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司马相如:西汉边疆开拓的杰出战略家与实践者  

2017-11-06 11:0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相如:西汉边疆开拓的杰出战略家与实践者

 (刊于《文史杂志》2017年第6期)

司马相如对历史的突出贡献,并不是让家喻户晓的爱情故事,甚至也不是汉赋,而是汉帝国与边疆少数民族政权的外交。只是,因为文学及与卓文君的风流事影响太大,他在外交上的贡献几乎被湮没了。

一、历史对司马相如有误解

西汉时期的成都人司马相如在历史上名气很大,一是因为文学,一是因为与卓文君的千古风流事。

两汉文学的正宗汉赋,它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的一朵奇葩,而司马相如是汉代大赋的奠基者和成就最高的代表作家,被誉为赋圣”“辞宗”

《子虚》《上林》两赋是司马相如大赋的代表作。这两赋以游猎为题材,极其夸张描写豪华壮丽宫苑以及诸侯、天子的游猎盛况;在歌颂大一统汉帝国的权势汉天子的尊严的同时,也以委婉的文字表达了享乐之后的汉天子应该反躬自省是不是太奢侈了!这两篇赋在汉赋发展史上有极重要的地位,确立了汉赋的体制特点、传统:铺张扬厉——华丽的词藻,夸饰的手法,韵散结合的语言和设为问答的形式;二是劝百讽一”——在大肆铺陈壮丽宫苑豪华帝王生活的同时,委婉表达作者惩奢劝俭的用意。

较之文学上的影响,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千古风流事更可谓是家喻户晓。不过,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有褒有贬,分歧极大。

褒者是主流,但多为民间大众,他们认为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之所以千古传诵,是因为他们之间是两情相悦的浪漫爱情,非常美好,表现的是对人性张扬、个性解放的追求,人人都向往和企盼所以,后世的文学作品诸如《西厢记》《玉簪记》《墙头马上》等,均以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为榜样《西厢记》中张生在剧中就这样唱昔日司马相如得此曲成事,我虽不及相如,愿小姐有文君之意

贬者多为历史上有影响的人物,例如扬雄、颜之推、司马贞、苏轼等,他们认为司马相如窃赀窃妻北朝颜之推写了20家训,他用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封建礼教思想教育其子孙,他的女儿媳妇孙女不能学卓文君去私奔,按封建礼教的观点,找个媒婆门当户对。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由于封建礼教遭到痛批维护封建传统礼教、对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事斥”意者多已偃旗息鼓

说白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之事,风流也罢,羡慕也罢,反感也罢,是他们俩人的私事,与他人何干?不过,世上确有好事者,例如,王立群先生在前几年又抛出琴挑文君:千年一骗局,劫色劫财[1] 之论,这是并没有新意,也经不起推敲的谬论。是抢劫、强夺。事实是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文君驰归成都,是文君自愿,自己先跑到相如住处,再一起跑到成都的。相如没有劫色,更没有劫财。他与文君是两情两悦,私奔联姻,而且相爱相守一辈子,也证明不是

不可否认的是,因为对司马相如斥批评者多为有影响的“大人物”,犹如王立群先生,所以他们对司马相如的批评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司马相如的评价,甚至包括对他文学成就的评价,造成了混乱与误解。四川最近评选“十大历史名人”,居然没有司马相如,就是证明,也是遗憾。

司马相如一生的作为不仅是文学,更不仅是与卓文君的风流事。司马相如除了这些之外,他对中国历史的发展有更重要的贡献,即是他对汉帝国边疆开拓的设计与实践,而这,却往往被人们忽略了。

被誉为“良史”的司马迁撰有《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全文11054字,[2] 其中写司马相如与卓文君风流事仅640余字,写与汉赋有关事5500余字,另有2380字专写司马相如与汉帝国有关的外交事宜,可知司马相如一生的作为,不仅有文学,也有外交。

二、少年司马相如的志向是外交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开篇即说:司马相如者,蜀郡成都人也,字长卿。少时好读书,学击剑,故其亲名之曰犬子”这段记载清楚地表明:少时的司马相如有两大爱好——读书,击剑。这也可以理解为:少时司马相如的志向是能文能武。

司马相如的“文”,他后来成为汉赋“赋圣”可以说是在“文”的方面取得了极大的成就。但是,“文”的内容当然不仅仅是文学,读书也不会仅仅是为了文学;无论是教育、科技、经济等属于“文”的领域,还是军事、游猎等属于“武”的领域,欲想有突出的成就,其实都需要读书,都需要以坚实的文化知识作为支撑

少时司马相如的志向绝不仅仅是文学,否则他何必学击剑,何必在景帝时去担任武骑常侍之职。值得注意的是,《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开篇接着说:相如既学,慕蔺相如之为人,更名相如。

被司马相如所羡慕的蔺相如是何许人?

