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长沙会战 川军打痛日军两师团  

2015-06-26 15:5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长沙会战 川军打痛日军两师团

《成都晚报》2015年6月26日第09版

分享到:
第一次长沙会战 川军打痛日军两师团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第一次长沙会战 川军打痛日军两师团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血荐轩辕 川军抗战纪事(十)

  顾问:李殿元(历史文化学者) 胡越英(抗战史研究专家) 何允中(川军抗战史研究专家)

  编者按:1939年9月至10月,第一次长沙会战打响。四次长沙会战在抗战中上占有重要地位,川军参与其中三次,写下了壮烈和荣光。成都晚报将陆续分期报道。

  武汉会战后,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日军大部陷于漫长战线中处于对峙防守状态,此时侵华日军进攻的主要力量,就是冈村宁次的11军。11军是日军侵华的急先锋,在以重大代价勉强占领空城武汉以后,1939年上半年。冈村宁次先后悍然发动南昌会战和随枣会战,而到9月,冈村宁次再次聚集大军,向长沙进犯。

  15万日军 三路侵袭长沙

  “日军在相对疲惫的状态下强袭长沙,大致有两个方面的目的。”历史学者李殿元分析说,其一,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在处于中国军队的三方包围之中,通过南昌、随枣两次会战,日军虽然没有达到歼灭中国军队主力的目的,但从战术上来看,缓减了这两个方向的压力,这时应该打压第三个方向——武汉南面的湖南方向中国第九战区;其二,由于中国军民的强烈反抗,日军被迫由速战速决转而长期作战,后勤补给准备不足。而湖南是中国的粮仓之一,一旦湖南被占,中日双方在粮食补给上的一减一增,将对战争局势产生巨大影响。

  日11军兵力雄厚,拥有7个师团又2个旅团,总数近30万。武器也最为精良。此次冈村宁次准备充分,调集了陆海空共约15万兵力,采用多路出兵,分击合进的方式,主力分为左中右三路突进。虽然以中路为进攻主力,但仍然在左右两路投入了重兵,期待三路协同,击溃中国军队的防御体系。

  在中路,4个师团的日军从岳阳出发,沿着陆路渡过新墙河、汨罗江,从北向南直逼长沙;右路2个师团编制的日军则是侧击,从南昌出发,从东往西夹击长沙;左路的日军上万兵力则主要在海军掩护下,从洞庭湖侧面登陆,袭扰牵制中方兵力,必要时候完成合围任务。

  战术明确 中国军民誓死一战

  “对日军的这次进攻,中方早有预计。”李殿元说。

  中方第九战区由薛岳指挥,属于当时最强大的战区,但可以使用的兵力不过25个师,不到24万人。看似有兵力优势,但战斗力与日军相比还是很有差距,“当时日军一个大队(与营相当)对抗中国军队一个师是常见的。”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表示。“当时中国政府的高层也信心不足,不主张固守长沙。”李殿元说,但第九战区具体负责作战的指挥官却战意高昂,信心十足,制定了细致的作战计划,说服了最高当局。“这个计划很有效,简单说来就3点:一、破坏交通,使日军重武器不能随军发挥作用;二、不固守一城一地,层层阻击延缓消耗日军战斗力;三、待敌深入,聚集主力歼灭敌人。”

  第一点做得十分彻底,老百姓也十分积极地帮助军队破坏交通。时任第九战区司令官的陈诚后来写道:“1,选定有水田之处,完全恢复水田。2,选湖边,破坏成湖。3,选定山腹部,破坏成绝壁。4,选定敌寇必经之处,破坏成不规则之深沟。5,选定一般路面,破坏成凸形,在路上以及两侧,均不能行车。虽然破坏工作可想而知是极为艰巨的,然后在民众帮助下,我们做得相当成功!”曾参加湖南作战带队修补道路的日军军官藤原彰回忆道:道路已经损坏得不成样子了。尽管在地图上有公路的记号,但实际上有很多地方完全没有留下道路的原来形状,有些地方甚至变成了水田。我们也无计可施,不知如何是好。

  “路破坏了,湖南本来山地就多,于是越往纵深打,日军的重装备就越跟不上,中国军队则越打劣势越小,伤亡也小了下来。”何允中说,“第二点执行也很坚决,守不住不死守,但也不大退。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说,当时他就纳闷,阵地上的中国军队怎么都没有坚决地抵抗?”

