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重师教我做学问  

2014-10-25 09:0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师教我做学问

(刊于《重庆师大报》“纪念建校60周年特刊”,2014年10月15日)

19798月,我在即将年满28岁时,终于被重庆师范学院录取为政史系79级新生。这是我多年的梦想,也是改变我人生的起点,我为此要真诚地感恩重师。

当我获得重庆师范学院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说真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诸多感慨

虽然我从小就有读大学的梦想,但是1964年开始特别加强贯彻的阶级路线,已经波及到13岁的我,几番挫折后,使我还在少年时代就知道,想读大学,或许只是一个遥远的梦;而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更使我在读了一年多的初中后就中断了学业。

我毕竟是在离开初级中学被社会耽误了13年后直接跃进大学的,大学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新鲜和陌生。刚进学校时,作为班上年龄最大的我,看着那些小我数岁乃至12岁的小同学们,凌晨起,半夜归,读外语,背单词,大量补充牛奶、麦乳精,一个个朝气蓬勃,生龙活虎,我的心里充满了羡慕。那个时候,我最担心的是毕不了业。好在,重师的老师很快就让我知道,只要努力,大学也并不难读。

政史系的老师是那么博学和亲切,如今一恍已经过去30年了,但他们一个个的音容相貌,讲课时的气质风貌,仍然让我时时有所回忆。记忆特别深刻的老师是:教中国古代史的管维良老师、胡国然老师,教中国近代史的肖堂炎老师、宋兴华老师,教中共党史的李德明老师,教世界古代史的何殿之老师,教世界近代史的刘念慈老师,教哲学的黄肇庆老师……当然还有辅导员舒桂德老师和李君惠老师。是他们,系统地向我们传授了历史和政治方面的知识;通过对这些知识的了解和掌握,培养了我们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工作能力。

我要特别再次提到刘知渐老师、管维良老师、宋兴华老师和李德明老师,他们都曾经指导我对发现问题的研究和论文撰写,激起了我对做学问的终生兴趣并始终乐在其中。

重师四年的系统学习,我仿佛突然间置身于知识的海洋,不仅恶补了许多过去欠缺的知识,比如世界名著、文化典籍和常识;同时,对学术理论、热点研究、思想动态,也尽可能地去进行了了解和思索。毫不夸张地说,在重师的这四年,是我思想、知识、能力飞跃发展的四年。

在重师的学习过程中,我逐渐产生了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深入研究的兴趣,尤其是对历史问题,我更有着浓厚的研究热情。

当时,农民起义、农民革命,是历史学研究的热门课题。在学习中国古代史的时候,我发现:包括吴晗、翦伯赞这样的史学大家的论著和几乎所有的历史教材,都承认朱元璋是元末农民起义的领袖,但是又都说他建立明朝是背叛了农民革命。我觉得这样的论点很荒唐:那是在封建时代啊!农民起义者如果不建立封建政权,那就只有失败这种结局,难道农民革命就是为了失败?难道只有失败了的农民起义才可以是被肯定的英雄?我去向刘知渐老师请教,他肯定我发现了一个有价值的值得研究的问题,鼓励我继续深入下去。在多次与他讨论并在他的指导下,我三易其稿,撰写了《朱元璋背叛了农民革命吗?》。

实事求是地说,这篇文章所使用的资料,相当部分就来自于与之商榷的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和翦伯赞先生的《中国史纲要》,只不过是由于论点和立论的角度不同,从而得出的就是完全不同的结论了。刘知渐老师将这戏称为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因为刘知渐老师的推荐,这篇论文很快便在《重庆师院学报》1982年第1期得以发表。这是我公开发表的第一篇论文,我还为此获得了2357元的稿费。看着那署着我的名字的由一排排铅字组成的论文,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我确实没有想到这篇论文发表后,竟然在当时的学术界引起了相当好的反响,据我不完全的统计:《新华文摘》以新论点介绍了此文;山西师范大学办有一个刊物叫《语文教学通讯》,竟在它的议论文专号中转载了这篇文章;当年的《历史学年鉴》和随后出版的电大教材《中国古代史九讲》的明初政治部分,都介绍了该文及其主要论点。

为这篇论文的发表,我要感谢重师的老师和《学报》的编辑,因为是他们坚定了我继续将学问做下去的信心。

我在重师读书期间,前前后后写有十来篇学术文章吧,这些文章后来都发表了。我要感谢重师给了我撰写论文的能力和乐趣。

大学毕业后,我在中学教过政治、历史,在师范学校任过职,还干过杂志编辑和机关公务员。虽然工作几经变动,但我始终在挣钱吃饭的本职工作之余始终坚持并应用重师教给我的研究问题、撰写论文的基本方法,并乐此不疲,我在其中获得了极大的人生乐趣。

在我的学术生涯中,最值得述说是对孙中山等国民党元老的资料的发掘和研究。

这次对孙中山等人文稿的发现,立即在社会上、海内外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社会科学报》、《团结报》、《四川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四川政协报》以及中央电视台、四川电视台等全国二十多家新闻媒介对此事进行了宣传和报道。

在发现这批资料之后的两年里,我对这批资料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先后撰写了十多篇论文,承蒙《近代史研究》、《历史档案》、《民国档案》、《四川文物》、《天府新论》、《四川师大学报》等多家杂志刊载。在此基础上,我将这些研究成果组合起来,加以系统化,条理化,最后完成了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新发现孙中山文稿及其研究》这本著作。

我到重师读书和开始做学问已经三十多年了,我越来越明白,人生,就是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回首往昔,是重师让我体会到读书和做学问才是人生之乐的。在读书和做学问的过程中,一来是我的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柔软,自己就是想找快乐。二来是觉得人生太多无奈,世事真是难以预料和把握。只有在做学问的时候,才会忘了所有烦恼,就会非常地投入,去享受那种宁静和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7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