蔺相如战国时赵国上卿,著名的外交家。司马迁的《史记》卷八十一《廉颇蔺相如列传》、刘向说苑卷八尊贤》等古代典籍对他的生平事迹有详细记载:战国时,秦昭王写信给赵惠文王,表示愿以15个城池换取“和氏璧”。赵国不敢得罪强秦,蔺相如带“和氏璧”来到秦国,他识破强秦欲霸占“和氏璧”企图,机智周旋,据理力争,终于完璧归赵。公元前279年,秦赵两国在渑池会盟蔺相如在宴会上与秦国君臣进行了有理有节、针锋相对的斗争,他当面斥责强秦,不辱国体,使赵王没有受到屈辱。经过艰苦谈判,秦赵两国最终和谈成功,双方偃旗息鼓暂时停止了战争。因渑池功,蔺相如任上卿,官职在赵国老将军廉颇之上。廉颇居功自恃,耻居蔺相如下,扬言要羞辱。为保持将相和睦,不使外敌有隙可乘,蔺相如以国家利益为重始终回避忍让感动了廉颇,亲自到蔺相如府上负荆请罪,二人成为刎颈之交。

完璧归赵渑池之会负荆请罪这三个在历史上非常有名

少年司马相如因为对蔺相如特别仰慕,竟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相如”。在古代,改名是人生非常重要的大事情。这样的改名,毫无疑义地表明:少年司马相如是要以蔺相如为榜样,渴望像蔺相如那样,成为一个出色的外交家

外交家不同于文学家,除了要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政治立场坚定外,必须具备多方面的素质,例如:知识面广,思维敏捷,逻辑性,表达要清晰准确,善于从多方面思考问题有一般人所不能及的沉稳,随时作好迎接失败的心态,等等。

蔺相如为榜样的少年司马相如,改名示其志向,好读书,学击剑以获取多方面的知识,增长其本领。

三、出使西南夷与提出羁縻”策略

众所周知,没有战争,就不可能产生军事家,“一将功成万骨枯”。同样,杰出的政治家、外交家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产生的,需要时机。司马相如所生活的汉文帝汉景帝代,战国时群雄割据的现象已经逝去,蔺相如折冲尊俎的业绩也难以重演。所以,当时机并不存在的时候,司马相如就只能他的聪明才智转向文学,充分显示他的文学之才

文景之后是汉武帝。汉武帝雄才大略,他在位60余年,正是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大帝国日益巩固和发展的时代,他依靠文、景两朝积累的财富,开始了大汉帝国的创建工作。他派李广卫青霍去病出击匈奴,使北部边郡得以安定派张骞出使西域,开了西北边疆。卫青霍去病成为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军事家,张骞成为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外交家。

机会稍纵即逝,从来就只给有准备的人。就是在汉武帝时代,从小就有外交家梦想的司马相如获得了他的机会。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五月太皇太后窦氏去世了,汉武帝正式亲政。这时,南方发生了东越王“郢”攻打南越王赵胡的事,南越向汉朝求救。一心想大展拳脚汉武帝抓住机会,派大鸿胪王恢和大司农韩安国分兵两路去讨东越。王恢又派唐蒙出使南越要其服从汉朝。《史记·西南列传》记载,唐蒙在番禺吃到蜀地所产的蒟酱,得知一条用于“走私”的密道从西北方向的牂柯江直达番禺城下。唐蒙就上书汉武帝,建议修通夜郎道,并置官吏,作为奇兵将来攻打南越之用。[3] 汉武帝同意了,就以唐蒙为郎中将,带领一千士兵和负粮的一万余人,从巴郡的符关(今泸州市合江县)而入南夷,见到夜郎侯多同恩威并施招抚夜郎国成功建立了“西南夷”开发的第一个郡——犍为郡。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在唐蒙受命开通夜郎及其西面的僰中发巴、蜀吏卒千人,郡又多发转漕诛其渠帅,巴蜀大惊恐汉武帝得知这种情况,就派司马相如去责备唐蒙,趁机告知巴蜀百姓,唐蒙所为并非皇上本意。司马相如奉命到巴蜀后,首先发布了一张被称为《谕巴蜀檄》的公告

