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施耐庵和罗贯中是师生关系吗?  

2013-05-27 07:4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施耐庵和罗贯中是师生关系吗?
      施耐庵和罗贯中是师生关系之说,源自“ 胡说”“ 胡应麟说”。胡应麟品诗论文往往毫无根据地乱说一气,《水浒传》的创作缘起,又胡说起来了,说施耐庵“ 得宋张叔夜擒贼招语一通,备悉其一百八人所由起,因润饰成此编。其门人罗本亦效之为《三国志演义》,绝浅陋可嗤也。”
        苏北兴化“ 施占鳌”根据胡说,说他亲自到淮安参观了当年施耐庵教书的书房和罗贯中的卧室。“ 王道生”也根据胡说,说施耐庵著《水浒》、《三国演义》、《志余》( 按:《志余》全称为《西湖游览志余》,为明代田汝成所编纂)和其门人罗贯中一起校对。这么说施、罗是师生关系无疑了。
      但是这种推断是大有疑问的。
      第一,《三国志演义》早于《水浒传》,所以才“ 浅陋”。《水浒传》中的关胜,骑的是赤兔马,用的是青龙偃月刀,其兵器、其形象都是摹仿《三国》中的关云长。林冲的形象则摹仿张飞。《水浒传》还说到听说书人说《三国》。这都说明《水浒传》在《三国志演义》之后。《三国志演义》的说话,出现得要比《宣和遗事》早,苏东坡曾描述过北宋时代说《三国》的情况。
       郎瑛《七修类稿》说“《三国》、《宋江》二书,乃杭人罗本贯中所编”。这儿把《三国》放在《水浒》的前面,不为无因。
既然《三国》早于《宋江》,说《三国志演义》是效仿《三国》的地方。
      第二,说罗贯中拜施耐庵为师。那么,罗贯中为什么要拜施耐庵为师呢?要跟施耐庵学什么呢?施耐庵不做官,罗贯中号“ 湖海散人”,走湖过海,也不做官,当然不会从太小说了。但是从古至今,写小说有拜师学的吗?罗贯中拜师的时候,施耐庵的小说还没写完,当然也就没出版施耐庵也就不出名。不出名,山西太原罗贯中怎么知道苏北有个施耐庵小说写得好,从而万里寻师呢?
      第三,罗贯中跟施耐庵学艺,他一要吃饭,二要交学费。他的饭钱、学费从哪儿来?是问家里要吗?问父母要,父母肯拿钱让儿子去学写小说吗?
      第四,《水浒传》最早的本子是“ 罗贯中编次”,后来版本多起来了,才出现“ 施耐庵的本”。“ 的本”者,真本、地道本也。正如王麻子剪刀,一开始不会有“ 真王麻子”一样,《水浒传》一开始不会有“ 的本”。“ 的本”一定在原本之后。
      第五,“ 编次”者和“ 的本”作者或刻印者不会是师生关系。如果“ 施耐庵的本”是施耐庵编的本,那么他的学生不会再“ 编次”;如果是施耐庵刻印的本,那么编次者不会拜出版商为师。
       第六,罗贯中的朋友贾仲明说罗贯中“ 乐府、隐语极清新”。我们看《宋太祖龙虎风云会》, 文字很通顺。而《水浒传》在文字方面,则明显地看得出作者的文化程度不高。通缉鲁达的那篇不通的布告,宋江、林冲拙劣的题诗,书中无数的地理历史等方面的知识性错误等等,就是有力的证明。文才很好的罗贯中怎么老远跑到兴化去拜一位文化程度不高、知识不多的人为师呢?
      这些说不通归结到一点就是,从胡应麟到金圣叹,都是把《水浒传》的作者当成了一位屈原、宋玉、司马迁、班固式的大文学家。当代施耐庵研究,许多人陷入误区的原因也在此。
     说施、罗是师生关系,不能凭“ 胡说”,要凭证据。在未取得证据之前,不应匆忙做结论。悬之可也。

  评论这张
 
阅读(9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