那些追求所謂“生活品質”而不論真相只管要求某些必須有的字眼——比如“天然”——的人是不算在“有幾個人”指代的範圍内的,那種人是說不通的,因為他們沒有可以理解這些問題所需要的基本邏輯。那麼那些打著保護動物旗幟的人不是更需要想想應該如何研製高效低价對人體無傷害的合成品呢?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因果關係,如果合成藥治療效果在天然熊膽之上,而且大家又都能輕易負擔得起,那麼對天然熊膽的需求就少了;一旦對天然熊膽的需求少了,生産廠商就無法從中獲利,會繼續提取天然熊膽的人自然而然就消失了。基本上現有支持取熊膽的人大都站在這兩個立場上——合成藥的藥效、藥價,所以反對取熊膽的人與其乾吼要保護熊啊、要善待動物啊,還不如想想辦法解決人們的需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這不是非常理所當然的嗎?

另外無論支持或者反對的人更應該深思的是,該如何改善社會現有的醫療系統,不再有“買不起藥”、“醫不起病”的狀況出現。還是那句話,要解決問題應該從根本上解決,而不是象現在這樣一直糾結於表面。從頭至尾,這都不是熊痛苦與否、該不該保護之類的問題,而是救人救命的問題。在無法解決人的需求——包括製品效用與價格等——之前,把熊命放在人命前面還呼喚人道主義的人,那才簡直是假麼三道。


  评论这张
 
阅读(72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