  只有第三点没有完全实现:老奸巨猾的冈村宁次发现情况不对,下令让日军突围的突围、撤退的撤退,逃回了原防地,但损失巨大。据战后统计,日军伤亡接近3万人,中国军队伤亡4万余人,这是历次战役中,中日战损比较接近的一次。

  阻击+追击 川军打得也漂亮

  驻守在第九战区的两支川军部队分别是:杨森的20军在湘北汩水河上游的平江县和赣北修水县一带;王陵基的30集团军位于杨森的右翼,也在修水县一带以及修水上游的武宁县。杨森任第27集团军总司令,指挥20军和临时配属二三个军,20军军长一职由原133师长杨汉域升任,133师长一职,则由副军夏炯兼任。

  9月15日,日军最先发动进攻的,是右路赣北的106师团和101师团,川军部队正是其前锋所指。尽管几个月前的南昌反击战全线进攻,川军伤亡很大,力量没有恢复,实力比较虚弱。但依然在日军106师团北上路上,层层阻击,牺牲巨大。

  但日军106师团逐渐深入,成为孤军,23日开始,赣北总指挥罗卓英集中主力四面围攻,试图将106师团重创或者歼灭。日军师团长中井良太郎中将发现情况不对,立即下令放弃围歼川军第30集团军计划,三路突围。30集团军所属各部随即转入追击,冈村宁次被迫命令中路的33师团放弃进攻,转而救援106师团。日军经过7天的痛苦突围战,终于在10月13日,退回出发时的据点。而助战的日101师团的102旅团伤亡很大,被迫撤退。

  此战让日本陆军高层极为光火,1939年年底至1940年初,日101师团、106师团被解散,废除番号。

  而川军杨森的20军也在白沙岭、长寿街等地打退了日军33师团的进攻,并多次侧击、伏击日军,破坏公路。与79军东西夹击日33师团和13师团,差点将之打散,逼其全线撤退,并予以追击,恢复了全部防线。成都晚报记者 周浩波

  川军78军新16师副师长明继光收藏的一把由日本甲级战犯、侵华日军始作俑者板垣征四郎亲笔提字的中国式折扇。扇子的正面,是一个鲜红的太阳图案,扇子的背面,是板垣征四郎的亲笔题字,正中是“至诚”二个大字,左侧是二行小字落款: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

  折扇从被击毙一名叫本间的日军大佐身上搜出的,明继光将其收藏作为纪念,并当即挥毫在扇子正面太阳图案的两侧写下如下字样:

  民国二十八年十月十四日,余率师反攻,与日寇战于江西属之修水、三都,激战三昼夜毙敌在千人左右,遗尸数百具,获战利品甚多,余仅敢一扇以为纪念,而志不忘是役,也即所谓这湘北胜利局部战斗也。益军识于江西武宁澧溪军次 时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注:明继光字益军)图文由何允中提供

  ●战况

  查知日军企图 20军攻守自如

  川军20军由杨森率领,以平江县为根据地,向北可威胁鄂南,向西可出击湘北。王陵基带的30集团军所处的战略地位也十分重要,从赣西北的武宁可以直接进攻长江边上的重镇九江,也可向北出击,截断粤汉铁路,威胁武汉。

  1939年9月21日,集结于湖北通城的日军第33师团,在师团长甘粕重太郎中将指挥下,在鄂南发起攻势。其目的是从东边避开中方主力沿新墙河、汨罗江设置的两道防线,在平江地区与湘北日军主力夹击部署在新墙河、汨罗江防线的第15集团军。第9战区对鄂南方向进行防御的是杨森的第27集团军,川军20军归其辖制。

  杨森把他的集团军总部安在平江县城西面的长寿街镇。这一路日军攻击的目的地,恰恰就是长寿街。日军第33师团在中国军队有计划地层层阻击中艰难向长寿街方向前进,24日,又遭到第20军133师、134师在白沙岭堵击。

