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发现孙中山遗稿始末  

2016-09-06 20:3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发现孙中山遗稿始末

 (刊于《文史杂志》2016年5期)

摘要:1991年,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在四川德阳发现了孙中山、廖仲恺、胡汉民等国民党元老的亲笔信函、电报、命令等,其中有孙中山的9件文稿。这批文稿的内容集中反映了孙中山毕生事业重要转折时期的1923---1924年,这一二年中的斗争充满了历史的复杂性、艰巨性及重要性。新发现的孙中山等人的文物资料,对这一时期的已知历史资料作出了弥足珍贵的补充;对这批资料的研究,为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学术成果。

关键词:孙中山遗稿  新发现  重要补充  研究成果

 

众所周知,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是公认的中国20世纪三大伟人,他们对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演变,对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独立富强的今天,都作出了不可抹灭的贡献。搜集他们的文稿,更好地研究他们、宣传他们,历来是社会科学界重视之事。

以孙中山来说,对孙中山文稿的整理和研究,就搜集的篇目与范围而言,当以中华书局1981-1986年陆续出版的《孙中山全集》十一卷本最为完善。它不仅远远地超过了所有先前出版的《总理遗教》《孙中山选集》一类书,而且也大大地超过了60年代台湾出版的《国父全集》六卷本。因而,《孙中山全集》在对孙中山及其中国现代革命史的研究中的重要作用是不容置疑的。但是,由于孙中山领导旧民主主义过程的艰难与复杂,有许多文稿的散失,《孙中山集》也没有穷尽孙中山的文稿,所以在此后还有《孙中山集外集》《孙中山集外集补编》[1] 等书籍的出版。

能够发现孙中山遗稿,无论对谁都是一件天大的幸事,而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就遇到了这样的机会,竟然发现了孙中山9件遗稿。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25年,仍然值得追述其发现过程。

1991年初,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长隗瀛涛从他的学生、在德阳市文化局工作的赖汝航同志那里得到消息,说前驻粤滇军第二军军长范石生的后人居住在德阳,手中可能握有一批包括孙中山在内的国民党元老的手稿及其他文物资料。

作为著名的历史学家,隗瀛涛凭他的学识和职业敏感,立即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信息,深入下去,很可能会发掘出一批即有价值的资料。

因为,范石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尤其是20世纪20---30年代的民国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

孙中山于1922---1924年在第三次重建广东革命政府的革命活动中,范石生是当时驻粤滇军中实力最强的军事人物,也是较能服从孙中山调遣的将领。范石生在1922年底驱逐陈炯明出广州,迎接孙中山回粤重组大元帅府的事件中建有功勋,被委任为驻粤滇军第二军军长,授上将衔。1923年,他在讨伐并击退陈炯明叛军对广州城的进攻的战事中,更是功勋卓著,深得孙中山的倚重并受到了孙中山的多次肯定,这在《孙中山全集》上是有记载的。例如:114日,滇军右冀攻克鸭仔步,孙中山特令嘉奖“翼总指挥范石生……白金二万元”;1111日,孙中山致电范石生等人,以示慰问;1114 H,因范石生率部反攻石龙,孙中山专门为此发布命令,肯定“此次蒙兰之退,形同混乱,非范军长石生督师回援,歼灭首逆,则今日之战局,更不卜可知。”[2]

范石生与朱德总司令也曾经有过并且一直保持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他们同期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又一起参加辛亥革命。19626月,朱德在同奇涵、杨至诚等同志的谈话纪要中说:

南昌起义前,驻在湖南的范石生第十六军同我党保持着统一战线关系,该军内仍然有我们党的组织,范石生也有同我们联合一起进入广东之意。南昌起义后,部队南下时,恩来同志就给我们写了组织介绍信,以备可能同范石生部发生联系时用。范石生同我也有旧关系,我们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时是同学,并且一起参加过辛亥革命。当我们进至上堡后,范石生就主动派在他部队中工作的共产党员韦伯萃来同我们联系,希望同我们合作。我们经过党组织的讨论和批准,同意同他合作,就签定了协议。……[3]