告巴蜀太守:蛮夷自擅不讨之日久矣,时侵犯边境,劳士大夫。陛下即位,存抚天下,辑安中国。然后兴师出兵,北征匈奴,单于怖骇,交臂受事,诎膝请和康居西域,重译请朝,稽首来享。移师东指,闽越相诛。右吊番禺,太子入朝。南夷之君,西僰之长,常效贡职,不敢怠堕,延颈举踵,喁喁然,皆争归义,欲为臣妾,道里辽远,山川阻深,不能自致。夫不顺者已诛,而为善者未赏,故遣中郎将往宾之,发巴蜀士民各五百人,以奉币帛,卫使者不然,靡有兵革之事,战斗之患。今闻其乃发军兴制,惊惧子弟,忧患长老,郡又擅为转粟运输,皆非陛下之意也。当行者或亡逃自贼杀,亦非人臣之节也。

夫边郡之士,闻烽举燧燔,皆摄弓而驰,荷兵而走,流汗相属,唯恐居后,触白刃,冒流矢,义不反顾计不旋踵,人怀怒心,如报私雠。彼岂乐死恶生,非编列之民,而与巴蜀异主哉?计深虑远,急国家之难,而乐尽人臣之道也。故有剖符之封,析珪而爵,位为通侯,居列东第,终则遗显号于后世,传土地于子孙,行事甚忠敬,居位甚安佚,名声施于无穷,功烈着而不灭。是以贤人君子,肝脑涂中原,膏液润野草而不辞也。今奉币役至南夷,即自贼杀,或亡逃抵诛,身死无名,谥为至愚,耻及父母,为天下笑。人之度量相越,岂不远哉!然此非独行者之罪也,父兄之教不先,子弟之率不谨也;寡廉鲜耻,而俗不长厚也。其被刑戮,不亦宜乎!

陛下患使者有司之若彼,悼不肖愚民之如此,故遣信使晓喻百姓以发卒之事,因数之以不忠死亡之罪,让三老孝弟以不教诲之过。方今田时,重烦百姓,已亲见近县,恐远所溪谷山泽之民不遍闻,檄到,亟下县道,使咸知陛下之意,唯毋忽也。

所谓”,是用于声讨的一种文体。《谕巴蜀檄恩威并施声讨的不仅是唐蒙,也包括巴蜀吏民的“罪过”。

《谕巴蜀檄为稳定人心,先用对外征讨的声威和虽被征招而无隐患来震动和安抚人心,存抚天下,辑安中国”来显示皇帝“恩”,分析唐蒙和地方官吏的责任;再以当官享乐传名来规范和开导百姓,并在对比中寻过批评巴蜀吏民人怀怒心,如报私雠;最后要求及时传达陛下之意”,化解各种矛盾

《谕巴蜀檄大力表现赫赫煌煌的大汉”,尤其是“兴师出兵,北征匈奴,单于怖骇,交臂受事,诎膝请和;康居西域,重译请朝,稽来享。移师东指,闽越相诛;右吊番禺,太子入朝。南夷之君,西僰之长,常效贡职,不敢怠,延颈举踵,喁喁然,皆向争归义,欲为臣妾。有力地说明现在西南靡有兵革之事、战斗之患 是皇帝之“恩”,汉朝疆域在西南和平大扩展,没有任何血与火的不幸。

《谕巴蜀檄》的行文显赋家的手笔,虽然有虚夸的语言不可否认的是纵横辨说,思维有利有节,入情入理,有很强的感染力,说服力。在当时,除了司马相如,没有第二人能写出此文。

《谕巴蜀檄》在巴蜀之地迅速传扬,司马相如恩威并施的手段,收到了好的效果——成功地说服了众人,使少数民族愿意与汉廷合作,为开发西南边疆作出了贡献。

司马相如出使完毕,回京向汉武帝汇报。这时,邛、筰的君长听说南夷已与汉朝交往,得到很多赏赐,因而多半都想做汉朝的臣仆,希望比照南夷的待遇,请求汉朝委任他们以官职。汉武帝司马相如询问此事,相如说:筰、冉、駹等都离蜀很近,道路容易开通。秦朝时就已设置郡县,到汉朝建国时才废除。如今真要重新开通,设置为郡县,其价值过南夷。皇上以为相如说得对,就任命相如为中郎将,带上副使王然于、壶充国、吕越人等人,持节出使,奔向西南,凭借巴、蜀的官吏和财物去拢络西南夷。司马相如很快就平定了西南夷。《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余县,属蜀

