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殿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土生土长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成都,典型的与新中国一起长大的“老人”。1966年,正上初中的我停止学业。恢复高考制度后,28岁的我才去读大学。但我的心态始终很年轻。我在工作之余特别喜欢学术研究,涉足的领域广而杂,对许多传统的观念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力图更客观说明历史。这些作品发表在博客上,有点击、有讨论,从而获得了比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更大的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论夏代的天文知识和历法  

2016-05-05 11:1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夏代的天文知识和历法

(刊于《文史杂志》2016年第3期) 

摘要:四千年前的夏代,在天文知识和历法方面是非常进步的。在先秦典籍中,可以看到春秋时期的学者关于夏代天文知识、历法的记载。世界上最早的一次日食记录就在中国,被称作“书经日食”、“仲康日食”。据现代天文方法推算,这次日食可能发生在公元前19611026日,先于公元前1063726日于巴比伦南部的日食记录。现在民间所使用的“阴历”,虽然完善于汉代,却创始于夏代。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记述天象和物候的著作《夏小正》,相传也产生于夏代。

关键词:夏代  日食记载  夏历  夏小正  羌人历法


 

虽然中国在1912年就正式使用了公历(格里历),但是并没有废弃民间所称的“阴历”。阴历,又称农历、夏历、旧历、汉历、老历,是中国传统历法之一。虽然这种历法完善于汉代,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它创始于夏代。也就是说,四千年前的夏代,在天文知识和历法方面,已经是非常进步的了。

一、先秦典籍中关于夏代天文知识、历法的记载 

    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夏代文献,除了其真伪有极大争论的《尚书》中的9篇“虞夏书”,大概就没有了。虽然夏代文献早已遗失,但是,在先秦典籍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春秋时期的学者关于夏代天文知识、历法的记载。例如:

《尚书·胤征》:“惟仲康肇位四海,胤候命掌六师,羲和废厥职,酒荒于厥邑。胤候承王命据徂征,告于众曰:……惟时羲和,颠覆厥德,沈乱于酒,畔官离次,俶扰天纪,遐弃厥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羲和尸厥官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诛。”

《左传·昭公十七年》:“故《夏书》曰:‘辰不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

《左传·昭公十七年》:“于夏为三月,于商为四月,于周为五月。夏数得天。”

《国语·周语中》:“故《夏令》曰:‘九月除道,十月成梁’。”

《论语·卫灵公》:“行夏之时……

《大戴礼记·夏小正第四十七》:“正月:启蛰。言始发蛰也。雁北乡。先言雁而后言乡者,何也?见雁而后数其乡也。乡者,何也?乡其居也,雁以北方为居。何以谓之居?生且长焉尔。‘九月遰鸿雁’,先言遰而后言鸿雁,何也?见遰而后数之,则鸿雁也。何不谓南乡也?曰:非其居也,故不谓南乡。记鸿雁之遰也,如不记其乡,何也?曰:鸿不必当小正之遰者也……”

《小戴礼记·礼运》:“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时》焉’。”

……

对以上记载的研究,可以知道夏代在天文知识和历法方面对人类有非常突出的贡献。

二、世界上最早的日食观察和记载

“辰不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是世界上最早的日食观察和记载。这里的“是乐官,啬夫是掌管钱币的官,庶人即百姓瞽吏击鼓,啬夫庶民惊慌失措,到处奔走是因为什么?

根据《尚书·胤征》的记载:夏朝的第四位君王仲康时代,国势刚从前朝太康时代的动乱中恢复过来,朝廷内外很有些“中兴”的气象。这年的金秋季节的一天中午,人们突然发现,原本高悬在天空光芒四射的太阳,光线在一点点减弱,仿佛有个黑黑的怪物在一点点地把太阳吞吃掉——这就是俗语“天狗吃太阳”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凶险天象,人们惊恐万状,急忙聚集起来敲盆打锣,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天狗吓走。