以上材料,足以表明范石生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地位和影响。由于范石生早在1939年就被暗杀,因此,过去对他的研究是不够的;他的后人也就有保存范石生遗留文物的可能。

在隗瀛涛馆长的力主下,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当即派人两次前往德阳,进行专访,力争有所收获。

在德阳,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所派之人与范石生将军之子范伦先生有多次交流,确定范伦手中确有孙中山等人的遗稿,并进而得知范石生将军被暗杀时,虽然其子范伦年仅5岁,但由于范将军早已将孙中山等人的文稿装订成册,并一再叮嘱要妥善保管,故范将军的大量遗物由范伦一直保存了下来。“文革”期间,“造反派”欲“揪军内一小撮”,矛头直指朱德委员长,其中整理的主要材料,就是所谓“大军阀朱德与大军阀范石生的关系”。因而由范伦保管的范石生将军的遗物曾被收缴,所幸的是当时有四川省博物馆出面考证,认为这批资料并非反动东西,而是需要妥善保管的具有重要价值的历史文物。“文革”结束后,这批遗物终于又归还于范伦先生。

范伦先生向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有关人员出示了他所珍藏的文物,计有各类信函、电报、命令等文稿手迹或原件共39件,这些信函大多是用“太本营秘书处用笺”、“太本营参谋处用笺”、“大本营公用笺”、“广东省长公署用笺”所写;有包括云南陆军讲武堂学员毕业集体照片在内的历史照片6件;还有范石生将军遗留下来的若干零碎首饰和使用过的物品(其中有的物品据说是孙中山所赠送的)等等。

在范伦先生所珍藏的这批文物资料中,最有价值的是孙中山、廖仲恺、胡汉民等国民党元老的亲笔信函、电报、命令等。它们分别是:

1、孙中山19231121日致范石生信函;

2、孙中山19231124日致范石生信函;

3、孙中山19231222日致范石生信函;

4、孙中山1924112日給杨希闵、范石生等人的命令;

5、孙中山192431日致范石生信函;

6、孙中山1924413日致范石生信函;

7、孙中山192492日由胡汉民代行给范石生的命令;

8、孙中山19241010日给范石生、廖行超的电报;

9、孙中山19241013日给范石生的电报;

10、廖仲恺1924929日致范石生、廖行超信函;

11、胡汉民1924527日致范石生信函;

12、胡汉民1924529日致范石生信函;

13、胡汉民1924531日致范石生信函;

14、胡汉民1924914日致谭延闿、刘震寰信函;

15、胡汉民1924916日致范石生信函;

16、胡汉民1924920日致范石生信函;

17、胡汉民19241017日致范石生信函。

此外,以下信函也是具有研究价值、值得重视的信函:

1、范石生192410月致孙中山信函;

2、杨庶堪192411日致范石生信函;

3、杨庶堪1026日致范石生信函;

4、杨庶堪23日致范石生信函;

5、谢无量924日致范石生信函;

6、卢师谛15日致范石生信函;

7、卢师谛致范石生信函;

8、李根源123日致范石生信函;

9、蒋光亮1924116日致范石生信函;

10、蒋光亮致范石生信函;

11、王汝为1924112日致范石生信函;

12、陈廉伯192495日致范石生信函;

13、叶恭绰214日致范石生信函;

14、龙济光828致范石生信函;

15、杨钟寿1226致范石生信函;

16、袁祖铭115致范石生信函;

17、张延谔1025致范石生信函;

18、范石生之父于腊月十二日致范石生的信函。[4]

这批信函、电报、命令的内容,主要是19231924年间,孙中山重建和领导陆海军大本营和广东革命政府,并就任大元帅一职时,为击溃陈炯明叛军对广州的进攻、平定商团反革命叛乱、为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而对范石生及其所部的具体指示;以及孙中山周边人、与范石生有交往人,对当时形势、事件看法的交流。根据信函内容、发函发报日期,与《孙中山集》《孙中山年谱长编》所载孙中山当时的历史实际活动,是完全吻合的。可以断定:这批文物是真实可信的。

