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常德会战 川军师长许国璋以死明志  

2015-07-24 14:5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德会战 川军师长许国璋以死明志

《成都晚报》2015年7月24日第08版

分享到:
常德会战 川军师长许国璋以死明志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常德会战 川军师长许国璋以死明志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常德会战 川军师长许国璋以死明志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常德会战 川军师长许国璋以死明志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川军抗战纪事(十四)

  顾问:李殿元(历史文化学者) 胡越英(抗战史研究专家) 何允中(川军抗战史研究专家)

  许国璋(1897—1943),字宪廷,四川成都人。1937年七·七事变后,随29集团军出川抗日。1938年,率部参加黄(梅)广(济)战役。1941年升任150师少将师长。1943年率部参加鄂西会战。同年11月在参加常德会战时身负重伤,举枪自戕,以身殉国,被追赠陆军中将。2014年9月1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编者按

  1943年11月至12月,进入抗战相持阶段后最大规模的常德会战打响。中国军队74军余程万57师以7000人抗击日军3万人,固守常德16天,全师官兵仅余数百人——这个悲壮的故事现在已经被很多人所知晓,但川军150师师长许国璋以身殉国、新15师千里驰援围追日军的事迹,知道的人并不多——即使在烈士许国璋的家乡成都。

  “常德会战中,川军的表现可圈可点。”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表示。

  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至12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中国军队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16个军21万人迎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毙伤日军1万余人。

  “当时,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已经处于劣势。在太平洋中部马绍尔群岛和南太平洋新几内亚群岛的决战已经惨败,号称百年长胜不败的联合舰队已经被摧毁而所剩无几。日本本土的硫磺岛和冲绳岛已经暴露在美国人强大舰队面前,菲律宾群岛也正面临美国军队反攻。日本人的‘第一国防圈’被撕破了。而在我国云南西部,虽然中日双方还是隔着怒江对峙,但中国方面已经在怒江东岸集中了20多个装备着美式武器的作战师,强渡怒江反攻滇西的战役就要拉开序幕。使日本军方感到恼火的是,如果日军被逐出缅北,那末,美国的装备就会通过滇缅公路从印度大量地运到中国战场,日军在中国战场的武器优势将会丧失,也就是说,在中国战场彻底失败也就为期不远了。”何允中介绍说。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陆军发动了“常德会战”。战略的目的有两个:一、攻击常德,牵制我远征军发起怒江战役;二、占领战略要地常德。

  “日军付出巨大代价占领了常德,但中国军队利用57师的顽强抵抗赢得的时间形成了合围态势,迫使日军仅占领常德6天就不得不仓惶撤退。”历史学者李殿元评价说,常德会战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同盟国对该战役有较高评价。

  何允中则表示,川军在常德会战中至少有5个贡献:一,川军伏击敌船,截获情报,证实日军攻击方向确为常德,有利于中方的战役应对;二,川军誓死阻敌,许国璋将军战场阵亡;三,支援攻占德山,保障常德进出通道;四,川军新15师不远千里,驰援常德;五,及时发现敌逃和截获敌退情报,为中方调整部署赢得机会。“可惜很少有人研究,普通人更是基本不了解。”

  A

  伏击敌艇 意外缴获重大情报

  川军王赞绪29集团军原属第五战区,在大洪山打游击。1941年底调离大洪山,在河南西部的内乡县一带整训。1942年春节后不久,29集团军南调湘北,归入第六战区序列,担负洞庭湖以西及长江南岸防务。 

  1943年初,日军渡过长江,占领石首城和华容城,29集团军组织反攻未果,丧失了湘北长江天险。到了当年10月,敌人以中、小队为单位,组成汽艇分队,在长江南岸沿滨湖地区的湖沼港湾中不断进扰。这些汽艇分队十分猖獗,艇上架设轻重机枪,自恃火力强射程远,行动迅速,经常突袭两军中间地带中方的巡逻兵,还不断来村中抢粮。情形表明,敌人似乎又有大的活动。

