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上高战役 川军打出“最精彩一战”  

2015-07-03 07:0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高战役 川军打出“最精彩一战”

《成都晚报》2015年7月3日第10版


上高战役 川军打出“最精彩一战”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上高战役 川军打出“最精彩一战” - 李殿元 - 李殿元的博客

  顾问:李殿元(历史文化学者) 胡越英(抗战史研究专家) 何允中(川军抗战史研究专家)

  编者按:中国抗战重大战役中,作战规模并不算大的“上高战役”却占有较高的位置,其缘由大致可用当时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的评价“这是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来概括。装备低劣的中国军队利用地形和纵深迎战日军,一直掌握战场主动权,赢得十分漂亮。这场战役,川军78军正面参与作战,72军、26师受命支援,侧击、追击、痛歼,也获得出川抗战后难得的完胜。历史学者李殿元、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介绍了上高战役开展的背景及战斗过程。

  园部和一郎急于“送走前先捞一把”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特别是二战正式爆发后,日军制定了新的作战方略:正面战场短促突击、以攻为守,重点放在清肃我敌后游击力量,稳定后方。1941年初,已调任日华北方面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计划发动对山西境内的中国军队中条山根据地发动大规模袭击,日本军部下令调日11军33师团前往配合。

  此时,刚上任11军司令官的园部和一郎正焦头烂额,他上任后连续发动的数次“短距离截断作战”都未取得预想的战果,日军部已表示不满,此时11军主力之一33师团被调走,南昌地区将只有一个34师团防守,对急于发动新的攻势挽回颜面的他可谓“雪上加霜”。于是34师团长大贺茂向园部建议,乘33师团尚未走,发动一次进攻。正好日本在华派遣军从上海调来的池田独立混成第20旅团到达南昌,日军在南昌地区约有2个半师团6万余人的力量。园部遂批准大贺茂的行动方案,计划北路33师团自安义武宁直扑奉新一带中国守军70军,南路池田旅团从义渡街出发渡锦江从后背打击上高等地中国军队,中路第34师团则兵发西山、大城,图谋向西一举攻下高安、上高的中方营垒。上高战役就这么仓促发动了。

  上高城位于江西西北部,距省会南昌120公里,位置非常重要。它扼守从南昌到长沙的湘赣公路,一旦日军占领上高,就会从侧翼对湖南的第九战区主力造成极大的威胁,而中国军队要反击南昌,也务必控制上高。

  骄狂冒进日军“偷鸡不着反蚀把米”

  日军十分骄狂,欲以两个半师团还不到的兵力寻歼19集团军主力。中方判明其企图,决定在第一、二线阵地节节抗击,迟滞和消耗日军,待疲惫日军进至第三线主阵地时,集中兵力予以反击。

  3月15日凌晨,日军主力分三路攻向上高地区。在中国军队的“配合”下,日军进展“顺利”: 北路日33师团当日中午占领奉新,16日进至棺材山、车坪附近。南路日独立混成第20旅团渡赣江,沿锦江南岸西进,至17日,先后占领曲江、独城等地。中路日主力34师团16日由西山、万寿宫沿湘赣公路和锦江北岸向西突击,当日占领祥符观、莲花山。17日晚,中国守军主动放弃高安。

  三天内进展迅速,日军很是骄傲,不料之前不过是中国军队诱敌深入的战术而已。所以日军很快就尝到了灰头土脸的感觉:

  北路日33师团尾随退却的70军杀到上富一线,70军突然死战不退了,苦战1日后,赣北地区的川军30集团军72军突然从侧翼增援过来,切断了33师团退路。33师团遭两翼夹击,19日后撤返回奉新,认为配合第34师团作战的任务已经完成,遂转入休整,准备调往华北。后来看,这成为战局转折的关键点。

  南路独立混成第20旅团主力北渡锦江,与第34师团会合,以加强上高正面的突击力量。而留在南岸掩护左翼的1个步兵大队“赣江支队”被川军26师在泉港附近截击,被歼大半。

