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芙蓉女儿诛》仅仅是诛晴雯吗?  

2014-06-16 07:3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芙蓉女儿诛》是《红楼梦》中贾宝玉所写一篇祭文,是该书中诗词曲赋中政治思想性很强的一篇文字。从书中看,它是为“芙蓉女儿”晴雯所写的。那么——

    《芙蓉女儿诛》仅仅是诛晴雯吗?

    诛,是古代的一种文体,是表彰逝者才德言行等等的哀辞。《红楼梦》第78回写晴雯蒙冤而死之后,贾宝玉悲惨交集,写了一篇别具一格的《芙蓉女儿诛》。

    说《芙蓉女儿诛》是为晴雯而写,奠祭晴雯,寄托哀思,从书中来看,合情合理。

       晴雯是贾宝玉的大丫环,其风流灵巧、心志高洁与林黛玉有相近之点,故历来有“晴为黛影”之说。《红楼梦》中,与晴雯相关的著名情节有第31回的“撕扇”,第52回的“补裘”。前者表现物随人性,宝玉尊重晴雯的自由个性;后者突出了晴雯的悲心巧手,于重病之际殚心竭力,织补“雀金裘”,见出其为宝玉分忧解难的赤诚之心。第37回写她不屑拾人余惠,不怕冲撞太太的言论;第74回写抄检大观园时,她兜底倒箧,使王善保宝自讨没趣的行动,都显出其与众丫环不同的见识与骨气。到第77回“俏丫环抱屈夭风流”,晴雯终因遭忌被逐、抱屈夭亡。第78回写宝玉悬想晴雯死后做了芙蓉花神,于是就有了“芙蓉女儿诛》这样一篇至情文字。

     贾宝玉在这篇《红楼梦》中所有诗词歌赋中最长的,达千余言的诛文里,首先介绍了晴雯的身世遭遇,回顾了他们之间的相与共处的生活,叙述了她的惨死经过,然后以无限的深情悼念晴雯,以金玉、冰雪、星日、花月等比喻,赞美了晴雯的高尚品质和情操。     在这篇诛文里,晴雯是奋翅高翔、博击长空的雄鹰,是香味浓郁的〖FJF〗羅〖FJJ〗兰;而王夫人、花袭人之流则是玩弄口舌、以毒杀人的鸠鸩,是〖FJF?裛〖FJJ〗一类的恶草。他热烈颂扬晴雯傲世独立、坚贞不屈的反抗精神,声泪俱下地控诉王夫人等的杀人罪行,甚至发出了“钳〖FJF〗盶〖FJJ〗奴之口,讨岂从宽;剖悍妇之心,忿犹未释”的怒吼。他以优美的想象,赞扬晴雯有如伟大诗人屈原,“志洁行芳”,始终坚守着高尚的情操。他愤怒地刻画了封建正统势力及其帮凶们的狰狞面目,揭露了他们搞的“诼谣〖FJF〗錩〖FJJ〗诟”的阴谋诡计。他怀念晴雯,上天入地加以求索,用美丽的神话来慰籍自己,深深祝愿晴霁在“天国”生生不息。

    《芙蓉女儿诛》可以说是声讨封建专制主义的檄文,也是对富有反抗精神的处于社会下层者的颂歌。这篇诛文的出现,标志着贾宝玉叛逆性格的重要发展。作为一个贵族公子,能够作文祭掉,赞美一个奴仆,歌颂其反抗精神,表现了贾宝玉的初步民主主义思想和鲜明的封建叛逆者的立场。与此同时,贾宝玉对于封建贵族阶级的背叛,已经深入到了封建阶级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宗法伦理关系之中,愤怒地抗议已经直接涉及到了他的生身母亲王夫人身上。

    贾宝玉叛逆思想的发展和深化,是大观园内封建势力与初步民主思想较量对他的教育、影响的结果。因此,《芙蓉女儿诛》也是这种较量的产物。如果将这篇诛文看作是“爱晴诗”,一味在贾宝玉和晴雯有无所谓的“私情”上做文章的陈词滥调,是非常荒谬的。

     《芙蓉女儿诛》是一篇很奇特的诛文。说它奇,是因为它既是诛蜻雯,又与林黛玉有密切关系。《红楼梦》中写晴雯“眉眼”、性格都与黛玉相似。在宝玉读毕诛文后,又有意写恰逢黛玉从芙蓉花丛中走出来,并与宝玉一起商改诛文中的词句。当宝玉改“红〖FJF〗緋〖FJJ〗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时,“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有无限的狐疑乱拟”。由此可见,《红楼梦》作者的用意是明显的,它当是对林黛玉未来命运所作的铺垫。

     其实,在有关《红楼梦》这段情节的脂评中,早就相关说法。庚辰本脂评说:《芙蓉女儿诛》“明是为阿颦作谶。”靖藏本脂评说:“知虽诛晴霁,实乃诛黛玉也。试观《证前缘》回黛玉逝后诸文便知。”都说明悼晴雯的情节是为以后“对景悼颦儿”的情节所作的伏线。

    说《芙蓉女儿诛》与林黛玉有关,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如果说这篇诛文实际上就是诛黛玉,而非诛晴雯,却又言过其实了。因为,就这篇诛文的整体来说,它的主要内容是表彰晴雯的才德言行,是诉说晴霁被谗蒙冤而事,诛的是晴雯,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文中有个别地方与林黛玉有关,那也只是某种暗示。所以,只能说这篇为晴雯而作的《芙蓉女儿诗》,其中某些话后来也应于林黛玉的结局,成为林黛玉的“谶语”,这只是《红楼梦》作者在这里暗示“木石前盟”最后也是悲惨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16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