邛、筰、冉、駹、斯榆的君长成为汉王朝的臣子后,拆除了旧有的关隘,使边关扩大,西边到达沫水和若水,南边到达牂柯,以此为边界,开通了灵关道,在孙水上建桥,直通邛、筰。

西南夷虽然平定了,但是,司马相如出使西南时,蜀郡的年高长者多半都说开通西南夷没有用,在朝廷,也有一些大臣这样认为,于是,在朝廷内外都产生了西南夷有没有必要的争论尤其是,唐蒙开通夜郎后又趁机要开通西南夷道路,征发巴、蜀、广汉士卒数万人参加筑路修路二年没有修成,士卒多死亡,耗费过亿的钱财。蜀地民众和汉朝当权者多有反对者。

司马相如想再次汉武帝进谏,又考虑到开发西南夷建议业本是由自己提出,不再进谏言于是就写文章,假借蜀郡父老的语气写成文词,自己来诘难对方,以此宣扬开发西南夷的意义既是提醒皇帝要坚持开发西南夷的正确意见,也是让大臣、百姓均能对开发西南夷的皇帝决定有所体会这篇被称为《难蜀父老》文章说:

汉兴七十有八载,德茂存乎六世,威武纷纭,湛恩汪濊,群生澍濡,洋溢乎方外。于是乃命使西征,随流而攘,风之所被,罔不披靡。因朝冉从駹,定笮存邛,略斯榆,举苞满,结轶还辕,东乡将报,至于蜀都。

耆老大夫荐绅先生之徒二十有七人,俨然造焉。辞毕,因进曰:“盖闻天子之于夷狄也,其义羁縻勿绝而已。今罢三郡之士,通夜郎之涂,三年于兹,而功不竟,士卒劳倦,万民不赡,今又接以西夷,百姓力屈,恐不能卒业,此亦使者之累也,窃为左右患之。且夫邛、笮、西僰之与中国并也,历年兹多,不可记已。仁者不以德来,彊者不以力并,意者其殆不可乎!今割齐民以附夷狄,弊所恃以事无用,鄙人固陋,不识所谓。

使者曰:“乌谓此邪?必若所云,则是蜀不变服而巴不化俗也。余尚恶闻若说。然斯事体大,固非观者之所觏也。余之行急,其详不可得闻已,请为大夫粗陈其略。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故曰非常之原,黎民惧焉;及臻厥成,天下晏如也。

“昔者鸿水浡出,泛滥衍溢,民人登降移徙,崎岖而不安。夏后氏戚之,乃堙鸿水,决江疏河,漉沈赡灾,东归之于海,而天下永宁。当斯之勤,岂唯民哉。心烦于虑而身亲其劳,躬胝无胈,肤不生毛。故休烈显乎无穷,声称浃乎于兹。

“且夫贤君之践位也。岂特委琐握,拘文牵俗,循诵习传,当世取说云尔哉!必将崇论闳议,创业垂统,为万世规。故驰骛乎兼容并包,而勤思乎参天贰地。且诗不云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以六合之内,八方之外,浸浔衍溢,怀生之物有不浸润于泽者,贤君耻之。今封疆之内,冠带之伦,咸获嘉祉,靡有阙遗矣。而夷狄殊俗之国,辽绝异党之地,舟舆不通,人迹罕至,政教未加,流风犹微。内之则犯义侵礼于边境,外之则邪行横作,放弑其上。君臣易位,尊卑失序,父兄不辜,幼孤为奴,系累号泣,内向而怨,曰‘盖闻中国有至仁焉,德洋而恩普,物靡不得其所,今独曷为遗己’。举踵思慕,若枯旱之望雨。盭夫为之垂涕,况乎上圣,又恶能已?故北出师以讨彊胡,南驰使以诮劲越。四面风德,二方之君鳞集仰流,愿得受号者以亿计。故乃关沬、若,徼牂柯,镂零山,梁孙原。创道德之涂,垂仁义之统。将博恩广施,远抚长驾,使疏逖不闭,阻深闇昧得耀乎光明,以偃甲兵于此,而息诛伐于彼。遐迩一体,中外提福,不亦康乎?夫拯民于沈溺,奉至尊之休德,反衰世之陵迟,继周氏之绝业,斯乃天子之急务也。百姓虽劳,又恶可以已哉?