对这一天象最为恐惧的还是朝廷和君王,因为“天狗吃太阳”预示着国家将有灾难发生,可能会危及帝王的地位或生命。那时,朝廷已经形成一套“救日”仪式,每当发生这种事情时,监视天象的天文官羲和要在第一时间观测到,然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上报朝廷,随后君王马上率领众臣到殿前设坛,焚香祈祷,向上天贡献钱币以把太阳重新召回。可这次,时间过去了好久,大家眼看着太阳一点点消失,无尽的黑夜就要笼罩大地了,文武百官和君王仲康都已聚到宫殿前了,却独不见羲和的身影。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护时间,君王仲康顾不得多想,连忙主持开始了救护之礼。殿内殿外一片忙乱,宫中乐官急急忙忙敲响了救日的鼓声,主管钱币之官匆匆赶往钱库去取钱,其他官员也慌慌张张跑来跑去安排仪式。这时,天色越来越暗,突然,天地一下子陷入黑夜,几步之内难辨人影,太阳被天狗彻底吞吃了。君王仲康率众官跪倒在地,一遍遍地乞求上天宽恕。这一瞬间,人人心中都十分恐惧,心想因为没有及时救护,太阳可能永远不出来了,大夏王朝的末日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人们感到彻底绝望时,太阳的西边缘露出了一点亮光,大地也逐渐明亮起来,日盘露出得越来越多,天狗终于把太阳吐出来了!君王仲康和文武百官这才舒了一口气。“救日”成功,“天狗吃太阳”终于结束。君王仲康大帝此时才发现,天文官羲和到现在也没露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身负重任的羲和居然不见人影,仲康十分恼火,立刻派人去寻找。几个差役赶到清台(当时的天文观测台),好不容易在清台旁守夜的小屋里找到了羲和。这位重任在肩的天文官居然在呼呼大睡,经询问,才知道羲和昨天喝了一夜的酒,此刻仍然烂醉如泥,差役们不敢耽搁,架起羲和塞进车子,把他送进宫中。到了殿上,跪倒在仲康面前,羲和还是混混沌沌,不知几分人事。仲康问明情况,才知原来是羲和酗酒误事,顿时大怒,立刻下令将羲和推出斩了首。

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次日食记录,虽然没有“日食”二字。这则日食记录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日食记录,被称作“书经日食”、“仲康日食”。据现代天文方法推算,这次日食可能发生在公元前19611026日(先于公元前1063726日于巴比伦南部的日食记录)。[1] 这次日食发生在中午,全食带恰好穿过中原地区。由于当时的人们没有天体运行的科学知识,所以吓得人们惊慌失措。可是当时解释这种现象时,说是“辰不集于(安于)房”而造成的。“房”是二十八宿之一,亦即东方青龙七宿之第四宿。当时是否已有二十八宿的概念,还不清楚。但是从知道“房”宿的情况看,那时的人们,已经把天体划分成不同的区域来进行观察了。

关于这次日食观察和记载的可信度,历来有争议。争论的核心问题是《胤征》是不是伪书。例如:何幼琦 《“仲康日食辨伪》、[2] 刘云枫《关于<公天下>的另一种声音》[3] 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认为:《尚书》是真假参半的古籍。最近的研究是,清华大学通过清华竹简证实,宋代以及清代学者所认定的伪作的确是存在的。

《尚书》的真伪、聚散,虽然极其复杂曲折,但是,清华简并不能证明《胤征》为伪书。诚如《<尚书>传本真伪之争新论》所言:“‘清华简’也只能作为《尚书》历史、真伪等问题的研究参考,还不能简单地作为衡量标准。如果按照疑古派的思路,‘清华简’属于“来路不明”。真要这样较真,哪里还有中国远古文化呢?”[4] 清华简《尹诰》即《咸有一德》、清华简《傅说之命》与东晋时梅赜所献的孔传本古文《尚书》中的《咸有一德》《傅说之命》内容不同。这仅仅可以证明《古文尚书》中《咸有一德》《傅说之命》是伪书,或者是另有版本,但这与《胤征》无关。况且虽然清华简与《古文尚书》同名著作文字不同,但它们之间存在紧密的意义关联,故即使是《古文尚书》的《咸有一德》《傅说之命》也并非全伪。

而且,据杨伯峻先生的研究,同样记载有“辰不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的《左传》,成于前403年至前389年之间,比孔安国的《尚书》传世早200余年,[5] 不太可能受到后来流行《尚书》的影响。

所以,学术界大多认为《胤征》所记的这次历史事件是真的。正因为如此,20世纪末,在中国政府支持下开始了“夏商周断代工程”重大科研项目,此项目中正有“《尚书》仲康日食再研究”这个专题。[6] 负责的专家有历史学家李学勤、天文学家吴守贤和刘次沅。显然这是把《胤征》视作信史的。

三、夏历与流传到今天的《夏小正》

从记载世界上最早的日食这一事件说明,夏代已经非常注意天体运行的观察了。其原因,一是了解日、月的运行规律,制定尽可能精密的历法以满足农业社会从事农耕的需要;二是中国古代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是“天人合一”观念,认为“天”是一个有意志、有人格的神,天帝支配着人间,经常通过星象上的变化给人间以预兆和警告。因此,各代朝廷都不仅有庞大的司天机构日夜监视天象变化,而且产生了许多部历法。