  驻守在南县的150师师长许国璋得到报告,决心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下令寻机伏击。一天黄昏,当几只汽艇袭扰我防区,装载着抢掠来的粮食物资回程时,密集的枪声在两岸骤然响起。两岸飞向汽艇的子弹越来越密,六○炮开始开火,一群群炮弹不断从天而降,穿着灰色军装的中国士兵不顾艇上机枪扫射,冲到岸边向汽艇投掷手榴弹。汽艇上的日军很快就明白了这不是小规模的挠袭,而是有准备的伏击,于是开足马力逃跑。可是许国璋早有计划,安排的伏击战线特别长,汽艇难以全部突过伏击区。三艘汽艇起火,撞到岸边搁浅了,汽艇上除了几个重伤不能行动的鬼子被俘以外,共50多个敌人被打死。

  这一次伏击收获非同小可!除了艇上的轻重机枪和各类物资外,还有一件更珍贵的战利品:一具血肉模糊的日军军官尸体下面,压着一个军用皮包,包里装有一张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这张军用地图到了师长许国璋手中,紧接着送到军长、总司令和战区长官部。

  这张地图上标明,敌人将要发动一场新的攻势,其主攻的箭头矢标直指常德,助攻矢标指向桃源!

  B

  “我是军人 应该死在战场上”

  11月1日开始,日军以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为总指挥,分三路西起沙市,东至岳州全线进攻。中方一线部队受命逐步后撤。至11月下旬,日军已从西北和东北两路逼近常德和桃源。

  阻击西北一路敌军的任务落到了29集团军肩上。集团军总部命令在南县、安乡作战的44军许国璋150师向西南转移,占领常德北面的太阳山,准备攻击敌后。太阳山是常德近郊的制高点,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只要占据着太阳山和邻近的太浮山,日军即便是占领了常德,也无法立住脚。

  150师在南县和安乡一线迟滞敌人、辗转作战已经20余日,早已伤亡惨重、残破不全。接到向太阳山转移的命令后,当即摆脱敌人后撤到达澧水岸边。可是全师喘息未定,右前方津市正面之敌已经渡过澧水,向150师截击而来!如果不赶在敌人的前头,就会被截住, 加上后面的追兵,全师将在滨湖地带被敌包围而陷入覆没的困境。

  许国璋当机立断,命令师参谋长林文波随449团团长谢伯莺作先头,迅速渡河急驰太阳山占领各要点,同时命令448团和450团分头向太阳山速进,自己则率师部和两连士兵跟进。不料晚了一步!从津市渡河之敌已经得知前面是150师部的消息,迅速突进,插到师主力和师部之间,截断了许国璋通向太阳山的道路。此时,尾追而来的敌人已经赶到,形成两面夹击。许国璋率部且战且走,退到常德西面十来公里的陬市镇。敌人紧追不舍,在黄昏时将陬市镇三面围住。陬市镇临河而建,另一面是波涛滚滚的沅水。

  正面数倍于己的强敌,后面已经没有退路。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趁着敌人攻击的间隙,许国璋命令与师参谋长最后一次联络后销毁电台和密码,全体师部人员提枪上阵,自己也提着手枪指挥战斗。战斗激烈之时,一颗炮弹在身后爆炸,弹片横飞,许国璋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过去。许国璋师长平素待人宽厚温和,与士卒同甘共苦,深得官兵爱戴。身边的官兵看见师长浑身是血,鼻吸全无,以为已死,哭送至镇内草房内暂停,恰逢两名渔民欲架船逃离,激于义愤,自愿将师长“遗体”送至南岸。翌日清晨4时左右,许师长逐渐清醒过来,问及左右,才知道陬市已被敌人占领,自己伤后被抬过南岸。奄奄一息的许国璋突然挣扎着断断续续地大声说道:“我……我是军人,应该……死在战场上!你们把我抬过河,这是害了我!”头一歪,又昏死过去。随员们紧急抢救,仍昏迷不醒,疲劳已极的卫兵们又禁不住睡了过去,天还没有大亮,猛然被身边的一声枪响惊醒,发现师长已用卫士的手枪自尽,应是许国璋苏醒过来,摸到了身边卫士放在地上的手枪。许国璋师长自戕殉国,时间是1943年11月20日。副师长赵璧光继任150师师长,带领余部继续作战。

  许国璋殉国后,遗体被送回故乡成都市,我国著名雕塑家刘开渠为其塑像纪念,与刘湘、李家钰、王铭章的塑像一同屹立在成都市少城公园,称为四将军像。

  C

  争夺德山 守住常德“生命线”

