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安徽来的乡贤方旭  

2015-12-11 14:2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前的成都乡贤(八)
安徽来的乡贤方旭

2015年12月11日第15版

分享到:
安徽来的乡贤方旭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文/侯丁月 

  关于“五老七贤”的人选有多种说法,无论说法如何,方旭都名列其中。方旭是前清翰林、曾任四川提学使,和其他绅耆相同,能诗、善书、工画,于半生风云之后,成为息隐家园的闲云野鹤。

  “五老七贤,为公为长。”

  ——1940年,方旭去世,四川各县旅省同乡会联合办事处在《电请省会各首长酌致赙仪》的电文中如此称方旭。

  新式教育家

  方旭字鹤斋,晚号鹤叟,又号鹤侪,方苞后裔,安徽桐城人。清同治四年(1865)由拔贡入国子监,从此通籍,由进士外放入蜀做官,在四川各地任知县知州。《华阳县志》记载,方旭在川期间,兴革利弊,勤求民瘼,断狱无枉,听讼持平。任华阳知县,“仅三月,既屡获巨盘,复开置学校,为州县倡,亦用是有知学名”。

  方旭在署理夔州府时,对“振兴重庆夔州中学,甚为热心,调理井然”。在他离任前,由继任知府鄂芳正式招生,创立了夔州府第一所官立中学堂。方旭还在下属六县兴办师范传习所十多处,大力培养师资。

  方旭因在地方勤政有声,光绪二十九年(1903),以四川省学务处提调身份被清廷派往日本考察教育。在日期间,孜孜研求,回到四川后任学务公所总办,不久署理提学使。方旭从日本考察回川后,曾针对当时改行新学存在的问题,写过一篇《州县学堂谋始》。他特别强调兴办学堂的重要性,认为“学堂为今日第一要务,舍此更无自救之策”;办学堂不同开设书院,非专为造士,而是采用浅近的课程、平易的办法,目的在于“以开风气,敦实业,造成明毅忠爱之人格为主义”。他在夔州府征用六县宾兴会款兴建中学堂、办师范传习所,正是在实践以上主张。 

  门户隐居 不失气节

  方旭一生可谓学识淹博,德隆望重。在辛亥风云以前,可称为循吏,民国以后,方旭等一班旧官僚已成遗老,他们被迫自觉改变生活方式,以应对波诡云潏的时代风云。在经历了民初几年的扰攘后,他认为“世道日衰”“国事不可为”,于是选择了隐居生活,不再出仕。他曾在自家门前悬挂一副楹联:“油油不忍去,鹿鹿无所长”。反映了一个退居隐身的旧式官僚敦厚温良、谦恭泊如的处世做人心态。

  袁世凯酝酿称帝时,曾派心腹去四川活动,企图拉拢蜀中有名望者支持其复辟。五老中的赵熙为躲开袁的利诱,匿身于天津;骆成骧闻袁世凯欲称帝,对前来游说劝进的人“嗔目叱之”。方旭也不失气节,对称帝复辟的闹剧愤慨不已,袁世凯心腹曾劝其进表,但方旭不为所动,以鲁仲连“蹈东海而死耳,不忍为之民也”的故事回答来者,使来人羞惭而退。 

  忧国忧民情怀

  方旭虽隐居于市中,但也绝非不关心世事,不痛惜民瘼。据有关史料记载,民国四川境内战事连年,五老七贤多次奋然为民请命,联名电函各路军阀。方旭也不置身事外,数次具名致电交战各方,呼吁停战保境安民。有资料可考的,民国6年至民国9年期间,方旭曾三次参加四川社会贤达具名电函当局,1932年至1933年,刘湘和刘文辉“二刘大战”中,方旭与曾鉴、陈钟信、徐炯、尹昌龄、刘咸荣等联名致函刘、田二军长,希望两军“体恤残民,俾城中交通一无障碍,以后自不至有所冲突,又启兵端。”

  抗战初期,1939年前后,是国民政府拟定的六年禁烟计划的最后阶段,蒋介石对此十分重视,曾在成都参加庆祝三年“禁烟”告成大会,并在成都的少城公园焚烧鸦片。当时会场的牌坊上一副对联:“于今三年,哀我人斯,诞先登于岸;唯此六月,嗟而君子,继序思不忘。”此联即是方旭撰写,谆谆告诫隐君子们断然戒烟,勿忘国耻。文句集于毛诗,足见方旭深厚的学养,也体现了一代人望虽处人生暮年仍忧国忧民的情怀。