历法之所以产生,是古人为了掌握“农时”,长期观察天文运行的结果。上古时期,根据不同的农业牧业生产情况需要,分别产生过太阳历法和太阴历法。据统计,在中国历史上共产生过102部历法,这些历法对中国文化与文明产生过重大影响,比如夏历、商历、周历、西汉太初历、隋皇极历、唐大衍历等,有的历法虽然没有正式使用过,但对养生、医学、思想学术、天文、数学等有所作用,如西汉末期的三统历和隋朝的皇极历法等。在中国历史上长期使用的历法与纪年均采用阴阳干支三合历。据出土的甲骨文和古代中国典籍的记载,流传至今的阴阳合一的“农历”作为中国传统历法,至少在殷商时期就已经普遍使用了。说这一历法产生于夏代当不是虚言。《论语》明确记载,颜渊向孔子请教只有真理国家,孔子的回答首先就是“行夏之时”,[7] 就是说要使用夏朝的历法。可见,夏历是有很大优越性的。

中国古人创造的这种历法不仅有阴历的成份,也有阳历的成份,它把太阳和月亮的运行规则合为一体,准确巧妙,作出了两者对农业影响的终结,所以它比纯粹的阴历或西方普遍利用的阳历实用方便。至今几乎全世界所有华人及朝鲜、韩国和越南及早期的日本等国家,仍使用这种历法来推算传统节日如春节、中秋节、端午节等节日。

夏朝的历法是我国最早的历法。当时已能依据北斗星旋转斗柄所指的方位来确定月份,夏历就是以斗柄指在正东偏北所谓“建寅”之月为岁首。夏历与殷历周历秦历的不同,主要就在于以哪个月为正(作为一年之始)。夏历用的自然历,以建寅之月为正月(与今汉历即农历正月相同)、殷历以丑月(农历十二月)为正月、周历子月(农历十一月)为正月。秦历以亥月为正月(农历十月)。这也就是《左传·昭公十七年》说“火出,于夏为三月,于商为四月,于周为五月”的源由,末了加一句“夏数得天”,这是说特定天象大火星黄昏中天时,夏历为三月;“夏数得天”是说夏朝的历数比较正确地反映了天象,所以孔子主张“行夏之时”。夏代的历法是最好的啊!所以,汉武帝时代虽然制定了《太初历》并且使用至今,但是,《太初历》为方便于农业生产,采用的是“夏正”,也就是说它是吸收了夏代历法的优点而制定的,这也是现在历法被称为“夏历”的原因之一。

在先秦典籍的记载中,夏代有历法,也产生了“月令”,即产生了哪个月应该作什么事的认识和规定。夏代完整的“月令”我们已不知道,不过《国语·周语中》曾记有“故《夏令》曰:‘九月除草,十月成梁’”的话。即是说,九月应该修整道路,十月应该建造桥梁。为什么这样做?虽然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们却看到了夏代的人们,确实在总结气象规律并自觉地按照这种规律,来安排人们的活动了。

夏历有二十四节气之说。二十四节气虽然形成于春秋至西汉,但却出现于黄河流域的农耕文明时期。在二十四节气形成的过程中,早期的一项成果就是《夏小正》。《夏小正》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科学文献之一,也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记述天象和物候的著作。原为《大戴礼记》中的第47篇,唐宋时期散佚,现存的《夏小正》为宋朝傅嵩卿所著《夏小正传》,由当时所藏之两个版本《夏小正》文稿汇集而成。但因原文与解释文字混在一起,《夏小正传》中不全是原来文字。因原稿散佚与再次成形,原稿成书年代问题争论很大。认为它产生于夏代至春秋时期的学者都有。将《夏小正》的某些经文与卜辞、金文和《尚书》等文献相对照,可以发现它确实有古老的渊源,说它是依据夏代留传下来的历法而编撰的当是可信的。

《夏小正》这篇文献确实反映了夏代的一些物候和天象知识。人类生存繁衍的起码条件是要解决温饱与安全,但在上古时期这些并没有保障,洪水、猛兽、狂风、暴雨、寒暑、疾病,常常危机先民们的食物来源和危害他们的生命。人类为了生存而适应气候、利用气候变化,与大自然求得和谐共存,经历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间,其间学会了用火直到自己造火来改善食物、环境和驱逐猛兽,学会了用衣物来御寒、遮羞,防风吹日晒,并发展出了装饰艺术,学会了建立掩蔽所直到修筑宫室以蔽风雨寒暑,并产生了建筑艺术,学会了保养身体以免受风、湿、暑、燥、寒导致疾病,并有了简单的治疗方法。积累起来的天文、气象认知和经验已经很多,大自然中的风霜雪雨,寒来暑往,动物、植物的物候现象,人类自身的生理变化,生存、繁衍、发展所产生的感受,天上日月星辰的运行等,这些认知系统化起来,就能把握自然气候规律,对气候“节以制度”。夏代文字自然要把这些记载下来,依靠这些认知从事生产活动和精神活动,作为夏代遗书《夏小正》,很可能就是这样的记录,才被《大戴礼记》保存下来。《史记·夏本纪》说:“孔子正夏时,学者多传《夏小正》。”孔子到杞国得到“夏时”,指的就是《夏小正》,因而成为华夏现存最古老的一部“月令”。