“且夫王事固未有不始于忧勤,而终于佚乐者也。然则受命之符,合在于此矣。方将增泰山之封,加梁父之事,鸣和鸾,扬乐颂,上咸五,下登三。观者未睹指,听者未闻音,犹鹪明已翔乎寥廓,而罗者犹视乎薮泽。悲夫!

于是诸大夫芒然丧其所怀来而失厥所以进,喟然并称曰:“允哉汉德,此鄙人之所愿闻也。百姓虽怠,请以身先之。”敞罔靡徙,因迁延而辞避。

此文假想性地以蜀父老为辞而己诘难之主题,可以说是锐力创新因循保守力求西南扩张维持西南现状的两大思想、战略之对决。

创新和扩张的根本理由:汉帝国负有使未化蛮夷文明化的使命。司马相如笔下假想的耆老大夫荐绅先生之徒二十有七人”作为反对开发西南夷者,他们认为,仁者不以德来,彊者不以力并”,对四夷的原则仅采取低限度约束就足够了,抱怨西南已经开的帝国扩张导致士卒劳倦,万民不赡,有弊无利。对这样的议论,司马相如首先以帝国的光荣创新的必要驳斥,说当今皇上是“非常之人”,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非常之事造非常之功,贤君即位不必拘文牵俗,循诵习传,当世取说”,而应当“创业垂统,为万世规

华夏帝国无限扩张的理论根据。司马相如认为,蛮夷政教未加,流风犹微君臣易位,尊卑失序,父兄不辜,幼孤为奴,以致其民若枯旱之望雨,渴望被征服,即被文明化。而依据天下”的信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以六合之内,八方之外……怀生之物有不浸润於泽者,贤君耻之”,那么,先进的,已经文明化了的汉帝国以及华夏的思想、文化突入蛮夷之地,乃是一种道德上仁慈的扩张,带给蛮夷之地的就是文明化。所以,中国有至仁焉,德洋而恩普先进、文明,难道只留给自己而不布惠四夷?

值得注意的是,司马相如在这篇文章中提出了羁縻”——“天子之于夷狄也,其义羁縻勿绝而已”。这是在历史上的外交政策中第一次使用羁縻”这个词。何为“羁縻”?史记索隐》解释说:羁,马络头也;縻,牛[4] 即是说,既要笼络也要控制。

按司马相如的认识,汉武帝在西南地区的扩张,是在文明化、普遍福祉和经久和平的意义上完全是正确的,因为它博恩广施,使遥远、闭塞和蒙昧的西南夷得耀乎光明,且可偃甲兵於此,而息诛伐於彼”,“遐迩一体,中外禔福,不亦康乎?

不能不承认,司马相如在《难蜀父老》这篇文章中所阐述的强大的中原王朝对地处边疆的少数民族区域的外交策略是非常正确的思考:中原王朝必然向边疆扩张;扩张带给边疆的是先进与文明;扩张的方式是要笼络也要控制羁縻

司马相如平定西南夷的成功方式,说明他关于汉帝国外交策略的思考是有依据的,也是可行的。那么,他在汉帝国外交方面的“想”和“做”,即不仅在理论上,也在实践上均证明:司马相如是汉帝国当之无愧的杰出的边疆开拓外交家。

四、司马相如羁縻”策略的历史影响

众所周知,汉武帝一生征伐四方,主要采取的是军事手段,尤其是在解决北方匈奴威胁的问题上。他派卫青、霍去病三次大规模出击匈奴,收河套地区,夺取河西走廊,封狼居胥,将当时汉朝的北部疆域从长城沿线推至漠北,逼迫匈奴王庭远迁漠北,基本解决了自西汉初期以来匈奴对中原的威胁,为后来把西域并入中国版图奠定基础。