  日军包围常德,但常德守军始终保持着南门一条交通生命线,通过它,常德守军不断得到补充和撤走伤员,对常德之战起到重要的支撑。常德战役进行到最紧张阶段,日军派出增援部队,汇同德山镇的占领军,再次强攻这条交通线,企图掐断常德的命脉,此地成了反复争夺的所在。此时,王赞绪率集团军总部退到郑家驿,立命少将高参张一斌指挥集团军总部独立团沿沅水扑向德山镇,保卫这条生命线。

  集团军总部独立团是王赞绪手中的王牌,也是他身边警卫总部的最后一支部队。张一斌受命,为总司令留下一个营,当即率领独立团两个营走了。独立团距德山镇约20余公里,张一斌在先头营中催兵急进,前面的搜索兵报告:发现敌兵三百余。两军相遇勇者胜!张一斌立即命令机枪连四挺重机枪占领右侧制高点,掩护攻击。敌军先发制人,机枪掩护步兵发起狠命地冲锋。张一斌以狠对狠,待敌人冲入射程,命重机枪连同各连轻机枪一齐开火,并立即发动反冲锋,迫击炮、六零炮同时伸延射击。敌人在连续打击下支持不住,回头就跑。跑到德山镇,又遇川军友军从后方攻击,敌人仓皇渡过沅水退却。独立团大获全胜,解除了常德南面的围困,保持住了这条重要通道。战区长官部因之奖励独立团1万元。

  D

  千里驰援 新15师靠双脚冲进战场

  常德守军坚守了16日。日军刚占领常德,中国军队5个师的援军已经赶到,前仆后继冲锋作战。在这支增援的队伍中,有川军的一个师。在常德会战紧张阶段,在江西修水的川军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得到命令,令其派出有力一部驰援常德。王陵基命令新15师师长江涛率本部应命。

  江涛原是参谋长,接替傅翼升任师长。时该师远在江西省修水附近的九宫山,从驻地到常德有1000余里。江涛清楚,千里驰援,必须抓紧分秒,否则,后果是灾难性的。冬天阴冷,风夹雨雪,新15师官兵顶着寒风日夜兼程徒步急进。全师仅用10天便赶到常德,时机正好,友军正在常德外围同日军展开激战。江涛师位于敌之外线,占据着有利的形势,全师放胆迅速投入战斗,从德山据点的敌人侧后拦腰就打。这时正是29集团军总部少将高参张一斌率独立团向德山攻击之时,日本鬼子没有料到侧后又冒出来一支生力军,被迫放弃德山镇,退守城垣。

  德山镇是常德城的重要支撑据点。当初中方失守德山,犄角失掉一偶,常德守军陷于被动。现在,日军失守德山,形势颠倒过来。新15师再接再厉,在常德西城发起攻城战。新15师到达常德战场战斗到第三天,城中敌人在众援军的围攻下精疲力竭,终于弃城。新15师在增援常德所表现出来的战斗精神受到战区长官部嘉奖,师长江涛、副师长陈渔浦以下,有不少官兵得到勋奖。

  E

  深入险地 及时发现日军要逃

  日军只在常德城里勉强呆了6天,日军总指挥部惟恐深入常德地区的日军陷入灭顶之灾,下令日军撤退反转。中方截获了日军撤退的相关情报,但难辨真假,一时难以决断下步部署。正在为难之时,守卫太阳山的川军部队送来了重要情况。

  150师谢伯莺团在师参谋长林文波的带领下占据太阳山后,不断向围攻常德的敌人发起进攻,从背面牵制敌人,另又以运动战方式,摧毁敌之运输线路,消灭敌之后勤力量。敌人恼怒万分,想打找不着对象,不打又挨揍。就在此时,太阳山的搜索排长报告,鬼子情况有变,现在从公路上往常德去的汽车全是空车,而从常德返回的汽车全成了重车!师参谋长林文波立即同排长一道返回山麓的观察哨,查看观察哨记录,并亲自观察。发现两天来,日军已经有4个车队共127辆空车向常德方向开去,常德方向开回来88辆,全是重车。林文波作出判断:这是日军在向后运送物资和伤亡人员,是逃跑的征兆。林文波立即急电集团军总部,并建议总部向战区长官部报告。电报发出后,很快便得到长官部复电:分电各军,准备追击!一日后,敌军果然退却,中方各路军马对日军展开大追击,杀得日军落花流水,最终退到会战发动时的地盘。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