四、《夏小正》与羌人历法

众所周知,羌人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因为没有文字,他们的历史是以口传为主。令人惊异的是,羌人历法竟然暗合《夏小正》,这也证明他们确实是古老的民族。

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写道:羌人“岁时不用官历,知岁时者为端公,如辰年则画十二龙,或卧或行,因形而推之,它像亦然。……推算日月蚀及甲子建除,毫厘不差。大率以十月为一岁。[8]

羌族著名学者杨光成在《西羌壮歌》中提出:古羌人创造了太阳历,就是十月历,此历就是最初的《夏小正》。他说:“古羌人创造的太阳历,是在创制古羌文字之后对人类文明建设的又一伟大创举。相传,羌族释比(经师)始祖阿爸锡拉根据太阳日照和四季变化,农作物的四时代谢,以及洞壁上光照部位的变化,测定出一年为365天,10个月,每月为36天,余下5天为祭天日和年节。故今羌人仍是十月过羌年。古羌人首创的太阳历成为夏代的《夏小正》的历书。”[9]

古羌人之所以首创太阳历,是与他们的生产、生活有关的。任乃强在《四川上古史新探》中说:“羌族是亚洲最早创造牧业文化和进入农业生产的民族。”[10] 古羌人根据日照变化、星座和月相变化周期编订历法,在从事农耕种植中逐渐认识了四时代谢,认识了农作物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规律,悟出了农时周期。以农时周期与星座、月相、日照长短订出了四季变化,时、日、月、年的数记,根据人们的逐步认识自然时季的特定规律不断完善了历法。

太阳历的新年是十月初一。在羌人的生活中,每年最重要的节日就是十月初一,称为“羌年”。关于这个节日的来历及习俗羌族原始宗教巫觋上坛经典《木姐珠》的口碑传承了一个颇具神话色彩的解释:在很早很早以前,天神的幺女儿木姐珠爱上了人间的羌族小伙子斗安珠,她不顾天条律令,执意下凡和他结婚,一到人间,她就把出嫁时父母赠送的树种、粮种种植在山野田园,把牲畜放入草地,到了秋天,树种很快就长成了森林,粮种带来了五谷丰收,畜禽也生长兴旺,人类繁荣昌盛,大地一片生机,她为了感谢父母恩惠,就在一天把丰收的果实、粮食、牲畜摆在原野祭祀上天,表达心中的感恩情怀,以后又在每一年的那天都要举行相同的仪式,而那天正好是十月初一。[11] 之后,羌族人民就把十月初一这一天作为自己的节日及新年的开端。

   羌历年亦称羌年节,羌语称“日美吉”,意为吉祥欢乐的节日。也是羌民族一年一度庆丰收、话团圆的民族传统盛会。

  羌人由“逐水草而居”,到“依山居之,垒石为室”,即由游牧民族过渡到农耕民族后,  从春种到秋收,辛劳了一年的农人进入了农闲季节,辛苦了一年的耕牛也由此而获得了短暂的自由,被放上了山。粮食进了仓,猪羊进了圈,这自然是一件令人十分高兴的事情,因而人们开始载歌载舞,欢庆丰收。

  由于羌人实行灵物崇拜,多神信仰,因而进人农业社会后的羌人,不仅把命运和土地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还把希望寄托于上天,希望天神保佑羌人,年年风调雨顺,岁岁吉祥安康,因而每年羌历年期间,均要举行“祭天还愿”仪式。与此同时,羌人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同耕牛结下了特殊的感情,羌人认为,粮食的丰收同样离不开牛王爷的帮助,故在一些地区至今仍保留着“牛王会”习俗。

  从严格意义上讲,羌历年“祭天还愿”是表达羌人美好愿望的一种寄托行为,其间不仅折射出羌族古老民族传统文化的光芒,也集中展示出羌族民俗文化的深刻内涵。

 

注释:

   [1] 吴守贤.:《夏仲康日食年代确定的研究史略》,《自然科学史研究》2000年第2期。

   [2] 何幼琦 《“仲康日食辨伪》,《殷都学刊》2001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