  清贫优雅生活

  方旭辛亥后引退,虽然靠卖文鬻字过日子,却是清贫而优雅的生活。《华阳县志》有方旭与宋育仁、邓鸿荃、赵熙等一班人结词社,寓成都,优游文燕的记载。方旭的《鹤斋诗存》、赵熙的《赵熙集》中都有方旭与骆成骧等人的诗词唱和。1933年,成都各界名流发起组织“蓉社”,1948年结束。“蓉社”以每月或两月一次的雅集以及展览为主,凡莅会者必须交大洋一圆,作为经费。后来把雅集改为“壶碟会”,愿意参加者来时须自带酒菜一份,主人轮流充当,只管酒、饭和茶水。每集会均以一天为度,来者随兴所之,品茗下棋,作画吟诗,谈天说地,尽欢而散。也经常举行公宴省外客流。会员中亦常有约集部分同人分散作吟诗绘画活动。方旭为第一届正社长。这一成都文化史上重要的结社活动,方旭首领其衔,真是第一等雅事。

  1940年,方旭去世,四川各县旅省同乡会联合办事处在《电请

  相关链接

  “五老七贤”人数众多,众说纷纭,并无固定“阵容”。除本版已经介绍过的赵熙、宋育仁、刘咸荥、徐子休、骆成骧、尹昌龄等外,笔者收集到事迹的还有颜楷、邵从恩、林山腴、吴之英等人。限于资料,事迹简略,敬请谅解。  

  颜楷(1877—1927)

  颜楷字雍耆,成都华阳人。出身名门,科举顺利,中进士,入翰林。辛亥秋,保路运动如火如荼,颜楷激于义愤,出任四川保路同志会干事长。1911年8月5日,铁路公司召开全川股东代表大会,四川总督赵尔丰亲临会场,颜楷慷慨陈词:“筑路系国家安危,积资为川人血汗,不能不拚死力争……”9月7日上午,赵尔丰假意约保路、股东两会负责人去督院看电报,诱入后,悍然命令逮捕蒲殿俊、罗纶、颜楷、张澜等9人,宣为叛逆罪,杀气腾腾。在此千钧一发之际,驻防成都的旗营将军王昆面见赵尔丰,提醒他:“颜楷乃当朝翰林院待讲,未经诏令撤职,若将其治罪,违背祖制,日后将有‘擅诛近臣’之罪。”赵尔丰乃令暂将9人拘押。而此时,民众闻9人被捕,如潮水般涌来,走马街、南打金街、督院街人山人海,哭喊请愿。民众冲破警戒线,赵尔丰下令开枪,酿成辛亥“成都血案”。

  邵从恩(1871—1949)

  幼年从父读书,20岁为秀才,30岁中举人,33岁中进士,后赴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习法政。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回国,授法部主事,曾亲手订制全国法官考试条例及其它法规,后回四川主办第一个政法教育学校——绅班法政学堂。武昌起义后,尹昌衡继任四川都督,任命邵从恩为川南宣慰使,后调四川军政府任民政部长。北京政法大学开办时,邵任教授,主讲宪法。后因曹锟贿选登台,邵愤而辞职到天津习佛学。“九·一八”事变后,伪满洲国总理郑孝胥派人邀邵前往相助,并许以高官厚禄,遭邵拒绝,举家迁回四川。

  1946年1月,邵到重庆参加政治协商会,中风被送医院急救,住院期间,索纸手书“内战不停我不乐”7字见报,故国人称邵为“和平老人”。1949年10月1日,邵在成都病逝,终年78岁。现在,北京革命历史博物馆还陈列有邵从恩的单人照片。 

  林山腴(1873—1953)

  林山腴名思进,字山腴,别号清寂翁,清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生于华阳。林山腴自幼聪敏,未及弱冠,已能将心中块垒发抒于诗篇,深得当时成都著名文人廖季平、严岳莲等人赞赏。从庭训之教,得高人指点,幼小的山腴徜徉于儒家文化的渊深洪波之中。宣统五年(1903年),30岁的林山腴在四川乡试中考取举人。四年之后,游历日本归国的他在北京经过朝考,被授予一个并无职权的闲职,掌管文墨的内阁中书。时值风云激荡、神州鼎沸,林山腴以侍母之名,收拾行囊打道归蜀,从此绝意仕出,埋头典籍,教书育人。

  编后

  历经近两月,《成都故事》之“百年前的成都‘乡贤’”专题今日结束。乡贤文化根植乡土、贴近性强,蕴含着见贤思齐、崇德向善的力量。历数前贤,深感而今更有可为、资源丰厚:成都历史上人才辈出,文化遗存丰富,积淀深厚,是为历史资源;当代外出求学经商务工者中涌现出一大批名人、达人、能人,是为外部资源;在家务农经商创业者中凸显的好人、贤人以及退休后返乡或回乡居住的老干部、老教师、老职工,具有独特的经验、学识、专长、技艺等,是为本土资源。对这些资源均进一步深入挖掘整理、保护传承、弘扬发展,必将成为传承文化、推动文明的正能量。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