  境况最糟糕的是中路日军主力34师团。该师团18日占领高安后继续向中国第三线阵地进攻,却遭遇中国74军的坚韧防御,日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猛烈进攻达6天却进展甚微。而此时日33师团已后撤,34师团侧翼暴露,第九战区抽调川军王陵基29集团军72军陈良基、傅翼两个师由三都兼程南下,与友军73军、79军从两翼赶到战场,对第34师团构成合围。日军全线动摇,急忙向11军司令官园部求救。11军对这次“短距离截断作战”事先也未予特别重视,此时才发现33、34师团缺乏协同,事态严重,赶紧命令33师团和其他后方部队紧急出动救援。33师团一路上遭遇到川军78军和70军的层层阻击,苦战3天才将包围圈撕出一个缺口。27日,第34师团在33师团和独立混成第20旅团接应下,终于突出中国军队包围圈。

  中方不舍追击。川军受命,王克俊师、傅翼师、陈良基师聚歼残敌。28日凌晨,王克俊师适遇34师团向东退却的大队人马,当即阻击,鏖战一天,待友军赶到,咬住第34师团后卫,全歼守敌600余人。到31日,中国军队已完全恢复战役前的阵线,4月3日,日军已龟缩进原阵地凭险固守,中方指挥官罗卓英遂下令停战斗。

  这一战役,中方统计战果为:自身伤亡2万余人,毙伤日军少将步兵指挥官长岩永汪、大佐联队长浜田以下1.2万余人。34师团和独立混成20旅团伤亡都超过50%。日军高层震怒,将园部和一郎解职,由阿南惟几中将为11军新司令官。园部和一郎上任还不到一年就“下岗”,成为任期最短的11军司令官。成都晚报记者 周浩波

  在上高会战整个围歼追击日军的战斗中,王克俊率领的49军26师打得十分勇猛。

  王克俊,四川岳池人,别号杰夫,是少数几位在第三战区“打满全场”的将军之一。其所在的26师是川军建制,以川人为主。从1937年的淞沪会战,到1944年的衢州战役,王克俊都率部受命参战。在上高会战中,王克俊指挥76团在赣江阻击日军渡江部队,战斗十分激烈,团长和副团长先后负伤退出战斗,王克俊拔出手枪走上一线阵地督战,终于在激战一下午后,将日军击退。战后,部队中的官兵编了一句顺口溜:“撼日军易,撼杰夫难”。

  很多老兵说,这一仗是26师在整个抗战期间打得最漂亮的一仗。

日军谓26师为“奔腾劲敌”

第二次南昌会战后,26师副师长王克俊升任师长。26师的代号是“奔腾”,官兵左臂的白底蓝字臂章上都有“奔腾”二字。王克俊对这个代号十分满意,他说:“我们的部队要万马奔腾。”

  驰援友军 日军见识“奔腾”军

  1941年春,26师奉命参加上高会战。这次会战的主要地域高安和上高都在赣江重要支流锦江流域,因此日军把这次会战称为锦江作战。战场指挥官、第三战区副长官兼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准备与敌决战,向“军委会”急电,希望从相邻的九战区抽调部队增援。“军委会”急从抚河东岸抽调49军26师和15师秘密由浙江向西进入日军外线,从侧后向敌南路反包抄。26师驻防在江西东面的浙江省,得到驰援江西的命令后,王克俊立命76团团长李佛态率先,78团胡荡和师部跟进,渡过赣江。