在西南,虽然按照司马相如的外交思想,采取笼络也要控制羁縻”策略,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当是时,巴蜀四郡通西南夷道,戍转相饷。数岁,道不通,士罢饿离湿死者甚众;西南夷又数反,发兵兴击,耗费无功。[5] 汉武帝忧虑此事,派公孙弘去观察询问公孙弘声称不利”,并屡次陈说开发西南夷的害处。汉武帝为专力在北方对付匈奴,下令放弃耗费巨大的对西南夷的经营。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后因为南越相吕嘉政变,杀了南越王及汉朝使者,汉武帝于是武力征伐的手段,诛且兰、邛君,并杀筰侯,冉、駹皆振恐,请臣置吏。乃以邛都为越巂郡,筰都为沈犁郡,冉、駹为汶山郡,广汉西白马为武都郡……天子发巴蜀兵击灭劳、靡莫,以兵临滇。滇王始首善。以故弗诛。滇王离难西南夷,举国降[6] 按司马迁的说法:汉诛西南夷,国多灭矣[7] 

汉武帝晚年,因为连年征战,造成国库空虚,加上他奢侈迷信,重用酷吏,人民处境越来越差,社会出现动荡,农民不断暴动。面对危机,汉武帝对过去的所作所为颇有悔意。在登泰山、祀明堂之后,武帝下《轮台罪己诏》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8] 表示承认自己的错误。改正错误的具体办法是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是完成了征伐四夷功业之后,政策转向了富实百姓方面天下因此又逐渐归于和谐,为昭宣中兴的盛世奠定了基础。

当汉武帝下《轮台罪己诏》时,他或者在想:在处理西南夷的问题上,还是司马相如要笼络也要控制羁縻”策略更适合国家。

历史证明,作为中原国家处理边疆少数民族政权的外交策略,司马相如提出的羁縻”策略应是最佳的策略。

羁縻”策略并不开始于西汉时期的司马相如。早在战国时期秦灭巴后秦惠王并巴中,以巴氏为蛮夷君长,世尚秦女,其巴氏爵比不更秦昭王与巴人盟誓,秦犯夷,罚黄龙一双;夷犯秦,输清酒一钟[9] 秦统一天下仍以巴氏为蛮夷君长,统领旧地。这可以被认为是羁縻”策略的起源。

虽然羁縻”策略并不起源于司马相如,但是,将这种“天子之于夷狄”即中原政权与边疆少数民族政权策略概括为“羁縻”的就是司马相如的《难蜀父老》

所谓羁縻”的“”,就是用军事和政治的压力加以控制,就是以经济和物质利益给以抚慰羁縻是一种中央政权与少数民族酋长联合统治的制度即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特殊的行政单位,保持或基本保持少数民族原有的社会组织形式和管理机构,承认其酋长、首领在本民族和本地区中的政治统治地位,任用少数民族地方首领为地方官吏除在政治上隶属于中央王朝、经济上有朝贡的义务外,其余一切事务均由少数民族首领自己管理。

为什么在边疆地区要采取羁縻”策略?诚如方国瑜先生所言羁縻政权的建立,并不因民族的特征,而是因社会基础的特征;由于社会基础不能适应郡县统治而产生的。[10] 

自司马相如提出羁縻”策略后,经历隋朝至唐代,羁縻发展成为制度,正式推行。唐武德二年(619年),唐高祖专此下诏:画野分疆,山川限其内外,遐荒绝域,刑政殊于函夏。是以昔王御宇,怀柔远人,义在羁縻,无取臣属,朕祇应宝图,抚临四极,悦近来远,追革前弊,要荒蕃服,宜与和亲。[11] 自此,确立了怀柔远人,义在羁縻的民族政策,使在遐荒绝域、刑政殊于函夏羁縻府州制度”在唐宋时期得以推行,并延及到明代的羁縻卫所制”、清代的“土司制、盟旗制、伯克制”,

传统的羁縻政策就是在不改变周边少数民族政治实体内部结构的前提下,通过加强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联系的办法,施加中心(即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原地区)对边区(多为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影响,从而建立一种较为稳定的政治关系(中原与地方的关系)格局,进而逐步扩大和加强大一统的多民族国家政权,最终完成中央王朝对周边少数民族的直接有效统治。其核心是“因俗而治”其内容包括和亲、通使、互市、贡赐、盟誓等手段

羁縻”策略作为整个治国安邦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和平而非军事的手段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完整,加强了中原人民与边疆民族的团结、交流,有力地推动、促进了边疆地区的经济发展,值得肯定。

 

注释:

[1] 王立群:《司马相如琴挑文君真相劫色劫财千年骗局》,载《科技信息山东》2011 年第9期。

[2](汉)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一十七《司马相如列传》,中华书局1999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