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孔孟儒学与“六经”  

2013-04-08 08:2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孟儒学与“六经”

“礼”和“乐”是孔孟儒学重要的学说内容。

以孔子开创而由孟子发扬光大的中国儒家学派,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前后绵延两千多年并传播、影响到国外,其原因之一就在于它基本上维于一个大致相同至少是基本相同的思想体系之中,除去“宗师仲尼”为其主要旗帜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它作为一个学派,所传所守的不仅有“礼、乐、书、数、御、射”六艺,还有一批贯通古今的基本典籍,即所谓“六经”。

孔孟儒学的“六经”,即《诗》、《书》、《礼》、《乐》、《易》、《春秋》。相传,它们都是经过孔子之手而整理、编纂、删定的。

孔子生活在“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2]的春秋时代,作为私学的开创者,长期从事教学工作的孔子深知教材对教学的重要性。而当时不要说刚刚起步的私学没有教材,就是早已存在的周代贵族学校因周室衰微,文件散失,教材也难也求得,何况贵族学校的教材即使有,也并不适合私学。孔子作为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为了教学的需要,故努力搜集鲁、周、宋、杞等故国的文献,拟重新整理编次新教材。《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以诗、书、礼、乐教。”说明诗、书、礼、乐这四本教材是孔子与弟子们经常谈论的话题。

可以肯定,孔子对古代文献是花了大力气去进行整理的,不过具体落实到“六经”中的每一本上,则应该分别而论。《诗》、《书》、《礼》、《易》、《春秋》这五本都可以肯定是与孔子发生过关系的,而最说不清楚的就是《乐》。

孔子对于音乐是很有兴趣的,他年轻的时候在齐闻韶乐,竟然三个月不知肉味,所以,他历来主张礼、乐并举,即使大难临头仍安然弦歌。他认为教育当“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3]所以他很注意以音乐教育学生。

孔子主张的音乐教育实践是多方面的,是为他的音乐教育思想服务的,这可以从音乐的学习、音乐的欣赏、音乐与诗、礼的关系等几个方面来分析。
  在音乐的学习方面,孔子主张精修博取、精而后博。应该从音符、技巧、意境和作者的思想感情等诸多方面去把握乐曲。当然,孔子并不认为只精熟一两首曲子就够了,他不过是主张先精后博而已。只要想一想孔子能演奏多种乐器,并能为《诗经》数百首歌词配乐吟唱,就知道他在音乐方面涉猎之广泛了。
  在音乐的欣赏方面,孔子重视形式与内容的结合,尤其重视内容。《论语·八佾》中记录了一段孔子谈音乐欣赏的话:“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如也,绎如也,以成。”这段话的意思是:音乐的演奏形式是有规律的,先是诸多乐器同发齐奏,演出声音洪亮和顺的前奏曲;接着各种乐器依次展开,音色和谐纯正,节奏鲜明,连续不断,直至全曲结束。这是关于音乐演奏形式的品评欣赏。从他使用的“纯如”、“翕如”、“如”、“绎如”等褒义词来看,显然孔子对音乐的形式美也是很重视的。但是作为一个有鲜明政治立场的思想家,他显然更看重音乐的思想内容。孔子在评价《关雎》时说,这首诗“乐而不淫,哀而不伤”,[4]联系当时的诗都是配曲演唱的,可以说这就不仅是对诗文的评价,也是对音乐作品内容的评价了。孔子对《韶》曲和《武》曲的比较评价,更是他重视音乐内容的典型事例。

在音乐与诗、礼的关系方面,孔子作为一个关心政治的思想家,特别重视音乐的教化作用。他从来不认为音乐仅仅是敲敲钟,打打鼓,而应该是个人修身养性的借助器和君主教化万民的工具。他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关于礼”。[5]孔子之“教”是分为诗教、礼教与乐教三部分的。正所谓:“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合声”——古时的“乐”是诗歌舞三位一体的综合艺术,诗与乐本不可分。因此,“兴于诗”与“成于乐”都可算是乐教,都是为礼服务的;音乐为学习的最终完结,音乐为人格修养的最高境界。

众所周知,孔子的治国理论并不为当时的统治者所接受,作为思想家他是很不成功的;但作为教育家他却大获成功,他有弟子三千,身通六艺的贤者就有七十二人。孔子重视音乐教育,固然是因为他认为乐为载礼、礼乐一体,还因为他认为音乐在人才的培养过程中是必不可缺的一个环节。孔子学说的核心是“仁”,而礼乐都是表现仁的。他认为没有仁爱之心就谈不到礼和乐,反过来看,这句话也含有“礼乐是仁”的主要表现手段的意思。孔子“仁”的学说是用以治世的,而只有懂礼乐的人才能以仁治世,所以要教学生礼乐。

孔子周游列国14年没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于是在晚年转向古籍整理,即通过整理文献典籍来传道施教,把以“仁”为核心,以“礼”、“乐”为形式的精神体现在文献中。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孔子将“《诗》三千余篇,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者,编成了《诗经》“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6]所以,经孔子整理过的“六经”,无不体现着孔子的礼乐思想。孔子对音乐文献的整理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多处记载了孔子在这一方面的功绩。如:

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足,则吾能徵之矣。”观殷夏所损益,曰:“后虽百世可知也,以一文一质。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故书传、礼记自孔氏。

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於易则彬彬矣。”

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莫不受业焉。

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於衽席,故曰:“《关睢》之乱以为《风》始,《鹿鸣》为《小雅》始,《文王》为《大雅》始,《清庙》为《颂》始。”

“三百五篇”虽然说的是《诗经》,但是,古代的诗与歌是不分的,凡是诗,都可以歌唱,并配以音乐。从这里也可以证明,孔子的确审定、整理过与“乐”的典籍。

不过,由于《乐经》早已亡佚,未能流传下来,使孔子与《乐经》的关系难以考察。关于《乐经》的流传,有多种说法:一是认为,《乐经》是亡于秦火;一是认为,《周礼·天官》之《大司乐章》就是《乐经》;一是认为“乐本无经”,本来就没有《乐》这部经。相比而言,说《乐经》亡于秦火,较为可信,采纳的人也最多。

其实,孔子即使审定、整理过《乐》,也就是“乐正”,只是在乐谱音律上的审订。“乐”即使有“经”,也不过是乐谱一类的东西,不一定是什么文字著作。

由于《乐经》的失传,导致了中国文化的很大变化,本来讲究礼乐相辅相成的文化变成了专讲等级秩序的文化,这是中国文化的很大不幸。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