  白沙岭是日军前进方向上的重要隘口,如果被占,日军即可直达长寿街和平江县城,中间再无险可守。因此,133师李介立团在这里进行了拼死抵抗。战斗到第二天下午,李介立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前几次战斗,阵地前留下了不少日军尸体,但后来日军再冲锋时,并不冲向山头,而是在那些尸体堆中打转,像是在找寻着什么。李介立一醒:显然,敌人有重要的东西被遗留在这堆尸体上了。趁着天色渐晚,李介立立即组织敢死队向敌人发起猛烈反冲锋,同时派出团部通讯排不顾死伤冲到敌尸堆中寻找异常物。终于,通讯排在一个被打死的日军军官身上发现一个牛皮图筒。

  李介立打开图筒,一份日军作战地图展现出来!这是一份详细的日军前进路线图。这份作战地图被迅速地送到还在长寿街总部的杨森手中。正在揣摩日军攻击方向的杨森立即根据敌军意图改变部署,防日军占领白沙岭、长寿街。当这股敌人正乘胜向汩罗江下游前进时,却被杨森命令的133师的一部包围起来,动弹不得。此时,中路一股日军由湘北正面沿汩罗江下游东进占领了平江县城,但当这支日军再折向攻击接应长寿街被围之敌时,杨森已调集79军主力将其死死挡住。另一支从白沙岭向南的日军也被133师主力挡住。而134师正受命沿33师团尾追,并攻占敌之必经之路桃树港。

  至此,33师团已犹如一条大鲨鱼游上浅滩搁浅,根本无法完成向长沙方向同中路日军会师的既定目标。

  到10月1日,虽然正面之敌已进入我纵深100多公里,但在中国军队消耗战术打击下,已是强弩之末,沿途道路已被完全破坏,弹药物资的供给更成了严重的问题。冈村宁次感到战场形势不妙,下令总退却。趁敌退却之机,杨森指挥部队向围困之敌33师团发起攻击。133师奋勇当先,夏炯师长组织起9支敢死队,亲自带队打埋伏,截住逃敌一阵猛打。日军丢下无数尸体突出包围,我军尾随逃敌,不断以猛烈的攻势进行侧击,日军狼狈不已,拼命逃窜。

  133师全力以赴,又以最后一支部队抢占了白沙岭和苦竹卡要地,与向北逃窜的日军展开激战,致敌逃窜,并乘势收复麦市,与通城之敌相对峙。

  另一边,从长寿街向东北方向逃走之敌约有一个旅团,在江西修水城西大半渣津被20军杨干才134师截住。双方战斗异常激烈,日军为了突出包围圈,绕开正面发起猛攻,134师伤亡惨重,反被日军包围。此时,川军30集团军78军主力新13师师长刘若弼终于率部赶到,同时到达的还有第8军,两部向敌人猛攻一昼夜。第二天10月16日,日军终不敢恋战,翻越九宫山退回湖北通山。修水县城被收复。

  至此,第一次长沙保卫战结束。平江县城也随之收复。 文/何允中

  ●短评

  成功的战役 李殿元

  第一次长沙会战,曾任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任作战科长的赵子立认为:“此次会战,据实而论只能算是一个平局。”《中华民国史丛书·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一书中也写道:“……战斗结果,两军都回到原有阵地。因此,就会战局部而言,双方未分胜败。”但书中也认为,“但从抗战的全局而言,却是对中方有利。”

  应该说,此战中国部队挫败了日军的战役企图,消耗了日军大量人员、装备,使日军显露出发动大规模作战时兵力不足的弱点。军队士气得以提振,抗战必胜的信心得到进一步增强,而且争取到了有利的国际舆论。所以,总的看,第一次长沙会战是成功的。

  作为地方部队,川军在此战中的表现也较为突出。30集团军在武宁、修水方面作战有功,王陵基也升为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30集团军新13师师长刘若弼收复修水,卓有战功,升为78军副军长,并被通令嘉奖。27集团军防守侧翼,指挥有方,进退有据,而20军在战场更是表现卓越,使人们对川军的战斗力有了新的认识。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