在这批文物中,最重要的就是孙中山的9件文稿。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孙中山的这9件文稿,在目前搜集孙中山文稿最为齐全的中华书局1981---1986年陆续出版的11卷本的《孙中山集》和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出版的孙中山集外集中,仅辑录有3件,且都有异文或只是部分辑录,另有6件未辑录。因此,这批资料乃为国内外首次发现,对研究孙中山晚年的思想、活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因为1923---1924年是孙中山毕生事业的一个重要转折时期,而这一二年中的斗争,又充满了历史的复杂性、艰巨性及重要性。正是在这一时期,孙中山作出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决策。新发现的孙中山等人的文物资料,恰恰对这一时期的已知历史资料作出了弥足珍贵的补充。

孙中山、廖仲恺、胡汉民等人的文稿被发现并经确认为真迹后,立即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社会科学报》《团结报》《四川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文史杂志》《海峡两岸》《四川政协报》《文摘周报》《成都晚报》等报刊以及四川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媒介均对此进行了报道;一些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研究尤其是孙中山研究的学者、专家、教授也纷纷撰文,对这批文稿的发现及其研究价值予以充分的肯定。

在隗瀛涛馆长的指导下,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组织专人对这批文稿进行了专门的研究,先后发表了《从新发现文稿看孙中山晚年的奋斗》《新发现的孙中山文稿对<孙中山全集的补充>》等论文并出版了《新发现孙中山文稿及其研究》一书。

作为历史学尤其是中国近代历史学专家的隗瀛涛教授,在对新发现孙中山文稿的研究指导中认为,这批文稿的发现与研究,为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提供了以下的重要学术成果:

1、加强了关于孙中山晚年作为一位伟大的革命者,在很困难的情况下,仍在坚持不懈的奋斗,其斗争十分艰巨的论点;

2、进一步地论证了孙中山晚年产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思想基础及其具体实践,对香港、台湾及国外某些学者力图否定孙中山有“联共”思想及政策的观点进行了更为有力的澄清;

3、为目前收集孙中山文稿最为齐备的中华书局版《孙中山集》补充了6件未辑录的文稿,又对《孙中山集》中已辑录的3件文稿提供了全文或正文,还从胡汉民新函中发现了一段孙中山的“谕示”。以上10件孙中山文稿已为和上海人民出版社新近出版的孙中山集外集续编所收录;

4、对《孙中山集》《孙中山年谱长编》所载孙中山1924年8月29日的三封信函的顺序问题提出了令人信服的新解;

5、对“商团事件”中的范石生和胡汉民进行了实事求是的评价,有利于更进一步纠正史学界过去全盘否定的观点。[5]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收录了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发现的孙中山遗稿,在《“补编”补语》中说:“四川文史馆新发现的孙中山函札5件、大元帅令2件、电文2件,是研究孙中山重建大元帅府、粉碎陈炯明叛变、平定广州商团事件的重要资料。”[6] 又在该书收录这部分文稿处,特别说明:1991年,四川省文史研究馆,从范石生后裔范伦先生处寻访到孙中山手迹,计有孙中山的信函5件、‘大元帅令’2件、电报2件,系首次新发现,为研究孙中山在广州重建大元帅府粉碎陈炯明叛变及平定商团提供重要史料。”[7]

孙中山是中国伟大的民主革命开拓者,为了改造中国耗尽毕生的精力,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也为政治和后继者建立了坚固而珍贵的遗产。今年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在25年前发现孙中山遗稿及其研究这件事,是值得追述的。

 

注释:

[1] 《孙中山集外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孙中山集外集补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2]《孙中山全集》第8卷,第367页,第376页,第406页,中华书局1986年版。

[3] 朱德:《从南昌起义到上井冈山》《朱德选集》第392---399页,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4]《新发现孙中山文稿及其研究》,第6---7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5]《一个历史学家的历史》,第263页,四川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6]《孙中山集外集补·“补编”补语1,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7]《孙中山集外集补》第34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