  事实证明,这是此次会战中精彩的一着。此时南路日军突然变招,出人意料地分出其赣江支队转折向南急进,74军在赣江北岸的守军虽顽强抵抗仍难以支撑。在最后关头26师赶到74军樟树镇阵地。正在向樟树镇前进的日军赣江支队没料到自己的侧面突然出现一支生力军,李佛态76团和胡荡78团向敌展开猛攻。双方正在激战时,川军战士抓住了日军的一只信鸽,鸽子腿上有一个小小的系筒,系筒内纸条上的日文写着:“当面敌军强大,辎重伤病后撤”。王克俊拿到这张纸条,知道当面之敌已是强弩之末,于是指挥相继赶到的部队投入战斗。经过连续两天的浴血奋战、反复冲杀,终将日军赣江支队打得溃不成军,丢下大批尸体逃窜。全师官兵节节穷追,一直追击到北西方向数十公里日军在灰埠的营地,顺势将灰埠的日军围歼一部。在灰埠的日军参谋长儿玉走投无路,切腹自杀。26师缴获大批武器装备和文件。一名被打死的参谋身上的一份文件中写道:我军侧背遭受重庆军旁系有力之奔腾部队猛烈进攻,损失惨重。又说:奔腾部队是我军劲敌,以后要慎重对付,相机给予打击并消灭之。

  川军勇武 令司令官感慨

  南路日军被26师打垮,日军不仅钳形攻势破产,而且向东南的退路也被截断。而此时位于赣西北修水和武宁地区的川军王陵基30集团军在棺材山成功拒敌,派72军急行军翻九岭山从外线夹击北路日33师团,33师团见形势不妙,丢下中路日军撤离战场。

  狂妄自大的中路日军不顾南路失败,北路撤走,依旧孤军冒进,万余人落入罗卓英调集的各路大军的包围之中。日军急忙派出3000余人沿公路西进增援,26师一部立即受命与15师以及74军的另一部拦截,将增援之敌死死堵住。

  3月26日,19集团军的两个军共6个师,以及外线的4个师发动总攻,最后有部分日军在2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突出包围,乘夜向东溃逃。我军全线追击,26师再建奇功,不仅完成阻击南昌之敌的任务,而且追击作战一直逼近南昌城外的万寿宫。

  是役日军惨败日军丢下尸体无数,后被我军集中掩埋。掩埋地点位于上高我阵亡将士墓对面。战场上的对手,死后依然相对。

  会战结束后,26师获得第二号武功状,蒋介石在重庆官邸召见王克俊共进午餐,以示嘉勉。

  此次会战是罗卓英战史上的得意之笔,称对自己来说,“这是抗战以最真实的一次胜利”。他回忆道,会战结束后,他到吉安慰问负伤官兵。在一间满是伤员的临时大病房里,他摸着一个年轻伤员的头问:“哪个部队的?”“26师的。”“怎么受的伤?”“刺刀扎的。”“当面的鬼子呢?”“干掉了。”他还注意到这里的26师负伤官兵重伤多于轻伤,刺刀伤多于枪伤。此时此刻,战场之惨烈和26师官兵白刃搏杀之精神以及热血飞溅的场面如历历在目,令他感慨不已。

  上高会战经束后,26师仍归建制,回到三战区,随49军驻防浙东,防区是诸暨一带,面对着日军占领的绍兴,左翼与川军范绍增88军新21师为邻,站在同一条战壕内。 文/何允中

●短评
小会战 大意义

  李殿元

  在8年抗战期间,正面战场所进行的各次会战中,上高会战的规模不大(日军参战部队只有两个半师团;中国参战部队主要是74、70、72、49军,加上在武宁方向策应的第78军,也只有5个军),作战地域较小(从泉港至安义,南北约80公里,从南昌附近至上高以东,东西也不过80公里左右,属于日军所谓的“短距离截断作战”),持续时间不长(从3月15日到4月2日,只有18天)。

  但这是一场有“蝴蝶效应”的胜利。对在抗战中从来处于下风、处于苦战地位的中国军队而言,这是一次难得的、始终掌握着战场主动权而制胜的会战,增强了中国军民抗战的信心;对中国战场全局来看,日军在华北的军事行动被迫有所延缓;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角度看,日军从中国战场抽身走向东南亚、太平洋的步伐被拖延,延缓了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有益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同盟的正义战争,因而具有深远的国际意义。

  上高战役的胜利,主要功臣是74军,但川军层层阻敌,及时驰援,功不可没。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